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最新评论

或亲身经历或道听途说的一些不可思议的事儿

发布日期:2011-01-18  2011-01-18日文章 2011年精华 2011年01月精华
经历,亲身,一些的更多内容
废墟生存法则1:莫造业,造业遭雷劈  最新雷劈死名单亲身经历或道听途说的一些不可思议的事儿
  先说一个小时候的吧
  
  我父母工作单位属于那种搞化工基建的流动单位 所以父母也就天南海北满世界转悠 而我呢 一到寒暑假的时候就会以探亲的名义去找父母玩上一个假期 不过父母进点干活的地方大都实在比较偏远的山区或是距离城市比较远 因而也就那些奇异的事情似乎也就比在城市中多了一些
  
  先说说一个叫陈家山的地方吧 或许有的朋友听说过这个地方 因为这个地方在前几年发生过一起严重的矿难 死了不少人 当时中央领导 好像是温宝宝吧 还亲自过去了 不过这事与我说的故事基本什么关系 呵呵
  
  我记得我大概是八四年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去的陈家山 当时交通非常不方便 不但要换火车 还要做矿山的那种小火车 总之是非常麻烦的才能到父母干活的地方 不过说实在的 那时候的陈家山风景非常之秀丽 基本保持着原生态的环境 山山水水 非常怡人 不过走在山间的时候 要注意脚下 因为当地经济实在太落后 而人们又总是超生 所以一不小心 就会踩到被抛在山野间已经残缺的婴儿尸体
  
  在通往父母工作地点的路上 有一间看似非常不显眼的水泥****房 记得第一次去的时候 已经傍晚十分了 领我的阿姨走到一半突然不走了 远远的我就看见了那个小水泥房 当时我还问那个阿姨为什么不走了 她吱吱唔唔的也没说清楚 反正就是不走了 大概等了十几分钟以后 远远的看见一众人马向我们这边走过来 走近了一看 是我父母带着众徒弟来接我们了 当时我还纳闷 接我不用这么多人吧
  
  一行人说说笑笑的开始往回走 当走到小水泥房附近的时候 我注意到所有的人表情似乎都变的有些凝重 不过由于岁数小也就没怎么在意 一路无话 不过没想到到达目的地以后 父亲第一句话就是只能在工地附近的山山水水里玩 绝对不能到那个水泥房子附近乱破 要不给我小子好果子吃 鉴于父亲说一不二的性格 我屈服了
  
  可是谁都能想到 一个半大小子玩疯了以后 那些告诫什么的全都抛在九霄云外了 于是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
  沙发!
  等直播
--------------------------
  嘿嘿 赶上了直播了 等待中…………
--------------------------
  怎么没了!
--------------------------
  我也赶上直播了。。。。。。
--------------------------
  //////////////////
--------------------------
  直播哇!
--------------------------
  休息一下接着来 要是没人看可不行啊 呵呵
  
  到达工地的第二天 我就随着先我到达的小伙伴们开始疯了 在小溪力洗澡 在山上摘樱桃 在田野里抓蝴蝶 忙得我不亦乐乎 这一天平安无事 第二天继续以上活动 玩的正高兴的时候 突然有人提议去那个水泥房子附近摘核桃 听完以后 心里有点矛盾 就说俺爹不让俺去 说完以后马上就达到了我想要的效果 伙伴们开始开导我 刚说几句我就非常痛快的答应了 呵呵 其实谁不想玩的高兴点呢
  
  走到距离小房子大概有三四十米的地方 一个岁数稍微大点的孩子就说 咱们就在这附近吧 别离水泥房子太近 那里是放死人的地方 不说不要紧 一听说这个 我们就像打了鸡血一样 那个兴奋啊 因为说都没见过死人 加上强烈的好奇心的驱使 几分钟以后 我们达成一致 决定去那个房子探险
  
  走到房子跟前 谁也不敢第一个进去 于是大家决定手拉着手一起进去 记得那房子的门就是一个上了红色油漆的破木板被悬挂在门框上
  隐约可以看见里面有一张两三平米大的长方形水泥台 刚走到门口 不知谁喊了一声有鬼 可想而知 大家便鸟兽般散了 几分钟以后 重新来到门口 那个岁数稍大的孩子用脚把门轻轻的拨开了一道缝 我们哆哆嗦嗦的来到门前 往里面看着 几秒钟以后 气氛突然轻松起来 因为里面什么都没有 于是我们大着胆子进去了 更有甚者 为了让自己凉快一些 便横躺在水泥台子上了 这时候有人在水泥台的一头发现了一顶安全帽 就是那种竹子编成的 大家轮番争抢那帽子 就像个玩具一样带来带去 最后还是那个岁数稍大的孩子力拔山河 把帽子抢了过来 带在了自己的头上 我由于岁数小 力气小 胆子小 这三小综合归一 帽子别说带了 我连碰都没碰上 不过记得当时看的时候 我隐隐约约觉得上面有暗红色的像血一样的痕迹 也有心里作用自己觉得不应该碰那帽子
  
  出了水泥房子以后 发现天也不早了 人也不少了 狗也不叫了 鸡也不闹了 于是我们决定回家
--------------------------
  看过了!
  
   upin优品家园----淘宝男人
点击全屏

--------------------------
  MARK

--------------------------
  继续思密达,亚美爹
--------------------------
  陈家山是我们县的。。。
  不过我没去过
  
--------------------------
  接着来……
  
  一路无话 到了工地门口的时候 我忽然发现那个孩子还把帽子带在头上 我就说你怎么不赶紧扔了啊 那孩子说我留着明天咱们捞鱼用
  
  晚上到了吃饭时间 我突然就听见有杀猪般的声音在宿舍区上空盘旋 俺爹出去一看 发现他的同事正在疯狂虐着那个把帽子捡回家的儿子 俺爹上去好一顿劝 暴力爹才停止了虐儿的行为 仔细一问才知道原来是为了那个帽子的出处 俺爹对暴力爹说孩子嘛不懂事 帽子烧了就算了
  
  等到俺爹回来的时候 我明显发现俺爹的表情不对 赶紧做作的说根本就没碰过那帽子 俺爹上来就是一脚 对我说你小子要再敢靠近水泥房子半步 腿儿给你卸了 无语……
  
  第二天我莫名其妙的发烧了 也就没跟伙伴们出去 没想到悲剧发生了
  
  工地上面有那种运水泥沙子钢材什么的小货车 我们偶尔也会坐上去玩玩 不过那都是有人看守的情况下 一般没人时候 因为它不会动我们也就没什么兴趣坐到上面
  
  到了中午快上班的时候我突然听见外面有嘈杂的声音 哭声 喊声 跑来跑去的脚步声 刚想起来 俺爹回来了 看见我在屋里躺着 那表情好像就是一块石头落了地 接着跟我说你们他妈这帮小子就撮吧 让你们别去水泥房子 非不听话 操 随后俺爹就出去了
--------------------------
  陈家山是我们县的。。。
  不过我没去过
  
--------------------------
  等等再等啊等~~~~~~~~~~~~~·
--------------------------
  等,楼主快更新!

