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最新评论

推荐未来文学名著:历史幻想小说《尼禄王》

发布日期:2011-02-08  2011-02-08日文章 2011年精华 2011年02月精华
推荐,小说,名著,历史的更多内容
废墟生存法则1:莫造业,造业遭雷劈  最新雷劈死名单推荐未来文学名著历史幻想小说《尼禄王》
作者简介
  
    姚伟,1982年10月生于河南信阳,2004年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法律系。代表作品为《血殇》《琴殇》《尼禄王》,是中国历史幻想小说和政治寓言小说的代表人物。致力于思考神秘主义、末日论以及政治哲学的基本问题
    
    
    
    《尼禄王》梗概
      
      这是一部历史幻想小说。全书展示了古罗马暴君尼禄的心灵历程,以占卜为主线,揭示了尼禄家族惨遭诅咒的谜团。一部无人识别的忒拜古卷被用于占卜,所有参与占卜的人都惨遭诅咒而死于非命,从而引起诸多亦悲亦喜的荒诞故事;尼禄的母亲一个因惧怕衰老而变得暴虐的女人最后阴差阳错地寻找到永葆青春的秘方。作为一个女人,她对艺术和智慧的热爱,对奥古斯丁、达芬奇、康德、尼采、爱因斯坦等众多艺术家、哲学家和科学家的追随,不过是为了讨好自己情人摩尼教魔王,这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尼禄在梦中的初恋为他的一生布下了阴郁的基调,但作为一个臭名昭著的皇帝,他在乖戾之外也有令人敬佩之处,比如他对残暴贪婪的贵族阶层的抵制,对文艺的提倡和关心,对高贵事物的倡导,等等。
      
      作者把****奉献给了缔造一个个想象中的城市民族和人物,从而呈现出一个全新的古代世界。那里拥有今天世界的所有矛盾和错乱,但也拥有今日世界所稀缺的智慧和高贵,或者说对智慧和高贵的不懈追寻。这也许就是作者最终能够完成本书的动力之所在。
      
      
      《尼禄王》关键
      
      关键词一:占卜
      
      占卜是小说贯穿始终的核心线索。一部文字失传的忒拜古卷被恺撒家族收藏,恺撒的后人利用书上的诸多插画占卜,结果却屡遭诅咒,纷纷死于非命。尾声部分才揭示了其原因,古卷本是忒拜国王在正义女神授意下书写的治国之书,却被误用于占筮。那些受诅咒者的死亡既是对这种误用的惩罚,也缘于一系列阴差阳错。
      此外,文中关于占卜还有一个戏剧性的故事。埃及女巫克娄巴特拉利用几根晒干的男人阳器占卜,得到天后在奥林波斯山一片树林上方给神子喂奶的消息,于是带领弟子用铜盆接到了天后漏下的奶水。这种奶水是造世神的汗水,具有起死回生以及毁灭生命的功效,女巫曾用它滴在被奸污致死的女尸眼里,从而破解了一起摩尼教悬疑命案。
      
      关键词二:套盒结构
      
        中国式套盒结构,亦即大故事套小故事的讲述方式,是东方民间故事集《一千零一夜》提供的典范结构。《尼禄王》的结构是这种套盒结构的变体。小说各章主体部分是暴君尼禄的讲述,每章末尾配有三到四个故事,作为正文人物或事件的补充,同时,这些注释部分又可独立成篇。而且每章最后一个注解都能与下一章正文很好地衔接,从而避免了结构的紊乱和叙事的脱节。这种结构方法为本书作者首创。
      
      关键词三:神秘主义
      
      小说对神秘主义的思考,建立在对西方形而上学传统与逻各斯中心主义的反思和批判的基础上。小说关注的神秘主义,其核心是灵魂、死亡和末日问题,以及恶的存在与神灵的关系问题。与西方的神秘主义相呼应,小说在尾声部分也涉及到以周易为核心的东方神秘主义传统。
      
