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最新评论

真实...石家庄河北科技大学灵异经历

发布日期:2011-01-31  2011-01-31日文章 2011年精华 2011年01月精华
真实...石家庄河北科技大学灵异经历
  本人今年大四,就读于石家庄市河北科技大学,大学几年由于学校的各种规划而辗转了三个校区,新校区也就是现在我们入住的校区位处石家庄市南,建立时间不是很长,具说是征用了附近几个村子的土地。我也说不清我们是第几批入住的学生,一年多的时间****淡淡,更别提所谓的灵异事件。宿舍几个人都是一起多年的兄弟,虽然年轻的锐气早已被大学颓废的生活所磨灭的消失殆尽但我们几个却一直坚决贯彻党的伟大教育方针那就是唯物主义,网络媒体影视的各种恐怖信息都丝毫触动不了我们麻木的神经….可最近几个月发生的事,却彻彻底底的改变了我们的人生观,我们真的开始怀疑,世界上真的没有鬼么?
  
  一切,可能要从三个月前的十一开始……
  
  我们的宿舍在八号楼A座,顶楼626,可以说是个很吉利的数字,房间在一层楼的最西边旁边是洗漱间和厕所,再就是通往楼顶的楼梯.通往楼顶的门从我们入住的第一天就被一条大铁链子锁着,所以楼梯也由于长时间的无人光顾而蒙上了一层灰尘.我们刚入住的时候也曾看着那楼梯开着玩笑,说这楼顶不是有什么故事吧.虽然到现在我们都不知道是什么故事.九月份我们开始了这间宿舍的生活,大四的时间是那么的充足而又无聊,学校对电力的宽松政策使我们把大把大把的时间都花在了宿舍的电脑上.眼看着十一的临近,宿舍已经被我们糟蹋的不堪入目,所以,一个卫生的大清扫开始了.
  一个小时的扫除后,两大编织袋的垃圾却无处安放而被丢在了阳台.下午1点多的时候小陈推门回来,刚才他在走廊和女友煲电话粥,由于太嘈杂他就去了顶楼门那,通电话的时候也没在意,等挂下电话的时候发现,顶楼楼门的那道锁居然被打开了.上面有一排小屋,应该是存放杂物的,我们的终于找到了一个便捷的垃圾站(我承认我们确实懒到极致了).
  两个人一袋垃圾我们来到了顶楼,找了最靠里的那间屋子,将袋子放了进去,就在转身要走的时候老威发现在屋子的角落帖这一张黄纸,上面用红色毛笔画着我们看不懂的天书,不过可以肯定,那是一张符!“符不都是辟邪的么?难道这顶楼….”老威说着便想揭下来看看,我刚想阻止却看到那张符,居然自己掉了下来!!我们几个都愣在了当场,九月的石家庄正是炙热的高峰,可顶楼的这间小屋,却真实的让我们感到刺骨的阴冷.“下去吧,不就是一张符么,有什么大不了的。”小科依然是那万年不变的无所谓,可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是个人都能看出来他脸上的不自然。几个人各怀心情的走回了宿舍,几天过去了,不断的借助电脑来冲淡心头的压抑感觉,这件事也就慢慢的被淡忘了.可我一直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不对劲在哪里,说不出来,草!
  十一的假期到了,我依然去北京打发无聊的时光,宿舍除了高儿和老威,剩下的都回家了.北京的几天除了喝酒就是和朋友泡在台球厅,时间过的飞快,期间晚上收到过高儿的一条短信,就是问我在哪,当时喝蒙了也没顾得上回.临回学校的头一天晚上2点左右,又收到了他的短信,说让我别逗他.我睡的正爽呢哪有功夫逗他就回了个宿舍常用语 “你妹啊”.第二天下午,我回到了学校.下火车的时候给老威打了电话,一直是无法接通,学校的信号不好也TM没这么差过啊.拎着几大包零食我推开宿舍门的时候,说真的,感觉像进了地窖,阴冷阴冷的.宿舍的窗帘拉着,本来就背阴的房间显得更加阴暗,老威一个人坐在床上抽烟.我说你一人在宿舍忏悔呢啊,大白天的你拉什么窗帘啊!把零食往床上一扔,我边发着牢骚边拉开了厚厚的窗帘,阳光照进来的同时我回头看见了老威一张灰白的脸!绝对可以用灰白来形容,凹陷下去的黑眼圈泛青的嘴唇,简直就像从冰窟窿里爬出来的.我有点发蒙,这几天不见啊,怎么憔悴成这样啊.老威拿烟的手微微的有些颤抖,抬起头,泛青的嘴唇吐出了磕磕巴巴的几个字 “宿舍….闹..鬼!!”
  