--------------------------
  然后呢
  
--------------------------
  没想到这么短,伤心,等着养肥
--------------------------
  我听说过这些离奇的事情,但是没有经历过
--------------------------
  赶上直播 了
--------------------------
  观众反应不强烈啊 俺处女作 多捧捧场哈
  
  等到下午时分 我有些力气能爬起来了 就走到外面 外面没什么人 我心里琢磨 能出什么事呢 刚想着 俺娘回来了 说明有车基地 你也别在这呆着了 回你姥姥家吧 我问为什么 俺娘说 XX让小火车把腿给碾了 我当时还想 腿碾了是什么意思 或许不是太严重 这时候俺娘又说XX已经送到县城的医院了 腿可能是保不住了 说完就嘱咐我别出去 然后回工地了
  
  多年以后 知道我在此看见了XX 我才惊呆了 才知道小时候那次探险之旅造成了多严重的伤害
  
  先说那个水泥房子 由于当时矿区条件简陋 安全措施极差 再加上矿工安全意识基本没有 不夸张的说 三天两头都会有人死在矿里 由于当地没有殡仪馆 那个水泥房子就特意盖的停尸房 听我父亲说有一回他几个徒弟喝美了打赌 有人说敢在那里睡上一觉 于是众人**** 那哥们没有台阶可下了 借着酒劲 就进去了 等半夜俺爹知道这事以后 慌忙带上徒弟去救人 等到了水泥房子以后 发现里面根本就没人 有人说是不是胆子小回去了 有人说刚从他宿舍出来 没人啊 还有人说亲眼看见他进去了 就在这时候 俺爹借着手电光发现水泥房子边上的一条小沟里面好像有人 过去仔细一看 这哥们脸色煞白 嘴唇微张 浑身哆嗦 给了几巴掌 好像已经不省人事了 俺爹好像觉出什么了 张嘴就骂 好像是说这事我徒弟 脏东西赶紧滚一边去 一边骂一边继续抽嘴吧 俺爹的众徒弟也跟着骂 跟着打 俺爹急了 说我一人抽嘴巴就行了 你们回头再给他打死 骂了好一阵子 当然也打了好一阵子 那哥们醒了 不过眼神发直 四肢发僵 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俺爹 俺爹看睁开眼睛了 说先把人抬回去
  
  
--------------------------
  还直播呢?
--------------------------
  直播中啊,激动留名
--------------------------
  有意思哦
--------------------------
  好看!继续!

--------------------------
  我怎么会有兴趣打这么多字儿呢 累啊
  
  到了宿舍以后 俺爹吩咐 把王医生叫来 把那谁谁媳妇也叫来 等人来齐了以后 医生看了之后得出的结果是惊吓过度 一会就没事了 然后就回去睡觉了 知道现在俺爹一提起这王医生 就一脑门子狠 然后说句 操 那谁谁媳妇来了之后 看了一会 说这得把白酒泼遍全身 拿再拿桃木抽全身(关于那谁谁媳妇的故事 有功夫讲给大家 也是一神人)然后把现在穿的衣服那桃木挂起来 放到水泥房子那 之后喊他的名字
  
  之后特有范儿的对俺爹说 要是还不行再来找我 说完把随身带的一个桃木棍留下 走了
  
  白酒倒是好说 工地上年轻小伙子那个不是一斤二斤的酒量 很快白酒泼遍全身 可接下来就犯难了 拿着桃木棍 该怎么抽呢 用多大力气 是浑身没头没脸的抽 还是得有顺序的抽
  
  这时候 俺伟大的爹作出决定 就胡抽吧 拿起棍子 没头没脸的开始抽 于此同时 俺爹的几个徒弟拿着衣服去了水泥房子那边 胡乱掘了些桃木枝子 插在地上 把衣服挂在上面 开始喊叫 XXX XXX 你快回来吧 ……
  
  这边俺爹继续 说是抽 可也不敢使劲 毕竟是自己带了好多年的徒弟 而且抽出问题那就更麻烦了 说也奇怪 就在俺爹正在调节手中力度的时候 那哥们就像我们都知道的那样 一声大叫 疼
  
  而这个时候 喊名字的那几个人也忽然觉得一阵阴风刮过 衣服胡乱抖了抖 有个胆子小的 就说咱们回去吧 没准那XXX已经醒了
  
  猜的不错 那哥们醒了 后来自己回忆说 当时借着酒劲进去水泥房子之后就后悔了 想出来 可鬼使神差的自己就躺到水泥台子上了 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 再之后就是俺爹到的时候的场面了 他自己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会出来了又躺到沟里去了
  
  之后俺爹找到那谁谁的媳妇 把桃木棍还给她 那谁谁的媳妇轻描淡写的问了句 醒了 俺爹说醒了 人回来了 俺爹说回来了 还好是个胆小的善鬼 俺爹说 谢谢啦弟妹
  
  自打那以后 没人再敢吹牛B 也没人再敢打关于那个水泥房子的赌了 大人也绝对禁止小孩子靠近那房子了 一般的孩子都会听话 谁能想到事情总会有个万一呢 比如说那个戴帽子的XX
  
  
  
  
  
--------------------------
  厄……就这样??
--------------------------
  过于神奇,有点不可信了。
   楼主,你这是自己的经历还是听说来的?
--------------------------
  我发现这第一个故事有点点长 后悔 这打字忒累人 继续
  
  接着说把帽子带回家被他那暴力爹一顿臭揍的XX 第二天就出事了 出事的原因是被运送工料的小火车碾到了腿 当时俺爹俺娘拍俺再出点什么事 或者是再惹出点什么乱子 决定把俺遣送回基地 也就是俺姥姥家 本想着去看看小伙伴 可是因为乱七八糟的原因 等我看到他的时候 已经是好多年以后的事情了
  
  从陈家山回来以后没几个月 那个伙伴就从医院回家了 不过由于在不同的基地 相距有七八十公里 岁数又小 也就渐渐的把去探望他事情给忘了
  
  直到我回北京之后的第n年 那时候记得已经上高中了 暑假回陕西探望父母 忽然想起了那个伙伴 就对俺娘说 去看看吧 出事以后就没见过面 随后俺娘就带俺去了
  
  见面之前已经听俺娘说过了他的情况 双腿截肢 但是见面之后 还是让我非常之震惊 怎么来形容呢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肉墩儿 双腿基本就从根儿给锯掉了 整个人可以平稳的墩在一张木制的方凳上 没有腿了 营养全部给了上身 可想而知
  
  本来想说些安慰的话 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觉得很尴尬 不过这个XX倒是很坦然 渐渐的也就聊了起来 后来就聊起了他是怎么出事的
  
  据他回忆说 当时中午工地没什么人 下午和其他伙伴约好要去捞鱼 于是就想在工地找个网子 做个渔捞 这时候正好看见小火车对面有个类似于纱布一样的东西 为了抄近道 他决定从火车下面钻过去 钻之前他还特意看看了火车周围有没有什么人 或是车头那边有没有司机 确定安全之后 他开始钻了 钻过去没什么事 捡到了纱布 再往回钻的过程中 上半身已经出来了 接下来一抽腿就OK了 可是等他抽腿的时候 觉得自己的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 就使劲往外抽 毫不容抽出一条腿 这个时候邪门的事情来了 小火车自己动了 已经把那条卡在铁轨上的腿压住了 情急之下 他用另外一条腿去登火车轮子 结果脚一滑 两条腿就都进去了 借着两眼一黑 就什么都不知道 不过他说在眼黑之前隐约看见了那个卡住他腿的东西 好像就是那个他带过的安全帽
  