      例如,在死亡问题上,主人公尼禄在第六章面临****时作了很多思考。尼禄在死前觉得,死亡的恐怖不是来自虚无,而是来自死后超生为弱者和受难者的可能性。他感到对灵魂的归宿毫无把握,于是请来巫师将他封在一口大瓮里,把他的灵魂用大火烧炼化为无形。这有点悲观主义的色调,不过这种恐惧对很多人来说又是异常真实的。
      在末日论问题上,作者虚构了一整套摩尼教教义,该教义主张世界是黑面神与白面神争风吃醋结出的恶果。小说还用半认真半戏谑的口吻,虚构了四种新的末日日期计算方法。主要集中在本书女主人公艳后阿格里皮娜写给罗马教宗的信件里:
      
      “的确,末日问题曾吸引过包括贵教先知在内的许多聪明人。17世纪末,圣经学家、神秘主义者西塔•施特劳斯利用自创的概率计算方法,将《圣经•旧约》中记载每一次灾难的经文分别挑选出来,把该段经文中所有希伯莱字母在字母表中的序号数相乘,再除以所有序号数之和,所得数值与灾难发生的年份相乘,得到一个商数。施特劳斯宣称,每次灾难所得的商数数值非常接近。他将这些商数相加取其平均值,得到了著名的“施特劳斯灾难常数”。此后,他将希伯莱文古抄本的《圣经•启示录》中所有字母取出加以运算,计算出末日为****年。
      1719年,牛顿运用万有引力定律计算出的末日时间为2060年。牛顿的依据是“万有引力损耗定律”,就是相互有引力作用的物体对对方的损耗速度与引力大小成加速度正比,也就是物体间的相互损耗会像自由落体一样越来越快。损耗的最终结果,就是牛顿断言的“宇宙诸星球失去现有平衡而陷于崩溃”。届时宇宙会首先变为一片火海,这与《圣经•启示录》对末日景象的记载完全一致。
      20世纪初,斯大林凭借哲学史上的最高真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推算出末日时间为2080年。而蒋介石则依据他最擅长的《推背图》,预测末日时间当在2213年。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关键词四:炼金术与占星术
      
      在小说的第一章,占星士分析尼禄星座命盘得出的结论,使尼禄之父大感愤怒,加上儿子出生没有啼哭,他准备将儿子按残疾儿处死。实际上,古代世界的很多重大决策常常受占星士影响
      小说中还虚构了一种新的炼金方法及其奇妙运用:
      
      “公元401年,基督教作家奥古斯丁宣称处女经血是炼金必不可少的第五元素,它不仅能促使金丹成功,更重要的是,它能让长生者保持永恒的快乐。他曾说过,一旦离开女人的怀抱,他就感觉不到任何欢乐。
      亚里士多德在其《形而上学》中写道,单一体不会朽坏,而混合物则极易变质。充斥遥远宇宙空间的以太是单一体的最高代表,而尘世之物,无不是水、土、火、气四元素按不同比例组成的混合体,包括黄金在内。这一论述长期指导着炼金术士,使他们认为,只要撞对了四种元素的恰当配比,就能得到大量黄金。然而令他们困惑的是,黄金是公认的不易朽坏金属,这与亚里士多德混合物极易朽坏的论断相冲突。这个难题曾经困扰了炼金界一千多年,使炼金事业遭遇难以克服的障碍。直到奥古斯丁宣布处女经血为第五元素,人们才将注意力从亚氏设定的难题转移开来。
      奥古斯丁手下的炼金士们在修道院地下秘密实践着导师的教诲,他们折腾了数十年后,发现处女经血对炼金毫无帮助。这迫使奥古斯丁在晚年修正了他的理论:只有基督教圣母玛利亚的血液才是世间的第五元素,它曾经孕育圣子,因而必然具备神力。圣母是在马槽诞下救世主,只要找到沾染圣血的布匹或喂马草,加以烹煮蒸馏,就能得到炼金所需的第五元素。
      两百多年后,奥古斯丁的追随者们完善了他的理论:将玛利亚的圣血放入耶稣最后的晚宴上使用的圣杯,再用击刺过耶稣肉身的兵器‘命运之矛’加以搅拌,就能将圣灵注入铜铁等贱金属,进而使其转变为黄金……”
      
