今日头条

最新评论

鬼眼新娘-青鸟悬疑灵异(第1、2部)(鬼眼新娘2(正文28))

发布日期:2008-03-25  2008-03-25日文章 2008年精华 2008年03月精华
鬼眼新娘2(正文28)
“你干啥呢?”

院子里突然有人大喝一声。

我听出来了,是大伯。

有人来了,瘦子的气焰一下子矮了下去,在门口啐了一口,灰溜溜地走了。

大伯过来趴在门缝上往里看:“娃儿啊!你没事吧?”

若是以往,我会嘤嘤地哭,可是现在,我一滴泪也掉不出来。我曾经软弱过,曾经一度期待别人来救助,可我不想永远都没用。

“大伯!你若真心疼我,就放我出去吧!”

“可是……让你大妈知道,会扒了我的皮。”他揉揉发红的眼睛,“我这辈子活得窝囊,没站直腰板说过话……我……唉!”他把一碗水放在门缝下面,从缝里塞进来一个馒头,“快吃吧!我再去跟你大妈说说,叫她别跟你个小孩子怄气了……”

他身后那个长长的影子渐渐从门缝里消失了,院子里又空无一人。

我啸叹:他们要把我也卖掉啊!大伯你好糊涂!

我捧起碗喝水,眼睛停留在门框上那个生锈的螺丝钉上。刚才那瘦子****过猛,门已经活动了很多,现在连着门框的就是那边角的几个螺丝钉。我把手中的碗砸碎,用裂口尖锐的瓷去别那几个螺丝钉。我对自己说:你一定行!

几个大螺丝钉拧下来的时候,发现十指已经全部裂开了,大大小小的口子,但是门一撞就开了,人要冲出桎梏,为此可以拿任何代价来换。

我撑开门站在院子里时忽然一阵眩晕,原来光线太明亮了也会刺痛眼睛。适应了好大一会儿再睁开眼睛,看到苹果和大吉普正急匆匆地跑进院子:“若惜!我刚才做了个梦,梦见你被关在一个黑屋子里,可是大吉普非说我是大惊小怪,梦只是梦,跟现实没关系。你……没事吧?”

她看见我垂下的手指滴出鲜红的血,惊讶地要尖叫,被我急喝:“别叫!我需要你们!”

他俩面面相觑,疑惑地看着我。

我望着天边,夕阳影里碎残红。

我知道,今故里已非故里,我要做个决定了。

“你带手机了吗?”我问大吉普。

“带了。”他回答。

“报警吧!”我感到无力的虚脱,可是逃避无济于事……



在海哥哥死后的第三年,警察又一次造访了舍卜坡。有几个人贩子同伙还在邻近的山区搜集“货物”,有人漏网。大伯也被抓了。他不是主犯,但是犯有窝藏罪和包庇罪,法律无情。

我去看守所看望大伯,带了他喜欢吃的山核桃。他和我同样眼圈红红的。我十岁那年被送回奶奶家,大伯骑单车带我去看皮影戏,那一路上他都在问我渴不渴累不累。过年的时候家里太冷清,大伯特意扎了一个纸鸢送给我。他是个粗枝大叶的人,为了扎那些精巧玩意儿,手指被竹签戳破了也不吱一声。没过春分我就兴高采烈地跑到坡顶去放风筝,他就站在老槐树下,把两只手插在袖笼里张着嘴乐。他教我骑单车,生怕我摔着,两只手拖着车尾,跟着轮子跑多远都不肯撒手。冬至的时候包饺子,他总是把藏着银币的那个偷偷放到我碗里……

这些我都记得,历历在目。

可是现在一张铁网隔开我们。我解救了蒙难的人,也把自己的亲人送进了牢狱。

我对大伯说:“伯你别恨我。”

他点点头,问我:“你去过西山了?”

<<上一页    返回类目    下一页>>

最新查看

最新评分

最近文章

设为今日头条
推荐到首页显示
文章操作>>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