  更不可思议的是 那个安全帽在昨天晚上他那个暴力爹已经带着他给烧掉了 而且还让他说了些对不起之类的话
  
  后来人们检查那个小火车 火车头上的那个制动扳手根本没有动过的痕迹 自此 小火车压腿事件就成了一个迷 而那个竹制的安全帽也没有人在现场发现过
  
  就在我们准备结束聊天的时候 这个伙伴说 还有其他人 也都在相应的那几天出了事 有的捅了野蜂窝 被蛰的昏迷三天 有的掉到莫名的坑里被钢筋戳穿了手掌 还有的站在食堂大灶出水口的墙前面 一锅开水出来 后背被烫的植了皮 而我只是最严重的一个 说峰你没有出事 或许就是因为你没有碰过那帽子
  
  以上内容真实性毋庸置疑 峰充其量也就添加了点儿形容词 不过文笔确实有点那个 我写的费劲 各位看的一乐 还请各位嘴下留德 您要是看的高兴 我写的也就高兴 您要是觉得狗屁不通 对不住了 我道行还浅 没能让您高兴 呵呵 今天心情不错 保不齐一会在写一个 觉得好您就给加把劲
--------------------------
  作者:handstr 回复日期:2009-6-11 16:24:00
  
    过于神奇,有点不可信了。
     楼主,你这是自己的经历还是听说来的?
  
  =====================================
  看来峰文笔不错 handstr都能看的神奇了 呵呵 以上故事一部分是俺经历的 一部分是听俺伟大的爹说的应该属实 至于倒地真实不真实 您就当看个故事 别那么较真 生活会失去很多乐趣的 祝今天好心情啊……
--------------------------
  呵呵,同乐,同乐!楼主心情也好!
--------------------------
  楼主文笔是不错,上来就给我送了个大帽子“较真”,呵呵,吓的我连狡辩都不敢狡辩了。
   不过就是好奇罢了。
--------------------------
  楼主,你不会说的是南江县的陈家山吧,上回一车51个人包括司机可是一个都没有活下来啊
--------------------------
  很好看啊,期待中!
--------------------------
  路边捡的帽子真的很邪门!
  我同学上学时候捡了个草帽带了一下,从那以后眼就斜了,现在还是那样!
--------------------------
  作者:人IT 回复日期:2009-6-11 17:38:00
  
    路边捡的帽子真的很邪门!
    我同学上学时候捡了个草帽带了一下,从那以后眼就斜了,现在还是那样!
  ===================================
  同情你那位同学 不过那个竹制安全帽可不是路边捡的 而是在~~~~~停尸房拿的
--------------------------
  以前光听说路边的野花采不得,原来连帽子也捡不得……
--------------------------
  作者:handstr 回复日期:2009-6-11 16:56:00
  
    楼主文笔是不错,上来就给我送了个大帽子“较真”,呵呵,吓的我连狡辩都不敢狡辩了。
     不过就是好奇罢了。
  
  ===========================
  呵呵 言过了 哪里敢送你帽子 那东西要不得啊
--------------------------
  今天晚上再抽空写一个 大家多捧场哈
  
--------------------------
  写的不错,继续努力
--------------------------
  唉,孽障啊,好好的孩子硬坏了双腿,

--------------------------
  夜深了 人静了 该睡的睡了 该醒的醒了 要走的走了 要来的来了
  我也精神了 也该写点东西了
--------------------------
  可恶的病毒让我无奈 台式机被AV终结者感染了 本来好好的心情 峰绝望的说了句 奶奶的 好心情 全被破坏了 用老婆的本子写下这个回帖 绝望的洗洗睡了 明天再写吧
--------------------------
  把所有硬盘格式化之后 正在重装系统 闲着无聊 就写一个俺伟大老爹打猎时候经历过得事情吧 真实不真实的 反正是俺老爹亲口对俺说得 虽然老爹有时候喜欢夸大事实 不过真个事情的真实度应该在百分之九十以上
  
  峰小学基本上都是在陕西上的 因为父母也在陕西 记得在三四年级的时候 父母单位的青壮年男人都开始崇尚打猎 有花钱买****的 有自己没钱到车间做****的 反正你要是个上班的男人 没有****就觉得自己差人一等 当然 这只限于工人之间 那些个干部或者俺爹说的小白脸是不屑与俺爹他们为伍的
  
  有了****干嘛 当然是要打猎 最常见的猎物当属野兔 就是那种浑身灰不溜秋 傻了吧讥的兔子 为什么要打 当然是因为多 多得已经成灾了 所以猎人们要为民除害
  
  兔子会在什么地方出现呢 最常见的就是麦子地 而且晚上最好打 ****枪管底下捆上一个大号手电 就相当于瞭望器了 晚上三五个人排成一字行沿着麦垄开始哄兔子 发现动静以后马上用手电光照住 只见那兔子就像挨了定身术 等着****轰了
  
  峰伟大的老爹最骄人的成绩 曾经单枪匹马一个人干掉了十七只兔子 导致最后一个人拿不回来 剩下的送老乡了 毕竟是在人家田间地头捡便宜嘛
  
  
--------------------------
  sf

--------------------------
  楼主起床了么?
--------------------------
  写得好,做个记号。
  我最喜欢看别人的亲身经历了。
--------------------------
  鬼子看美国大片看多了,手电筒照过来,以为是直升机呢,举手投降了
--------------------------
  晕,打错了,
  兔子看美国大片看多了,手电筒照过来,以为是直升机呢,举手投降了
--------------------------
  不错,继续吧
  
--------------------------
  楼主,您就不歇儿气.?一口气就说这多?,也不怕累...ps.没标点,看的偶累吖,,加油噢,支持您,

--------------------------
  接着写吧 可不能半途而废 至于标点符号 哈 峰用的不太顺溜 各位将就着吧
  
  等到兔子已经打得轻车熟路之后 峰爹就觉得得搞点大动静出来 不然浪费一身的武艺 于是乎 峰爹开始召集老哥几个准备搞次大围捕 想来想去 想出了一个惊天地泣鬼神得注意 惹的峰娘跳着脚得骂 !@##¥%%…………& (此处内容过于暴力省略五十字) 可不管再怎么骂 对于峰爹那种定了主意就不回头的人是没有用 老哥几个要去干嘛呢 说出来吓一跳 准备开车跨过关中平原直奔秦岭深山 要打山货 美名其曰说是为了给峰补补营养 说到做到 接下来得几天 峰爹和哥几个开始灌铅 做弹 筛药 装弹 检查底火 ****上油 准备干粮 检查车况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 五六个老伙计开着辆半旧不新的客货两用踏上了征程 可是谁能想到 因为为了一时的痛快 峰爹他们竟踏上了一条险象环生的捕猎之路
--------------------------
  继续……
  