      “……7世纪初,布鲁图斯曾利用炼金术帮助过法兰克国王达格贝尔一世。当时达格贝尔一世正饱受爱神折磨,他深深地爱上了一位修女,却始终无法打动对方。因为国王相貌丑陋,又缺少过人的才艺,无力诱使修女放弃信仰投入他的怀抱。投机的炼金术士告诉国王,那些最受女人欢迎的男人,他们体内都蕴藏有某种特殊物质,能够唤起女人的春心。被爱情折磨而六神无主的国王答应试试他的建议
      
      于是在炼金士的安排下,组建了一支由100名贵妇和宫女组成的选美队伍,布鲁图斯带领她们到世界各地挑选最受欢迎的男子。在有些城市,参加选美比赛的男子成千上万,选美队不得不用投陶片的方式选出其中的佼佼者。数月之后,五十多个精心挑选的美男子被送到了国王的宫殿,国王将他们作为炼金材料交到了炼金术士手里。炼金士命人带他们前去一间地下宫殿领取国王的赏赐,但是等待他们的却是屠刀和弓箭。他们的心脏和眼珠被挖出后,炼金士将它们与大量黄金混在一起放进一堆高脚瓶内煮沸蒸馏,并将得到的液体冷却后装进一个精致的中国瓷瓶。第二天,炼金士将液体滴入国王的双眼,那双眼睛片刻后就呈现深红色,并且放出奇异的精光。当天,国王扮成平民,身着便装走访了十多个修道院。那些修女一见到他就认为是天使下凡,纷纷跪倒在他脚下去亲吻他肮脏的鞋子。最后,国王来到自己痴迷的那位修女面前,修女好像第一次见到他一样,望着他的眼神充满欣喜和敬畏。不久,修女离开修道院,成为国王最宠爱的妃子。”
      
      关键词五:政治哲学
      
      对政体、财产、宗教、道德等政治哲学主题的探讨,是本书主要旨趣之一。这些内容使小说区别于以往以宫闱秘闻为核心的帝王小说,从而兼顾了作品的艺术性与思想性。
      
      
      
      
      
      目次
      
      第一章 名剑记
      安提戈涅
       波斯战记
       地狱中的阿格里皮娜
      亚历山大图书馆
      
      第二章 雅典学园
      灵魂盗取术
      帕那萨斯山修女
      暴君的乐曲
      
      第三章 多密提乌斯
      一心向死的诗人
      双梦记
      魔鬼的姘妇
      遗失姓名的先知
      
      第四章 俄底浦斯王
      对抗暴君的诗人
      克劳狄皇帝敕令
      柏拉图学园血案
      死于口水的园艺师
      
      第五章 伯罗奔尼撒战争
      伯罗奔尼撒海盗
      扎拉葩女王秘史
      双镜记
      
      第六章 梦境与火焰
      盗取奶水的女巫
      使徒书信
      女王与宠物
      
      尾声 罗马炼金士
      间谍日记
      忒拜石碑
      东游记
      爱因斯坦情书之一
      爱因斯坦情书之二
      中央情报局与克格勃
      尼采致信莎乐美
      末日来信
  