  PS:今天先写这么多吧,明天继续~
--------------------------
  兄台****呐?我也大四了。
--------------------------
  兄台****呐?我也大四了。
--------------------------
  等下文

--------------------------
  什么时候困什么时候就睡了。。。
--------------------------
  恩!有看头,先顶起!

--------------------------
  兄弟再接再厉…

--------------------------
  顶,

--------------------------
  飘

--------------------------
  前排就位

--------------------------
  ……汗,楼主正经典呢怎么就断笔了。支持下。

--------------------------
  天涯恐怖群90895954
  期待大家的加入……

--------------------------
  阉了吗

--------------------------
  是长篇吗?好久没见过这样的鬼故事了,请继续!

--------------------------
  兄弟接着写,期待后续

--------------------------
  哥们,咋没了,看得正带劲呢。我哥也是在这个学校上的学,不过不是新校区,快来更新吧~
--------------------------
  没了?楼主继续啊!
--------------------------
  顶贴
--------------------------
  “闹鬼??!!”十一前楼顶的那一幕又一次浮现在我先前,那种压抑的感觉瞬间又添满的心头,看着老威那死气沉沉的脸我确信他不是在开玩笑,“发生什么事了?高儿呢?”老威的掐灭了已经快烧到手指的烟头,整顿了下心情开始对我讲述了这几天假期的经过。
  十一放假我们都走后,高儿在西门外的一家售楼处找个了兼职赚些外快,天天早出晚归。老威便日日夜夜的奋战在网络的战场上,由于放假一层楼也基本没留下几个人,他倒也乐得清闲。十月三号那天晚上,高儿和同事聚餐,一直喝到宿舍关门前才回来。摇摇晃晃的走上六楼,发现整个走廊漆黑一片,灯居然坏了。高儿掏出手机,借着手机微弱的光芒走到宿舍门前打算开门并下意识的往旁边的楼梯看去,模模糊糊的似乎有个人站在楼梯上,当时他也没在意以为是哪个跟女友通电话的同学。高儿转动了门把,发现里面反锁了,便敲门叫老威开门,可是屋里一点反应都没有,整层楼寂静的让人渗的慌。对,整层楼都一片寂静,那旁边楼梯上站着的人?高儿拿起手机猛的往楼梯上一照,空荡荡的连个鬼影都没有。冷汗都下来了…..还好这时候老威睡眼惺忪的打开了房门.俩人进屋后讨论了下刚才的事最后认定是高儿酒醉看花了眼,毕竟谁也不愿意去往灵异那方面想.收拾下东西草草睡下了.夜里大概2点多的时候,高儿突然间醒了,毫无任何预兆的醒了,感觉宿舍里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一样,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这种几乎是鬼压床的感觉让他一动都不敢动,可他一闭上双眼却清晰的看到我站在那通往楼顶的楼梯上死死的盯着他.万般无奈之下他叫醒了老威,老威沉默了半天,让高儿给我发了条短信问我在哪,这就是我在北京喝多的那天晚上收到的短信.
  第二天一大早高儿便去上班了,想借着工作的繁忙来忘掉昨晚的毛骨悚然.老威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继续奋战在电脑前,毕竟昨晚的经历不是发生在他的身上,可万万没有想到,第一个正面面对那个东西的,竟然是他自己.
  
--------------------------
  支持下
--------------------------
  老家的事情,楼主加油啊,帮顶!!!
--------------------------
  穿着白大褂等楼主GG八 哈哈
--------------------------
  继续啊 加油啊
--------------------------
  没了啊?
--------------------------
  支持!
--------------------------
  3
--------------------------
  这么烂的大学也灵异啊
--------------------------
  继续啊!! 记号啊!! 楼主写长点嘛~~
  