  关中平原基本没什么故事 无非就是加个油修个车什么的 直到开进了秦岭地界 峰爹才隐约感觉到 事情并不像他们想的那么顺利 大家都知道 秦岭是什么地方 那是原始森林 尤其是在八几年的时候 很多地方除去当地的一些药农或是猎人进去过 不知道路的人几乎不会活着从里面出来 才加上虎豹豺狼大狗熊什么的 这一日中午 车开到太白山脚下的一个村子 众人来到了一户农家 这是一个峰爹同事的亲戚家 平时因为相距太远 基本没什么联系 接着这个机会 峰爹的同事也正好探亲 再打过招呼之后 峰爹又拿出了北京爷们的豪爽劲头 开始从车里拿出二锅头 腌兔肉 主人也不含糊 野鸡 腌肉 野菜可劲招呼 要不怎么说喝酒耽误事呢 酒过三巡之后 峰爹有点来劲了 非要下午在山脚附近转转 弄点晚上的下酒菜 主人听完说要不休息一晚 明天带着你们上山 峰爹不干 说就在山脚附近转转 愣告诉是热身 无奈 主人说那就注意点吧 记住了千万不要往深了走 不说猛兽神出鬼没的 就是山沟也能要了人命 因为在山里面 就算是你走走到沟边上 也非常难开出前面是条沟 往前一步小命难保啊 要不是有时候这人命就是深一脚浅一脚的事呢
  
  吃过酒菜 峰爹一众人马准备出发了 出了村子其实就在山脚下 哥几个趟了半天 除了打到两只兔子 也没有什么收获 众人开始蠢蠢欲动 决定再往深里走走 走出村子大概有五六里路的时候 突然前面出现猎物 仔细一看 是一头像鹿一样(是在想不起来峰爹说的是什么动物了反正是当地的一种称呼)的家伙正散漫的吃草呢 峰爹他们这叫激动啊 蔫不出溜的慢慢靠近 而那家伙居然没什么反应 该干嘛还干嘛 估计距离差不多的时候 有人举枪了瞄准准备开枪了 没想到那家伙似乎知道 不紧不慢的向外蹦了几下 跳出了****的范围 就这样反复几回 峰爹他们已经又不知不觉的多走了几里地 于是哥几个决定 进行围猎 就是几个人呈半圆形开始缩小包围圈 终于那家伙上当了 谁开的第一枪不知道 反正第一声枪响后又所有的人都开了枪 那家伙倒下了(写到这里峰觉得有些残忍 不过毕竟是二十几年前的事 有****是合法的不说 人们也没有那么浓烈的环保意识 峰尽量忽略这些环节) 这时候峰爹觉得那家伙应该没气了 开始往猎物的方向靠近 这个时候峰爹距离猎物保守估计也就是三四十米 有的朋友可能知道 那种打铁砂或是铅沙的****最远的距离也就是三四十米 再远就很难打到猎物了 可走着走着 峰爹觉得不对劲了 不但猎物看不见了 连其他人的影子也看不见了
--------------------------
  继续……
  
  这时候峰爹有点害怕了 毕竟原来打兔子都是在麦子地 充其量跑到坟地转两圈 可那都是抬头就能看见同伴的 现在在这深山老林里可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
  
  于是峰爹开始大声喊叫 刚一喊完 就听见也有人喊峰爹的名字 峰爹心里算是踏实了 回应了一声 继续向猎物的方向靠近 可是峰爹没有察觉的到他喊叫的人没有回应他 走了一会峰爹觉得差不多应该到猎物倒下的地方了 可是转悠来转悠去依然没有发现刚才的猎物 而这个时候就算爬着来也能到的同伴依然没有到 峰爹有点哆嗦了 开始使劲的呼叫同伴的名字 可奇怪的是 这次不但没有回应 也听不到同伴的喊叫声了 峰爹抓瞎了 猎物没找到 同伴怎么也没音儿了呢 峰爹觉得事情不对劲 想到了是不是鬼神作怪 于是装上子弹 对天开了一枪 这也是他们平时打猎的一种联络信号 听见的同伴也会看枪回应 放第一枪的人有可能出现了紧急的状况 二一个这样可以让自己心里觉得能把鬼神驱散 稳定情绪
  
  连开了两枪 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这个时候峰爹真的是块尿裤子了(峰爹原话) 于是想起了峰奶说的话 要是遇到这样的情况 就在原地别动 心里默念阿弥陀佛 峰爹平时表面上听峰奶的这些话 其实根本就不屑一顾 可是今天情况不一样 管不管用的只能用了再说
  峰爹一****坐在地上 念了无数遍阿弥陀佛 可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峰爹心想俺大风大浪的也经历过些许事情 那不成今天要小命不保 就这样等了很长时间 峰爹给峰讲这个事情的时候就是这样说的 因为他那时候已经没了时间概念 正坐着 忽然听见有狗叫的声音 紧接着看见一条硕大的黄狗向他奔了过来 正想拿枪自卫 听见有人声
  仔细一看 原来是他们投诉农家的男主人 峰爹那个激动啊 赶紧走了过去 男主人看到峰爹没什么事 就说跟我找他们去
  
  
--------------------------
  再来……
  
  已经清醒一点的峰爹有点犹豫的说 刚才打了一头像鹿一样的东西 还没找着呢 男主人看也不看说了句再找小命难保 峰爹当时没反应过来 看着男主人已经走了 就琢磨着等找到其他人再一起找 说也奇怪 跟着这条大黄狗走 没多长时间就找到了另外几个伙伴 而且从路程来看 几个人相距的并不远 可怎么就连放枪都听不到 哥几个看来都吓坏了 见了面之后看看都没什么事情就跟着男主人回家了 而男主人也是什么都没说就再前面带路回家了 一路无话 回到农家已经是傍晚时分 摆好酒菜 老哥几个都换过神了 开始琢磨这事有蹊跷 有的说可以听见别人喊叫 可自己喊叫别人却听不见 有的说什么声音都没有 以为自己走丢了 还有的说什么声音都能听见 可就是找不到人影 这个时候男主人说话 说你们是不是看见了一头像鹿一样的东西 而且开枪以为打死它了 峰爹点头说是 男主人说那就对了 那东西有邪气 村里人平时看见都绕着走 中午忘了跟你们说 峰爹说不就是个鹿嘛 有什么的 男主人说那你怎么找不着它 还找不着别人 要不是大黄(那条大狗 超大无比 后来因为知道那条大狗曾单独咬死过两头野猪 峰爹也是爱狗的人 超级喜欢 于是想尽一切办法给弄回家了) 我根本找不到你们 这一说勾起了峰爹的好奇心 非让男主人说说这东西的出处 男主人说听老一辈说这东西(实在想不起来叫什么了)邪恶的很 表面看似温柔 只要靠近就会有灾 至于为什么男主人也说不出来 只是说俺爹进山采药碰见了它 药也不采了 赶紧往家走 按说老山人了 回家时轻车熟路 可事情就那么怪 走着走着 掉沟了 摔断了腿 最后一命呜呼 峰爹心里琢磨 有那么邪乎嘛 不就是个野畜嘛 不过没说出来 喝完酒吃完饭 按照农家的习惯 早早的就睡了 然后 夜里出事了……
--------------------------
  还有米
--------------------------
  哇 直播 耶~~~~~~~~~~支持 值夜班看这个最提神 哈哈
--------------------------
  虽然没什么人看 估计是自己写的不够吸引人 早知道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多好 但是本着对自己负责的态度 今晚坚持写完 不写完绝不睡觉 呵呵 其实下午五点才起床
  