《尼禄王》,新世界出版社2010年10月出版

点击全屏

-------------------------
  新世界出版社《小说前沿文库》出版说明
  
    现代汉语小说创作自近三十多年以来,惜其有所斩获,也怜其多受欧美和拉美地域文学所惑,从方****和更本质的角度看,有所建树者寥寥无几,其中原因,最明显的莫过于乃这一代作者的知识谱系不完备甚或不学无术所致。这几代人的创作敌不过白话文最初三十年的努力。
    本文库所汲各种形体的小说文本是中国小说土本重建自信的呈现,创作者除了他是一个小说创作者而外,还有一些更加显耀的背景身份,他们是哲学研究者,是人类学和民族志工作者,是语言学者,是诗人,是物理科班出身的,是文史资料专业收集者,是国学研究者,等等,这些构成他们写作小说时最坚实的一部分,那种纯粹的依靠讲故事想获得小说成就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换而言之,整个时代的阅读水准在发生改变。相应的,创作者对自身的要求也在一再的发生改变。总而言之,这套书的创作者和前一代人的区别在于,创作主体... (展开全部)   新世界出版社《小说前沿文库》出版说明
    现代汉语小说创作自近三十多年以来,惜其有所斩获,也怜其多受欧美和拉美地域文学所惑,从方****和更本质的角度看,有所建树者寥寥无几,其中原因,最明显的莫过于乃这一代作者的知识谱系不完备甚或不学无术所致。这几代人的创作敌不过白话文最初三十年的努力。
    本文库所汲各种形体的小说文本是中国小说土本重建自信的呈现,创作者除了他是一个小说创作者而外,还有一些更加显耀的背景身份,他们是哲学研究者,是人类学和民族志工作者,是语言学者,是诗人,是物理科班出身的,是文史资料专业收集者,是国学研究者,等等,这些构成他们写作小说时最坚实的一部分,那种纯粹的依靠讲故事想获得小说成就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换而言之,整个时代的阅读水准在发生改变。相应的,创作者对自身的要求也在一再的发生改变。总而言之,这套书的创作者和前一代人的区别在于,创作主体的身份和知识结构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所以,他们创作的文本也已经与前辈所走过的路表现出了巨大差异,也已经不是先锋和实验可以揽廓的了,他们都是异端,是对现有文学价值观的反拨与颠覆,更是一种大小说观念的集成。这种集成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创作者自身修为的创备,二是对过往一切集体智慧的继承与反思。他们当中不乏呕心沥血者,有的文本创作时间跨越二十多年。在纸质传播变得更加奢侈的今天,印刷出版纯文学作品尤其显得杌陧,然吾道不孤,丛书之旨在于集中厘清中国小说重建道路的岔路口在何处,而可以称之为有所成就的又在何处,其劳自为,其功自显。 
  
-------------------------
  标签: 尼禄王片断
    
    暴君的乐曲
    
    
     据说,酷爱音乐的罗马暴君卡里古拉是在睡梦中创造了自己最出色的乐曲。这支乐曲有半夜那么长,并且变化多端,神鬼末测,除了少数训练有素的乐师之外,一般人很难记住乐谱。不幸的是,卡里古拉三年之后就厌倦了那支天才作品。有一天,他以预备奥林皮克运动会开幕音乐的名义,将罗马全国的乐师邀至宫中,要求他们背诵那支梦中乐曲的乐谱,然后命人将能背出乐谱的乐师带进一间密室,随即将他们秘密处死。从那天起,再也没有人听到过那令人震惊销魂的天籁之音。卡里古拉死后,那支他在梦中创作的乐曲也随之失传。
    
    
     埃及女巫克娄巴特拉闻知暴君死讯后,迅速派遣手下最得力的术士潜入了卡里古拉的墓地。克娄巴特拉是埃及最具法力的巫师,有人说她是埃及艳后克娄巴特拉的后人,也有人说她就是艳后本人,也就是做过恺撒情妇的那位女王,在世上活了三百多岁。总之,女巫是埃及最神秘的人物,手下弟子们也个个身怀绝技。她派往罗马的术士身贴隐身符咒,手执牛皮口袋,在卡里古拉墓地入口静候死者魂魄前来拜访自己的尸身。据说那些厌弃世界的人,死后会由魂魄引导饿狼前来吃掉自己的尸体,这样就能彻底斩断自己与世界的联系。卡里古拉正是众所周知的典型厌世者。但守候墓地的第三天夜里,术士看到尾随一阵阴风而来的不是饿狼,而是一群吃腻了木头改吃人肉的白蚁。这大概是因为它们能把尸体肢解得更加彻底,连骨头的碎屑也不会留下,而不是像狼一样,啃完了人肉,还留下一堆令鬼魂感到厌恶和遗憾的白骨。
    