  一次一点不尽兴啊~~
--------------------------
  老威一如往常的在电脑前奋战着他的网游,一直到四点多服务器更新才不得已的开始看起了电影来休息下,电影中跌宕起伏的情节在他看来味同嚼蜡,耳机里回响着劲爆的音乐老威的眼皮也愈发沉重…终于强挺着看完了那部所谓的大片老威起身便打算关上电脑去与周公下棋,在关上电脑的一霎那一声令人汗毛直立的笑声赫然在他耳边响起,“嘿嘿嘿!” 。那是一个非常清晰的男性的笑声,憨憨的笑声中透着一股阴狠,寂静的走廊空无一人的宿舍,这毛骨悚然的笑声让老威头皮都炸了。他猛的一回头,空空的床铺,依然是空空的。长舒一口气晃了晃发蒙的脑袋,可能是这两天精神太紧张了都出现了幻听。真的需要好好的休息休息了。
  回到床上拿起手****算发发短信聚点人气,但是老威是当之无愧的悲剧帝,发出去三十多条结果只收回了一条短信,还是10086的余额不足通知…. “我就日了!” 把手机往床上一甩,老威点了根烟吞云吐雾的当起了思想者.
  假期的宿舍楼是那么的安静却又不和谐,洗漱间水龙头的滴水声在走廊上听的是那么的空洞.就在这负有韵律的安静中,一阵同样负有韵律的脚步声从通往顶楼的楼梯上慢慢的传了下来,皮鞋踩踏在光亮的釉面砖上的"嗒嗒"声清晰的刺激着老威的耳膜,声音从楼梯逐渐来到了宿舍的门口,戛然而止.随即响起的一阵急促而又狂暴的砸门声将老威吓的差点瘫在床上.从昨天晚上到现在这一连串的莫名其妙的事件让老威产生了一种被人戏耍了感觉,破口大骂CNM谁啊!在敲门声停止的一瞬间老威操起了身边的马扎冲到了门口,管他是人是鬼满腔的怒气都先来抡丫一下.转动门把手拽开了宿舍门高举着马扎,门外,空无一人!此时此刻,我可以想象出老威当时的造型有多么的滑稽可是我却一点也笑不出来.门外正对着的只是对面宿舍紧闭的铁门,空荡的走廊依然是那么寂静的异常,老威转过头呆呆的看着那通往顶楼的楼梯,开始感觉的了什么叫做恐惧.可真正让他崩溃的,是在他转身走回宿舍的时候看见,宿舍窗帘旁边的阴暗角落里,一个人影僵僵的矗立在那里!
  
  "一个人影????"一真灼痛,才发现我手中的烟已经燃烧到了手指.我抖落了烧到尽头的烟头抬头看了看颓然坐在那里的老威.他的脚下已经遍满了烟头,阳光照射在他身上我却仍然感觉到他的身上仿佛罩着一层淡淡的黑气.面对面的距离我能体会到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恐惧,看来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确确实实的已经深深的折磨了我们宿舍的这个保定大汉.
  
  "对,一个僵直的人影...".老威深吸了一口气,如同要将恐惧都吐纳出去,拿出一根烟茫然无措的四处看,我掏出打火机给他点燃示意他继续.就在这时,门外又响起了急促震耳的砸门声!!
  