  半夜时分 峰爹起来撒尿 突然想起晚上吃饭时候男主人说的那些话 觉得有些不安 于是回屋把****拿上了 有了枪 心里稍微安分了一点 出了屋门找了个旮栏儿 准备撒尿 不经意一回头 觉得小院门附近有东西 仔细一看 峰爹裤裆就湿了 峰爹看见那像鹿的家伙正满身是血的盯着自己 (峰曾经再次追问峰爹是否属实 峰爹曾有过犹豫 但是后来坚定的说自己没眼花 没幻视 没夸张) 接近着峰爹反应过激 抬手就是一枪 然后大叫一声跑回屋里 枪声一响 无疑等于在村里扔了个**** 有电的开灯 没电的点灯 乱哄哄的 峰爹跑回屋里就开始叫唤 说闹鬼了 出去撒尿看见了白天的猎物跑院里来了 众人乱七八糟的挤出屋门 这时不知道怎么回事的男主人也从屋里出来了 大家顺着峰爹指的方向一看 峰爹傻眼了 大家也傻眼了
  
  傻眼的峰爹顺着手指头的方向没有看见那头邪恶的鹿 在峰爹眼前的是跟自己一起准备满载而归的同事 男主人见状第一个跑过去 峰爹也紧跟着过去了 走进一看 还有气 赶紧看看伤势 上半身没有血 下半身按照峰爹的话就是没法看了 基本被血裹住了 尤其是右腿 不过人已经昏过去了 没二话 赶紧送医院
  
  开上车 男主人带路 直奔县医院 可是刚开没多久男主人说掉头回去 把大黄带上 峰爹极了 说都什么时候了 你还带狗 但是男主人坚持要带 说不带就去不成医院 峰爹妥协了 带上大黄后众人继续赶路 当时由于基础建设极不发达 再加上又是属于边远农村 路非常的不好走 峰爹开车(其实峰爹没有驾照 直到峰爹驾鹤西游也没能有个驾照 可就是会开不考 峰爹个性啊) 走到有一半路程的时候 峰爹突然一脚急刹车 车子险些打滑掉到下面的盘山路 男主人问怎么了 峰爹说看见像鹿的那家伙档道了 男主人看似琢磨了一下 下了车 从后面车厢把大黄牵了下来 说你跟我走 说完就在车前面带路
  
  也奇怪了 大黄和男主人带路后 峰爹跟着男主人和大黄居然心里踏实了许多 走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 男主人上车了 说你开慢点 让大黄跟后面跟着 就这样开了两个小时左右 到医院了
--------------------------
  虽然没什么人看 估计是自己写的不够吸引人 早知道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多好 但是本着对自己负责的态度 今晚坚持写完 不写完绝不睡觉 呵呵 其实下午五点才起床
  
  半夜时分 峰爹起来撒尿 突然想起晚上吃饭时候男主人说的那些话 觉得有些不安 于是回屋把****拿上了 有了枪 心里稍微安分了一点 出了屋门找了个旮栏儿 准备撒尿 不经意一回头 觉得小院门附近有东西 仔细一看 峰爹裤裆就湿了 峰爹看见那像鹿的家伙正满身是血的盯着自己 (峰曾经再次追问峰爹是否属实 峰爹曾有过犹豫 但是后来坚定的说自己没眼花 没幻视 没夸张) 接近着峰爹反应过激 抬手就是一枪 然后大叫一声跑回屋里 枪声一响 无疑等于在村里扔了个**** 有电的开灯 没电的点灯 乱哄哄的 峰爹跑回屋里就开始叫唤 说闹鬼了 出去撒尿看见了白天的猎物跑院里来了 众人乱七八糟的挤出屋门 这时不知道怎么回事的男主人也从屋里出来了 大家顺着峰爹指的方向一看 峰爹傻眼了 大家也傻眼了
  
  傻眼的峰爹顺着手指头的方向没有看见那头邪恶的鹿 在峰爹眼前的是跟自己一起准备满载而归的同事 男主人见状第一个跑过去 峰爹也紧跟着过去了 走进一看 还有气 赶紧看看伤势 上半身没有血 下半身按照峰爹的话就是没法看了 基本被血裹住了 尤其是右腿 不过人已经昏过去了 没二话 赶紧送医院
  
  开上车 男主人带路 直奔县医院 可是刚开没多久男主人说掉头回去 把大黄带上 峰爹极了 说都什么时候了 你还带狗 但是男主人坚持要带 说不带就去不成医院 峰爹妥协了 带上大黄后众人继续赶路 当时由于基础建设极不发达 再加上又是属于边远农村 路非常的不好走 峰爹开车(其实峰爹没有驾照 直到峰爹驾鹤西游也没能有个驾照 可就是会开不考 峰爹个性啊) 走到有一半路程的时候 峰爹突然一脚急刹车 车子险些打滑掉到下面的盘山路 男主人问怎么了 峰爹说看见像鹿的那家伙档道了 男主人看似琢磨了一下 下了车 从后面车厢把大黄牵了下来 说你跟我走 说完就在车前面带路
  
  也奇怪了 大黄和男主人带路后 峰爹跟着男主人和大黄居然心里踏实了许多 走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 男主人上车了 说你开慢点 让大黄跟后面跟着 就这样开了两个小时左右 到医院了
--------------------------
  上面发重了 无语
  
  到了医院 挂号 急诊 一声见怪不怪的接诊 然后手术 说是手术 其实就是在急诊病房里给不幸中弹的峰爹的朋友打上麻药开始摘子弹 一个弹壳里面估计有五六十粒绿豆大小的**** 医生居然从峰爹同事腿力摘除四十多粒 而且还有伤到骨头的 需要到大医院摘除没有算
  
  就这样 挨枪的峰爹同事终于脱险为安了 开始了对话 峰爹说你丫怎么跑到门口尿去了 那人说我看见你在那尿我就再找个地方 峰爹说我出来就我一人啊没看见 那人说我跟你出来的你不知道嘛 峰爹说知道能毙你吗 那人说你看见什么了朝我开枪 峰爹说白天打的鹿 那人说你看我长得像鹿吗 峰爹说我明明就是看见鹿了 还满身是血的 那人说你看我现在也是满身是血的 峰爹无语
  
  第二天一早 峰爹一行决定返航 路经西安的时候到了西安医科大学第?附属医院(忘了第几了 反正就在小寨那边 多年后 峰爹也是在那医院做的大手术 当时差点挂在手术台上)到了医院 照了片子 医生看了看 说伤到骨头了 有个能会残疾 峰爹听完极了 由于医学知识及其匮乏 峰爹对医生说 您看我哪能用 用我的 医生不屑的看了峰爹一眼 走了
  
  手术完成后 峰爹红着眼睛 对挨枪那个伙伴说 以后有我吃的觉得不会饿着你全家 兄弟对不住了 一辈子没怎么哭过的峰爹哭了 后来峰爹回忆说 那时候一个月就挣那么些钱 养家糊口的 我把人弄残了 我得负责啊
  
  再后来 那哥们出院 走路的时候稍微有些跛 不过不细看也到看不出什么 但是峰爹依旧遵守了自己的诺言 从陕西单位辞职回北京以后 峰爹自己弄了个小饭馆 后来越做越大 就把挨枪的老伙计一家接到北京 帮忙打理饭馆 再后来 峰爹去世 峰又不爱弄饭馆什么的 就把饭馆给卖了 然后峰遵照峰爹的遗嘱 给了曾被峰爹无意伤害的老朋友一笔钱……
  