    
     鬼魂寄居的阴风在墓****停滞良久,直到目睹墓中尸骨一粒不剩地被白蚁吞噬,然后它转身准备离开暴君的坟墓。术士在阴风离开墓室的瞬间张起了手里的口袋,然后用女巫的头发系住了入口。被捕获的鬼魂如同一条大鱼,在牛皮口袋里东撞西突。当晚术士回到了女巫克娄巴特拉身边。克娄巴特拉命人取来一只手掌大小的竖琴,然后把它扔进装有鬼魂的口袋。据说克娄巴特拉特制的竖琴,能让每一阵阴风拂过时,响起它生前记忆最深的乐曲。果然,那天午夜,竖琴突然奏响一支摄人魂魄的曲子,早在一旁守候的克娄巴特拉亲自记下了那支曲子的乐谱。
    
    
     在弟子们建议下,女巫拿着牛皮口袋去各国宫廷演出,光在罗马就获赏九栋别墅和大片田产。后来女巫又拿着它到日尔曼蛮族中间献艺。在一次酋长篝火晚宴上,绑扎口袋的头发无意中触火而断,卡里古拉的鬼魂就这样逃脱了女巫的控制。
    
    
     不过不久女巫又找到了全新的发财途径。她用吃过人尸的白蚁制成药丸,给那些前来找她协助****的人服下,然后命人弹奏卡里古拉的天才音乐。这样,就会使服药者在睡梦中面带微笑、心满意足地死去。据说死者在咽气之前,个个梦见自己筑就了非凡功业,成为令万世敬仰的伟人。
    
    
     数十年后,克娄巴特拉在一次宫廷宴会上,把乐谱卖给了罗马刑罚学家多密提乌斯。最初多密提乌斯想不出它会带给犯人什么惩罚。他曾尝试将音乐在死刑犯监狱演奏,希望曲子的绝美能够加重犯人们的绝望:想到世上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将与自己无缘,这种沮丧是显而易见的。但其结果出乎多密提乌斯的预料,犯人们听后都显得异常高兴,甚至连即将到来的钉十字架死刑也忘在脑后。几年后一个失眠的夜晚,多密提乌斯灵感突发,将乐谱从尾至头颠倒演奏,发现曲子听起来十分阴森恐怖。这位刑罚学家大喜过望,终于将手脚倒置的乐曲演变成针对罪犯的最重刑罚。据说在睡梦中听到这支乐曲的犯人,会梦见自己历尽人世种种磨难。第二天醒来,犯人们往往发现自己一夜之间须发尽白,皱纹满面。
  
-------------------------
  当小说被哲学撑破
    
    
    梦亦非/文
    
    
    R.G.柯林伍德(Collingwood)认为历史学家首先是讲故事的人,他提议历史学家的敏感性在于从一连串的“事实”中制造出一个可信的故事的能力之中,在让支离破碎和不完整的历史材料产生意思时,要借用“建构的想象力”。而小说呢,我认为与历史相反,在某种实践的向度上,应该是在一连串的事实中制造出一个“不可信”的故事的能力。因为小说不是历史著作,它在穿着历史这件袍子的时候,有责任摆脱因这身袍子带来的“致幻性”,显露出小说的骨骼、虚构的意图。
    