--------------------------
  wo kao
  
--------------------------
  是不是直播呀,楼主继续~~
--------------------------
  mark~~~~
  
  ~~
--------------------------
  我汗…

--------------------------
  先留个记号~~~~
--------------------------
  lz快点更新啊~~
--------------------------
  不是那鬼把你抓走了吧,还没来更新?
--------------------------
  LZ啊,你是哪届的,我是08年毕业的,住你们那个楼啊,不过我们那时候刚搬进去不久,房顶可以随便上去,也没见你说的什么符,我们经常上楼去晒被子呢,现在宿舍可以上网了么?变化很大呢,记得那时候我们还因为上不了网和学校反映过呢,因为是新校区,没听说过什么灵异的。倒是我们宿舍一个兄弟会看风水,人工湖刚建好,他就回来告诉我们说人工湖四面被围,水又属阴,又是低洼之地,将来必然出事,如果死了人,整个学校都会有问题。当时我们都把他当神棍,结果不到一个月,一个小男孩就淹死在湖里,还是大中午的,好多人去看,回来我们对大哥那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啊,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你们那届有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啊
--------------------------
  留爪
--------------------------
  唉~我手贱,这么早就进来!
  先留个记号,养肥了再看!
--------------------------
  我靠~39楼不会是LZ的马甲吧??
--------------------------
  LS啊,我保证不是马甲,LZ比我小呢,应该叫我师兄啊,我是机械学院,过程装备与控制工程专业
--------------------------
  随着敲门声的骤然响起,老威手中的烟也掉落在了地上,瞪着空洞的双眼无措的看着我,泛青的嘴唇嗫嚅着说不话来。在这种环境下,伴随着老威刚刚讲过的经过,宿舍的温度仿佛在这一刻降到了零点,冷汗也瞬间渗出了体外。我壮起胆子大喝了一声"谁啊!!!".门外沉寂了几秒钟,带着标志性秦皇岛口音的骂街声传了进来,原来是春子回来了...
  我长舒了一口气,看看老威,也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床上.
  他真的是受不了任何的刺激了.起身打开门,春子像黄鼠狼似的钻了进来,嘴里叼着他那钟爱一生的红河像发了春的母鸡似的四处乱叫,看来在家玩的相当尽兴."干嘛啊,都死气沉沉的!TMD火车闷的都快能蒸桑拿了!"春子在那兴致勃勃的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老威用询问的目光看了看我,我摇了摇头,示意他先不要把事情讲出来,毕竟现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们谁也弄不清楚,宿舍还需要他们来调节气氛增加生机,没有必要让大家一起来承担这种能让人近乎崩溃的负担.
  天快黑的时候小陈和小科也都陆续回到了学校,期间我出去给高儿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先不要将事情说给他们任何人.高儿心领神会.因为他看到的一切远没有老威所经历的那些来的真实和恐怖,所以精神状态还是可以的.
  晚饭小陈提议大家出去聚餐,想想也好,一帮大小伙子在一起喝喝酒吹吹牛B说不准什么事情也就都冲过去了.可看看老威的精神状态和身体状况,最后决定了我和小陈春子出去买酒和吃的,小科和老威留在宿舍收拾桌子,高儿马上下班回来正好在西门与我们汇合.
  在西门见到了高儿,这几天发生的事高儿本来瘦小的身材仿佛又可怜的瘦了一圈,不过看着他那坚毅的眼神,我相信他还是挺得住的.高儿会意的冲我点了下头,便和春子闹在了一起.在四川饭店订了几道菜,我和小陈来到了新民超市挑选了各种度数高的白酒,准备着是一人一斤的来...在结账的时候小陈的电话响了,来电显示的是小科.我笑着逗他不是你女朋友是不是很失望啊.
  可接起电话没说两句,小陈脸色马上就变了,挂下电话说"老威刚才在宿舍吐了,发起了高烧,都说胡话了!""走!"扔下了买好的酒,我和小陈狂奔向宿舍楼,远远的看着我们所居住的八号楼,星星点点的几处灯光不但没有给整栋楼带来应有的生气,反而在我眼中变得更加的诡异!
  爬到了六楼,走廊的声控灯依然是那么的不灵敏,两边的宿舍都黑着灯,今天晚上大三的学生都有例会.我心中的那种压抑的感觉随着离宿舍距离的缩短而变得越来越严重.
  
  宿舍空无一人!
  
  小科和老威都不见了,宿舍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腥臭的味道,可能是老威刚才吐的原因.拖布和脸盆散乱的扔在地上,地上面有许多凌乱的脚印.我有点发懵,拿出手机给老威打电话却发现老威的手机就放在了他的枕头边上.示意小陈给小科打,半天的连接通话后,小陈挂下了手机,只说了四个字"无法接通!"
  
--------------------------
  哦,43L是师兄啊,我是06的,信息学院的.
  
--------------------------
  楼主文笔不错,我跟老威是老乡,嘻嘻,喜欢看,帮顶!
--------------------------
  小说?经历?谢谢

--------------------------
  LZ你知道的太多了
--------------------------
  楼主继续哈~ 收藏了养肥看
  
  ★ 发自天涯专用iPhone软件-百读不倦
--------------------------
  好恐怖

--------------------------
  哇

--------------------------
  等下文
--------------------------
  继续啊!楼主!挺有亲身体验的感觉的,千万别太监噢!