  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 可有时候峰想起这件事 还是会疑问 拿东西到底是什么 出的这些事究竟是巧合还是因果 无从得知 写出这些东西 在娱乐大家的同时 也算是缅怀一下俺那可爱的老爹吧
  
  若干年前 峰曾有幸出差临近过峰爹曾经待过的村子 有些人曾耳闻峰爹一众此事 但也说的含含糊糊 各有其词 不过当地确实有一种传说 就是看见长得像鹿的东西 还不怕人 最好躲得远远的
  
  这个故事写完了 峰文笔确实不好 写的粗糙 大家看看乐乐 没什么妖魔鬼怪 全都是听峰爹无聊闲侃 究竟真实性有多大 呵呵 就当个故事看吧
  
  峰说的这些个事 或许没有各位想象的那么刺激 但确实是峰经历或者听说的 峰觉得可怕不可怕的不重要 重要的在于此事的不可思议或是超出我们平常的意识 峰还会继续写的 或许不是为了博众乐 而是为了独乐乐 满足自己的私欲 呵呵 这话说的清高 可峰有时候想起要写的故事 就像是回到了那个时候 再写的时候满脸微笑 再喝点小酒 爽
--------------------------
  说一个还是小时候的逗事吧
  
  有一回 晚上****点钟 俺三舅来了兴致 说要带俺打兔子去 俺那个兴奋啊 准备妥当以后 三舅妈说了句别带孩子到远地方啊 附近麦子地里转转就行了 俺听了以后心里那叫一个失望 附近的麦子地 估计俺跑过的地方都比俺三舅多
  
  俺三九听了以后 嘟囔了一句 附近除了人还有兔子吗 呵呵 不过再怎样 还是带着****出来了 那时候峰爹从来都不需俺跟着他出去打猎的 出门后就瞎转悠 走到了农校外的围墙边上 三舅说俺上墙头看看 为啥这么说呢 因为墙那边就是一片麦子地 由于是做实验用的 白天基本没什么人能在里面趟兔子 也就是晚上偷摸的踩踩
  
  三舅说完后就手脚并用的爬上了墙头 你想俺是那种甘于落后的人吗 再说 俺爬墙头的功夫不比俺三舅差 三舅爬上去之后 俺正在爬行进行中 这个时候三舅发现俺也上来情急之下急忙大声制止 别上来这里没兔子 就在三舅还没喊完的时候俺就听见墙头那边有刷啦刷啦人跑过麦子地的声音 三舅喊完为时已晚 我已经探出脑袋看到了一切 只见两个光****的人像兔子一样瞬间就从我眼前消失了
  
  当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而且看到这一幕之后 三舅急匆匆的就带我回家了 后来长大明白了 原来两个光****的人是一男一女的农校学生 情急之下 来到了麦子地 至于三舅急忙回家 嘿嘿 估计是看到了什么 回家找三舅妈去了……
  
  今天就到这里吧 明天给大家来段到北京以后的段子 敬请关注 嘿嘿
  
--------------------------
  难道就没有人回帖鼓励我吗 唉 可怜的老爹啊 开来你的故事还是不够吸引人啊 看来我得把你最精彩的故事搬上来了 虽然你不让我泄露
--------------------------
  难道就没有人回帖鼓励我吗 唉 可怜的老爹啊 看来你的故事还是不够吸引人啊 儿子我只好把你最精彩的故事搬上来了 虽然你不让我说 但是为了吸引眼球 别怪我了啊
  
  
  
  
  
  
  
  
  
  
  
  
  
  
  
  
  
  
  
  
  
  
  
  
  
  
  
  
  
  
  
  
  
  
  
--------------------------
  娘亲啊!楼主大半夜的还在写啊!
  话说lz写得还不错,继续啊
--------------------------
  LZ好文,俺来关注了!呵呵,等你继续啊!
--------------------------
  偶一直在默默关注你,就是看的蛮累 ,,.不回帖是怕没流量,哇哈哈哈哈,,= =!

--------------------------
  偶一直在默默关注你,就是看的蛮累 ,,.不回帖是怕没流量,哇哈哈哈哈,,= =!

--------------------------
  作者:耶_******la_ 回复日期:2009-6-13 5:15:00
  
    偶一直在默默关注你,就是看的蛮累 ,,.不回帖是怕没流量,哇哈哈哈哈,,= =!
  
  ====================================================
  
  呵呵 为啥会累呢 我可是竭尽全力的不让观众觉得累啊 多提意见
--------------------------
  没有标点咯,,整个故事是一口气看完,哈哈哈哈,加油.,严重支持lz大虾,

--------------------------
  ...
--------------------------
  你的故事太好了!加油!
--------------------------
  1945年,一位非藉少女LATUALATUKA,乘坐一艘灰色小船由非洲漂到美国‧一位神秘男人杀死了她,而且在背脊割了"LATUALATUKA"几个字母。一星期后, 这消息传到亚洲.现在你已看完这篇讯息, 她会在一星期后飘到你家中夺取你最重要的家人性命。解咒方法只有完成以下指示: 将此讯息贴在其他三个留言版的回应内
                    对不起,不小心看到的,没办法
    
  
  
  
--------------------------
  鄙视楼上的。支持楼主。顶你没商量
  
--------------------------
  lz.干么不更新啊,,

--------------------------
  顶一下,虽然眼睛挺累
--------------------------
  楼主啊,你大半夜的写东西,俺们还要睡觉啊,白天来瞅瞅你,加油啊
--------------------------
  太精彩了阿!我喜欢那个大黄。那么有灵气。有没有有关它的故事?
--------------------------
  lz要学会用标点符号

--------------------------
  lz要学会用标点符号

--------------------------
  观众越多了,加油更新啊,,,,...睡觉了,,,?

--------------------------
  观众越多了,加油更新啊,,,,...睡觉了,,,?

--------------------------
  我是来看热闹的。
--------------------------
  感谢大家 感谢CCT v 感谢俺伟大的老爹 晚些时候再写一个哈 嗯 今天的故事俺会试着用点标点符号
--------------------------
  神奇的事情!
--------------------------
  期待中
--------------------------
  开始写故事了,大家关注啊!热个身,先占个排头。
--------------------------
  作者:poli301 回复日期:2009-6-13 12:38:00
  
    太精彩了阿!我喜欢那个大黄。那么有灵气。有没有有关它的故事?
  
  ======================================
  
  大黄的故事就属于不可思议的范畴了 不知道诸位有没有兴趣 如果有的话 峰抽空讲一个 还是很精彩的
  
--------------------------
  写错了 少了个不字
  
   作者:poli301 回复日期:2009-6-13 12:38:00
    
      太精彩了阿!我喜欢那个大黄。那么有灵气。有没有有关它的故事?
    