    姚伟的小说《尼禄王》正是这种“重构历史”的小说,在他理解的古罗马尼禄的生平之中,种种“荒诞不经”明晰地拆解了叙述文本的“致幻性”,虽然穿着“历史”的华丽袍子,但却毫无疑问地用“荒诞”与“神话”标明这不是一部历史著作,而是一部个人理解历史与叙述技艺实验上的小说。
    
    在“历史”这件支离破碎的袍子之下,“小说”的外壳也被撑破,撑破“小说”这件外套与“历史”这件袍子的,是姚伟的“伪哲学”与“语言”。
    
    历史只是一个写作寄身的场域,小说只是一种心不在焉的形式,我更愿意将《尼禄王》看作是姚伟个人的哲学思想的集散地。在小说中,姚伟引述了整部希腊与罗马的哲学思想史,从苏格拉底到西塞罗、从摩尼教到犬儒主义……但小说如果只是引述,那变成了哲学史,姚伟避免了这一点,小说中的哲学出现了变形,不是原型上的那些哲学思想,而是作者用哈哈镜或流水变型过的思想,通识西方哲学史的人将会看到,其中贯穿了希腊罗马哲学,但那些哲学思想却并不是原封不动的照搬。从整部小说的篇幅来看,思想性的论述占了大部分篇幅,在中国小说传统中,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异端”,它几乎让小说“不可卒读”,或者说它拒绝了寻找故事的读者,寻找的是少量的对思想史有兴趣的、对幻想有兴趣的、对神异传说有兴趣的读者,那些读者本质上也是“另一个作者”。
    
    传统中国小说使用的是本土的思维方式与本土言说方式,语言不会对阅读形成障碍,读者是“滑行”着阅读,因为那种“语感”带来快意。但《尼禄王》则不是这样,它的思维是典型的西式思维,它的言说方式是“翻译语体”的典雅言说方式,这种“异生化”迥异于中国小说。诸如这样的言说方式:“起初我并不觉得此事有何特别之处。直到我们从波斯撤军再次途经忒拜时,才发觉了此事的不可思议。当时,忒拜正在流传安提戈涅与以利亚武士所罗门之间虚无缥缈的爱情故事。据说安提戈涅公主怀着对所罗门的爱隐居到了深山之中。罗马大军驻扎于忒拜城外的当晚,随身携带的一本书让我惊出了一身冷汗。”这是典型的西方断裂、阐释性地叙述的思维,不是中国人的线型叙述的方式。整部作品表现出来的语言风格,正是一部精妙的译著的风格:它不同于汉语。苏珊•桑格塔说:“把一本外国书要土化,等于是使外国书最有价值的东西丧失殆尽:该语言的精髓,造就该文本的神韵。因此,如果一个从法语或者俄语翻译成德语的译本读起来就像用德语原文写的,则德语读者被剥削了解异质性的权利,而异质性恰恰来自某些读起来象外国的东西。”她赞同在翻译中保留原语种的风格与特点,而姚伟则暗合了这种想法。用西方语言的方式来组合汉语,让熟视无睹的汉语表现出“异质性”,一种“向外的翻译”。
    
    通篇的哲学论述、历史事件重构、恶搞,加上翻译语体,让“小说”这件外套被撑破,传奇、哲思、玄想、历史以陌生化的语言方式在恣肆横流,小说因此被解体,思、言、诗因此而爆发出搅在一起狂欢的****。
  
-------------------------
  提
-------------------------
  提
-------------------------

来源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5/1/182434.shtml


深度阅读:


<<上一页    返回类目    下一页>>  我烧烧烧,炼丹,炼器,炼符,废墟炼丹师最帅  最新炼宝出世名单

相关文章:推荐  小说  名著  历史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点击查看更多最新评论...  我跟你讲,被天打五雷轰不死,就能成仙,注意不要告诉别人  最新雷打不死名单
我来评两句:

看不清楚,更换图片验证码:      

最新查看

文章内容相关标签

最新评分

最近文章

精彩类目

设为今日头条
推荐到首页显示
文章操作>>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