--------------------------
  LZ原来是信息的,恩,四川饭店的菜倒是不错,价格也很便宜,怀念呢。我在学生会做过一段工作,接触到一些关于新校区的事情,希望能给LZ些思路。咱们的新校区当初批地的时候很困难,除了银行贷款方面的问题,主要就是土地的补偿费方面的问题,当时在咱们新校区的地界上有一些当地村民的祖坟,村民除了要补偿土地外还要迁坟的费用,结果后来闹的很僵,新校区动土的时候好多村民都来闹事,当时我也去了新校区维持秩序,和村民对持过,再后来不知道学校疏通了哪位领导把这事儿压下去了,新校区才得以顺利动工,不过因为咱们学校没有钱,所以规划好的校区现在还有一半以上的建筑没有完工,其实要说有故事的,还是西校区(不知道现在卖了没有),西校区有苏联援建的房子,文革的时候做过****派的司令部,有审讯室,还吊死过人。
--------------------------
  "无法接通?!"一股凉气顺着脚底直灌脑门!小陈在旁边满脑子问号,不停的嘟囔着俩个人哪去了,我却一句也听不进去,眼睛望着窗帘的那个角落,脑海里不断的回想着老威下午对我讲的那些话.可之后发生了什么老威还没有来得及说便被春子的回来打断了.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老威的突然发病是怎么回事?小科和他的突然消失究竟是什么原因?此刻我头上的问号相信只会比小陈多...楼顶?这个可怕的念头突然出现在了我的心里,我强迫自己不去往这方面想但是目前来看,这种可能性已经先入为主的攻克了我所有的辨别思路.我紧握着拳头,指甲都已经深深的抠在了掌心,望着通往楼顶那幽暗的楼梯,我尝试着努力的去寻找一丝丝的不可能来否定我此刻的判断,可是楼梯依然是那渗人诡异的幽暗."怎么了?"小陈发现了我的反常,顺着我的目光看了看楼梯又回过头来看了看我,若有所思的问道"难道,楼顶...?"在他话没有说完的时候,我已经大步的跑向了楼梯.遍布灰尘的楼梯上散落着凌乱的脚印,来到了天台连接的门时,发现门居然是锁着的!难道是被宿管锁上的?不去想这些了,锁着的门说明不了什么但是最起码它能证明老威和小科,不在上面.我站在门前,透过门上的玻璃看见了夜色中的楼顶.校园的路灯映红了整个天空,楼顶在殷红的天空下,居然给人一种静谧的美感.那一排小屋仍静静的座落在天台的右侧,漆黑的门洞是让人无法捉摸的诡异.我顺着小屋望到了最里面也就是我们发现那道符纸的屋子,突然一只手拍在了我的肩膀!!就差肝胆俱裂了!如果说当时我回过头看到就是老威所说的那个黑影,那么可能今天我已经在神经病院里面过着"快乐"的生活了.还好是小陈."怎么了?这几天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小陈已经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了.我无力的摆了摆手,"走吧,小楼去问问宿管阿姨,如果老威他们出去了,她应该能看见的."我再次回头看了看那夜色中的楼顶,现在是空空的楼顶,拽着小陈走下楼去.
  我并没有告诉他,刚才透过玻璃,我看见那间发现符纸的小屋门前,僵僵的矗立着一个黑色的人影...
  
  
  PS:顶不住了,哥们吃饭了,晚上回来再继续吧,各位帮忙顶顶,小弟才有动力继续,谢啦
--------------------------
  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如果做到了这十二个字,一切鬼神都没有办法挑你的茬。勿不敬。学会敬畏吧。
--------------------------
  等待~~更新~~~嘿嘿精彩的很
--------------------------
  LZ加油啊!

--------------------------
  顶你,兄弟幸苦啦......等待你速度继续哦.
--------------------------
  楼主继续啊,很好看啊
--------------------------
  楼主继续啊真吊胃口啊
--------------------------
  快写呀
--------------------------
  怎么没有了,正看的起劲呢,快更新啊,LZ加油
--------------------------
  好久没来鬼话,一来就掉坑了晕…