    ======================================
    
    大黄的故事就不属于不可思议的范畴了 不知道诸位有没有兴趣 如果有的话 峰抽空讲一个 还是很精彩的
--------------------------
  故事继续
  
  今天说个峰在北京的吧 依然很罗嗦 依然很没有章法 见谅
  
  峰是****回到北京的。因为当时有个政策,知青子女可以把一个孩子的户口办回北京,恰巧峰爹是个北京老三届的知青而峰又是个独生子女没有人跟俺挣,于是峰顺利的回到了北京。
  
  回到北京以后,峰觉得非常的不自在!首先是没有了伙伴,那种感觉估计大家都能体会。换到一个陌生的环境,离开父母,再加上跟不上学习进度,那叫一个郁闷。于是峰天天跟峰奶打游击,峰奶一看不住峰的时候,峰就会跑出四合院玩会。真的!不管春夏秋冬,无论子丑寅卯,只要有机会,峰就会跑出去溜达溜达。
  
  有一天峰奶出去买菜,峰觉得机会来了,赶紧从写字台上攒了出去。到院门口觉得没什么好玩的,随便捡了块砖头开始砸地玩。正砸着,眼角一瞥,忽然发现峰奶从胡同拐角处出现,峰一紧张,砖头砸自己手上了,大拇哥。
  
  按说经过这么些回侦查与反侦察,峰奶早就有了一个侦察兵的意识。要是早先,肯定是一个大嗓门就把峰吓得回屋写作业去了。可是今天却非常奇怪,峰奶不但没有喊,脚步似乎也比平时慢了许多。峰再仔细一看,峰奶边上还有一个人,是峰的三叔。娘俩相依着走过来,看到峰措手不及依旧没有什么反应。这个让峰大吃一惊。暗自琢磨:今儿个是怎么了?
--------------------------
  峰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于是就乖乖的在院门口等着峰三叔和峰奶走到跟前。 峰叔和峰奶走到院门口,峰叔看了一眼峰说:赶紧回家。峰听话的跟着峰叔峰奶回家了。
  
  回到家里,峰叔对峰奶说您也别太伤心,毕竟那个病没法治,走了也是一种解脱。峰听过这话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峰奶接着说:这老头子,毁了我一辈子,到了也不让人安生。这时候峰明白了:俺爷爷走了。
  
  说起俺爷爷,那是老北京的艺人。不过不是天桥之类了,俺爷爷是早年间老北京吹玻璃的一把好手。至于什么叫吹玻璃,各位自己百度一下就知道了。不过俺对于俺爷爷的记忆,就仅限于家里那几件玻璃饰物。确实是漂亮,吹得葡萄还挂霜呢。所以峰对爷爷没有什么太深的感情。而且爷爷也是解放之后常年在天津工作,峰没多少机会见到爷爷。
  
  一夜无话。第二天下午,峰爹赶了回来,兄弟几个开始商量如何办理后事。峰那是岁数还小,插不上话,于是自己个偷着院门口玩去了。话说出去的时候,天已经基本黑了,院门的门道里又没有灯。峰本来就胆小,看到天黑了又回屋蹑手蹑脚的准备找个手电。正找的时候,峰爹一句干嘛呢,吓得峰不敢再找。可是这心里就开始斗争了,到底出不出去玩会呢。都整了半天,玩心终于战胜了恐惧,于是峰又像耗资一样钻了出去。那时候峰住的是一个四合院,不过由于人多手杂,四合院基本已经变成了大杂院。峰家住在院子东南角的一个厢房加半个南房,基本属于院子里最偏僻距离院门最远的房子了。七里拐弯之后,峰来到了门道,正想一鼓作气冲出院门重见天日,忽然发现院门的一扇后面似乎有个什么东西。要按照平时,峰也不会太在意,因为门道里经常会堆放一些每家每户杂七杂八的东西。可是峰明明记得前几天居委会的人来过,要求把门道拾掇干净做消防通道。于是各家各户该扔的扔,该卖的卖。门道也就宽敞了许多。而且今天白天峰走过门道的时候还是干干净净的啊。正琢磨着,峰不禁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有走了两步,现在回想起来,这两步可不是一般的两步。这两步让峰第一次有了见鬼的感觉。
  
--------------------------
  有点累了 坚持讲完吧
  
  走过两步之后,峰仔细一看,妈呀!吓得峰撒腿就跑,要不说峰有了见鬼的感觉呢。往回跑的时候,正赶上东屋大妈回水,北京的四合院所谓回水,就是把院子里靠近水管的一个井盖打开,然后用一铁钩子把井里面的自来水阀门关上。防止水管冻坏。峰正不顾一切的跑着,突然觉得脚下一空,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峰掉井里了。
  
  等到醒来的时候,发现峰躺在床上,周围全是家人的脑袋。看见峰睁眼了,没头没脑的问了许多问题。无非就是哪疼啊,记不记得我是谁之类的。等到峰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说的第一句话让峰至今刻骨铭心。或者说现在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峰说了一句:我好像看见我爷爷了。记得峰说完这句的时候,周围瞬间安静下来。还是峰爹反应快,说小孩子别胡说八道的。吓得峰再也不敢说什么了。现在回想起来,峰其实也不能确定看见的到底是什么?而且在峰说完这句话以后,峰爹就到门道看看到底有什么东西吓到他宝贝儿子了。不过让峰爹失望的是,门道里根本就什么也没有。不过峰清楚的记得,那扇门后面是一个貌似穿着那种老式雨衣,还把帽子戴在头上的人状物体。而且这个穿雨衣的人状物体峰在以前是见过的,记得有一回爷爷从天津回来给峰奶送工资,正好赶上京津连阴雨天,就是穿的那种雨衣回的家。当时峰也是在门道里玩,看见了之后着实吓了一跳。之后,峰奶就禁止峰爷穿那样的雨衣回家。当时还记得峰爷满脸委屈,说不是故意的。
  
  就这样,这个事情让峰第一次有了见鬼的感觉和经历。虽然极不情愿说自己的爷爷就是鬼。可是客观一点或主观一些的说,那不是鬼有会是什么呢?峰想不通。
  
  事情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峰现在想想,或许是峰看花了眼,也或许是峰爷想回来看看,毕竟一辈子都没怎么和峰奶相守在一起。不管怎么样,峰愿爷爷在那边安息。
  
  话再说回来,这件事过去以后的第三天,也就是峰爷出殡的那天,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如果说峰在门道里看见的是峰爷,就把峰吓到井里去了,那么在殡仪馆发生的事情足以把峰吓到外太空
--------------------------
  今天有点困了 明天再继续 记住 回帖就是俺的动力 呵呵 谢谢各位看官啦
--------------------------
  应该鼓励,楼主是个勤奋的人,故事写的不错。
  
--------------------------
  峰加油,我在外太空等着看呢。
--------------------------
  峰,加油加油
--------------------------
  马上就写 顶上去先
--------------------------
  跟各位商量商量 还是别用标点了吧 忒浪费时间
  
  书接上回 那天早上 到了爷爷出殡的日子 峰爹是长子 于是抱着峰爷的照片出了家门 直奔八宝山 其实峰爷并不是什么干部收身 而且那时候的八宝山也算是个民用的火葬场 所以峰爹托了托民政局的朋友 就八宝山了 不像现在 非得是个领导或是名人才有资格去那等地方 老百姓只能靠边 不就是个烧人的地方嘛 哪烧不是烧
  
  先去医院接峰爷的身子 装棺入椁抬上车 直奔八宝山 到了八宝山 先要化妆 于是众人抬着棺椁进了一个大屋子 打开棺材盖子 化妆师开始给峰爷化妆 峰记得清楚 人死以后 尤其是上岁数的 眼睛嘴巴什么的全都下陷了 如果想要化好妆 就必修修复这些地方 只见那化妆师右手一把镊子 左手一个玻璃罐 里面装满了棉花球和另外一把镊子 右手镊子捏住了眼皮 往上一抬 左手拿着另一把镊子及其熟练的从玻璃罐中夹出一个棉花球塞到眼皮下面 再拿手轻轻的揉两下 一个饱满的眼睛就这样出现了 如此反复之后 峰再看峰爷 还真跟刚才不一样了 接着是化妆 无非就是粉底口红眉笔什么的往脸上招呼 等画完妆之后 就是排队等着烧了 于是众人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把峰爷推进了大屋子的一个套间 就开始忙活办手续的事情了 这个时候 峰爹就把峰托付给了峰的三婶 说你两就在化妆间门口等着吧 万一里面有个什么事要交个费什么的你两一起去 峰记得那时候三婶刚过门没几天 看上去充其量也就是一大姑娘 刚嫁到峰家就遇上这样的事情 着实是难为了三婶
  
  峰爹交代完这件事就忙别的事情去了 说也奇怪 这个时候刚才给峰爷化妆的那个化妆师出来了 (说是化妆师 峰到现在也觉得叫大夫更加确切点 一身白褂 戴个白帽子 不是大夫是什么) 对着峰三婶说 你是谁谁家属吧 去交下化妆费 就在边上 于是三婶跟峰说 你在这等着我不许乱跑 我一会就回来 说完走了 峰目送着三婶往二十米开外的缴费窗口去了
  
  这个时候峰觉得有些无聊 好奇心的驱使下 开始转身仔细打量着那间化妆师 一是觉得好奇 在一个就是有一种怕听鬼故事又非听不可的心理作祟 于是峰便蹑手蹑脚走到屋子里面 这时候峰发现在屋子的南面还有一个屋子 门口挂了个白色的布帘子 走近之后不敢进去 弯下腰看看 就只能看见好多轮子 就像超市推车的那种轮子
  这勾起了峰的强烈好奇心 站起身看看四周没人 峰走进门口 蔫不出溜的伸手把白帘子拨开了一道缝 再往里看 峰大失所望 里面就一排有三四两医院推病人的那种车 刚想回头出门 突然听另外一个屋子就是化妆师呆着的那个屋子有人说话往外走 峰下了一跳 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就钻进了放车的那辆屋子 心想等人走出去峰就赶紧出去 于是放眼四周看去 发现这个屋子里还有一个门 也是用白帘子挡住 峰的好奇心又来了 瞧瞧的走进用手拨开一看 就看见一排排七八辆车上有一排排脚 峰明白了这里是个临时停尸间 按理说这个时候峰应该赶紧出去 可不知道怎么回事 峰竟然又往里走了几步 现在分析 或许峰是想再看看峰爷 因为尸体全都是盖着白布 只能从脚步挂着的小纸牌上写的名字来分别死者的身份 正当峰琢磨着该怎样远距离的分辨出哪个是峰爷的时候 出事了 而这事让峰顿时觉得头皮发紧 双脚发软 魂魄出窍 僵到了那里 想喊喊不出 想跑跑不了
--------------------------
  继续……
  
  正当峰想分辨哪一排尸体中哪一个是峰爷的时候 峰突然感觉靠最外边的一辆放尸体的车子好像在动 正当峰琢磨着怎么回事的时候 突然听到哐啷一声 紧接着是车子移动的声音 峰仔细一看 就看见那车正慢慢的朝自己过来 而车旁边的地上正躺着一具尸体 由于是侧着身子 峰看不清正脸 但从衣着上来看那分明就是峰爷
  
  峰当时就觉得三魂七魄全都出了窍 人就像钉子那样呆到了那里 等到那车子碰到峰以后 峰突然大喊一声 妈呀 然后没头没脑的开始向外跑 途径外屋放空车屋子的时候还定了桄榔的装载了车上
  
  这个时候最外面屋子的人已经听见了峰的喊叫 赶紧快步走了进来 正好和峰撞了个满怀 把峰又着实的吓了一跳 那人问峰怎么回事 峰也顾不上说话了 推开那人直接跑到了门口 这个时候正好赶上三婶交费回来 看见峰一脸惊吓过度的样子 忙问怎么了 峰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峰爷掉下来了 吓的三婶也是一脸的恐怖 说峰你别着急 慢慢说 峰就磕磕巴巴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这个时候屋里的人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也跑出来 说你个小P孩瞎跑什么 你是不是想看看你爷爷动那车来这 这个时候峰爹回来了 问清楚怎么回事以后 一怒之下给了峰一巴掌 说这是什么地方你知道不知道 不好好跟着大人 到处闯祸 其实峰真是冤枉啊 平时胆子就不大 在这个时候怎么会跑到停尸间推车玩呢
  
  后来化妆师出来了 说没事 只是事情赶巧了 峰进去的时候 正好那车的板子没有上牢 再加上峰爷体态丰盈 承重不了 就掉下来了 峰在这里有必要解释一下那挨千刀的车 那个时候运送尸体的车跟担架都是一个原理 放人的地方都是帆布或者是木板 周围有好些个窟窿眼 串上铁丝或者绳子绑在车框周围就OK了 再加上是临时的停尸房 所以工艺可向而知 而且那个时候在八宝山是要用八宝山自己的棺材装人才能火化的 可以说是霸王条款 于是峰爷才会从医院的棺椁里抬出来化妆而没有再放回去 那是等着交完钱后用八宝山的棺材装尸 于是就出现了差点把峰吓死的一幕
  
  可多年之后 峰爹和峰奶还有峰以及家人再讨论这件事情时候 几个人的意见明显不一致 峰奶认为峰爷是有什么事没放下 想告诉孙子(那也别这么说啊 托梦多好) 峰爹认为峰爷是没活够 不想走 还有人认为说是不是峰爷是假死啊 众说纷纭 各有各的想法 不过峰理解是不是峰想看峰爷的时候 峰爷也想看看峰呢 毕竟峰从小在外地 跟峰爷没怎么见面不说 也没有特别深厚的感情
  
  再后来 峰爹喝美了之后曾经对峰说过一件事 你爷爷那么多年在天津不回来为什么 跟你奶奶感情早就破裂了 再那边有人了 你爷爷没的当天 天津那人就出车祸死了 八宝山你经历的事情 是天津那人找你爷爷去了 这事你奶奶不知道……
  
  听完峰爹一席话 峰的第一反应就是封建社会的残留恶习害人不浅啊
  峰爷的行为可以理解 毕竟跟峰奶结发的时候不仅岁数小 两人还谁都没见过谁呢
  
  
  又一个故事写完了 踏实许多了许多 可以吃饭去了 晚上再写一个吧
--------------------------
  不能沉啊 辛苦写的
--------------------------

来源
http://www.tianya.cn/techforum/content/16/1/631613.shtml


深度阅读:


<<上一页    返回类目    下一页>>  我烧烧烧,炼丹,炼器,炼符,废墟炼丹师最帅  最新炼宝出世名单

相关文章:经历  亲身  一些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点击查看更多最新评论...  我跟你讲,被天打五雷轰不死,就能成仙,注意不要告诉别人  最新雷打不死名单
我来评两句:

看不清楚,更换图片验证码:      

最新查看

文章内容相关标签

最新评分

最近文章

精彩类目

设为今日头条
推荐到首页显示
文章操作>>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