--------------------------
  回来了没有 等你继续呢
--------------------------
  我 必须顶~
--------------------------
  小说还是真事?真的话lz还有心情上天涯?
--------------------------
  "无法接通?!"一股凉气顺着脚底直灌脑门!小陈在旁边满脑子问号,不停的嘟囔着俩个人哪去了,我却一句也听不进去,眼睛望着窗帘的那个角落,脑海里不断的回想着老威下午对我讲的那些话.可之后发生了什么老威还没有来得及说便被春子的回来打断了.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老威的突然发病是怎么回事?小科和他的突然消失究竟是什么原因?此刻我头上的问号相信只会比小陈多...楼顶?这个可怕的念头突然出现在了我的心里,我强迫自己不去往这方面想但是目前来看,这种可能性已经先入为主的攻克了我所有的辨别思路.我紧握着拳头,指甲都已经深深的抠在了掌心,望着通往楼顶那幽暗的楼梯,我尝试着努力的去寻找一丝丝的不可能来否定我此刻的判断,可是楼梯依然是那渗人诡异的幽暗."怎么了?"小陈发现了我的反常,顺着我的目光看了看楼梯又回过头来看了看我,若有所思的问道"难道,楼顶...?"在他话没有说完的时候,我已经大步的跑向了楼梯.遍布灰尘的楼梯上散落着凌乱的脚印,来到了天台连接的门时,发现门居然是锁着的!难道是被宿管锁上的?不去想这些了,锁着的门说明不了什么但是最起码它能证明老威和小科,不在上面.我站在门前,透过门上的玻璃看见了夜色中的楼顶.校园的路灯映红了整个天空,楼顶在殷红的天空下,居然给人一种静谧的美感.那一排小屋仍静静的座落在天台的右侧,漆黑的门洞是让人无法捉摸的诡异.我顺着小屋望到了最里面也就是我们发现那道符纸的屋子,突然一只手拍在了我的肩膀!!就差肝胆俱裂了!如果说当时我回过头看到就是老威所说的那个黑影,那么可能今天我已经在神经病院里面过着"快乐"的生活了.还好是小陈."怎么了?这几天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小陈已经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了.我无力的摆了摆手,"走吧,小楼去问问宿管阿姨,如果老威他们出去了,她应该能看见的."我再次回头看了看那夜色中的楼顶,现在是空空的楼顶,拽着小陈走下楼去.
  我并没有告诉他,刚才透过玻璃,我看见那间发现符纸的小屋门前,僵僵的矗立着一个黑色的人影...
  
--------------------------
  拽着小陈朝楼下飞奔,到楼梯拐角的时候迎面和一哥们撞了个满怀,抬头一看是613的梁子。原来在小科给小陈打完电话后正好赶上梁子来宿舍闲逛,俩人怕我们路上耽搁,便把老威先送到了校医院。走的匆忙梁子也没有拿手机,小科的手机在去医院的路上不知道掉在了哪里…到医院安顿好老威后,梁子便回来给我们报个信儿~
  拿起手机给春子打了个电话,我和小陈便向医院赶去.
  由于例会的原因,傍晚的校园出奇的宁静,尤其在通往校医院的这条路上,除了偶尔的几对情侣,基本上看不到什么路人.一路上我俩都很沉默,心照不宣,小陈已经察觉到了我的异常也感觉到了我们宿舍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几次欲言又止,小陈拍了拍我的肩膀,投给我一个信任的微笑."哥们,等把老威安顿好了,有什么事就说出来,天大个事儿哥几个一起扛!",我无言以对,如果说今天晚上之前我还对老威所说的话保持一定怀疑的话那么现在我则是深信不疑,楼顶的那个黑影至今仍在我眼前挥之不去。那诡异的环境下那僵直的黑影所散发出的令人窒息的恐怖气息仿佛水草一般紧缠着我的身体。从小到大接受的唯物主义教育在今天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我不能确定那是鬼是神还是人但是我绝对可以确定的就是那顶楼紧锁的铁链和小屋旁那阴森的人影!也许我们都疯了...我只能同样的对小陈报以一个感激的微笑,回手拍了拍他,俩人并步走向了医院.
  医院的走廊里充斥着浓烈的福尔马林气息,棚顶巨大杀菌灯的照射下,人们的脸色都显得无比的苍白.老威已经睡下了,手背上的针头牵连着装满药物的吊瓶源源不断的在向他体内灌输着液体.小科做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一脸的焦急在看到我们后终于得到了一点释然.
  "怎么回事啊?"小陈小声的问道.小科摘下眼镜揉了揉发酸的眼镜,简短了述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我们出去买东西后,他和老威便在宿舍开始收拾桌子,9天的长假桌子上的各种废弃物品可想而知是多少.桌子收拾好后小科拿起拖布去水房,正在涮拖布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惨叫从宿舍传了出来,是那种惊恐到极致才能发出的惨叫!顾不上涮到一半的拖布小科转身便跑回宿舍,发现老威正半跪在地上不停的呕吐,吐出的东西是黑乎乎的并且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腥臭味到.好不容易止住了呕吐,小科将老威扶到了床上躺下后讲宿舍简单的打扫了一下,拖地的时候却发现了不对头,宿舍安静的出奇连老威刚才那急促的喘气声音都听不见,小科抬头一看,发现老威抬着头,一双死气沉沉的眼睛正恶狠狠的盯着他看,紧接着嘴里变开始像咒骂一般说出了许多让人根本听不懂的话语.随后便又一头栽倒在床上昏了过去,小科上前一摸额头,老威的额头已经烫的惊人.往后的事情便是前面所说的那样了.
  事情的经过就是如此,我和小陈听完后都沉默不语,病房里的气氛变得异常的尴尬,明知道事情的不寻常可却又没有任何头绪可以抓到.我叹了一口气,叫小陈去打些开水来.小陈走后我要去询问下医生的诊断结果.小科坐在椅子上不断的按摩着太阳**,突然拉住了我的手,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的睁开了布满血丝的双眼看着我,说道"在关上我关上宿舍门的一瞬间,我看到...宿舍窗帘的角落那里,好像站着一个人..."
  
--------------------------
  PS:刚在外面喝了点酒,今天好累,晚上尽量赶吧~各位多帮顶...
--------------------------
  呵呵 楼主 没想到 一天更新了真么多 支持
  
  
  
  
  
  
  
  
  
  
  
  
  
  
  
  
  
  
  
  
  
  
  
  
  
  
  
  
  
  
  
  
  
  
  
  
  
  顶
  
  
  
  
  
  
  
  
  
  
  
  
  
  
  
  
  
  
   顶的 高高的 哈哈··
--------------------------
  71L,谢啦~有这样的支持我才有动力嘛
--------------------------
  wo shi kan biao ti cai jin lai de......
--------------------------
  在网上将故事讲述给大家,必然要将原本的故事多加修饰才会吸引读者。许多细节不乏小说的夸张手法,个别情节也是根据网络的这个环境而加上去的。
  故事的真实性我不想去强调,喜欢这个故事的朋友就帮忙顶下,认为我在无理取闹哗众取宠的网友完全可以无视此贴,谢谢~
  
  我相信真正能吸引住人们眼球的是故事的内容而不是它的客观真实可信度。
--------------------------
  浑身毛孔紧缩啊

--------------------------
  lz ji xu~ wo zai kan~
--------------------------
  记录下
--------------------------
  天涯第一次顶贴给你了 因为我也是那的 写的不错 继续

--------------------------
  ,嗯恩,楼主我支持你,把故事结尾写好,我看好你哦。

--------------------------
  M

--------------------------
  楼主,我们等着更精彩的下文呢

--------------------------
  科大?
--------------------------
  怎么没了,等着看呢,科大,离我们很近
--------------------------
  很不错。记号
--------------------------
  等着看下文~黑影传说~~~~~~
--------------------------
  写得很不错,看得毛骨悚然的,楼主继续啊~~
--------------------------
  想来男生宿舍也会闹鬼哦,原以为女生宿舍才容易招那东西呢
  
  
  楼主继续啊,期待ING~~
--------------------------
  大学里有时候就是邪得很。
  我上大学的时候,最邪的是数学系,每年都死人。
  系主任都要崩溃了。
  我在那里的4年至少有5个人意外去世。
  后来化学、物理系也出事,理科那一片都不太平。
--------------------------
  写的不错
--------------------------
  挺吸引人的,楼主继续啊
--------------------------
  MK

--------------------------
  还有吗?

--------------------------
  灵异事件是无法解析的,楼主快接上

--------------------------
  写的很好啊,楼主快更新啊
--------------------------
  给LZ解释一下,河北科技大学的课程体系是人生最大的悲剧,用的都是八十年代的教材,老师每节课必点名,所以lz估计白天没有时间出来
--------------------------
  猎奇中

--------------------------
  还是走进了未完待续
--------------------------
  坐等

--------------------------
  楼主 文才不错

--------------------------
  还没更新,从上午等到下午。。。。。。。。
--------------------------

来源:
http://www.tianya.cn/techforum/content/16/1/645073.shtml

<<上一页    返回类目    下一页>>

最新查看

最新评分

最近文章

设为今日头条
推荐到首页显示
文章操作>>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