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最新评论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剧情全集介绍(1-19集)。

发布日期:2011-02-11  2011-02-11日文章 2011年精华 2011年02月精华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剧情全集介绍(1-19集)。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剧情第1集
  171会让站是个很少停靠火车的小站,军运指挥所也几乎形同虚设,只是有一个仓库需要看守。德寇的飞机偶尔会光顾一下,飞机不扫射不投弹,地面的高射炮也不射击,敌对双方相安无事,驻守在会让站的高射炮部队显得一天天无事可做,于是就与村民有一些拉拉扯扯的事。这些男兵的管理,让171会让站的指挥员瓦斯科夫准尉觉得是一件非常头痛的事。这一天,瓦斯科夫准尉又一次到军运指挥部第10次请求上级给他换一批不酗酒、不和女人拉扯的士兵。罗斯托夫少校认为瓦斯科夫准尉是在胡闹,但在准尉的执着坚持下,少校最终答应给他换一批士兵。  准尉带着一腔的喜悦回到了驻地,女房东玛丽亚却在村口等着告诉他,军属葆琳娜又在开生日晚会,把所有的战士都请到了她家。准尉怒气冲冲直奔葆琳娜家。由于瓦斯科夫准尉的要求,这些男兵们很快就被调往前线了。这多少让瓦斯科夫准尉有些伤感。瓦斯科夫每天都在焦急地等待着换防部队的到来,巡视仓库成了他每天的例行公事。这一天,晨雾缭绕,一支整齐的队伍在雾中若隐若现,迈着整齐的步伐走进村庄。这支队伍引起了村民们异样的目光……  玛丽亚冲进准尉的房间,推搡着沉睡中的准尉,告诉他换防的部队来了。准尉急切地拉开门一看,他愣住了……  “准尉同志,副排长基里亚诺娃中士向您报告,高射炮营五连三排一班、二班来此换防,听候您的命令。”中士向愣住的准尉报告。准尉猝不及防,口里喃喃地说:“这么说,他们可找到不喝酒的啦------”

-------------------------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剧情第2集
  女兵们刚一到来,就给准尉出了一道道难题:住宿、厕所等等各种请求、要求纷至沓来。瓦斯科夫准尉默默地为姑娘们准备好了基本生活设施,利用村里的一个旧消防棚为女兵改成了宿舍,又在消防棚的后面为女兵们挖了个厕所等等。在瓦斯科夫眼里,她们只不过是些穿着军装的城里女人,有文化,巧言善辩。瓦斯科夫熟记的《步兵操典》对于她们只不过是些常规的说法。她们有着数也数不清的“特例”,这个是集团军司令批准的,那个是方面军司令部规定的,这让瓦斯科夫十分恼火。  敌人的侦察机孤零零地飞来,在村子、车站的上空盘旋。中士下达了开火的命令,女兵们各就各位,坚守炮位,八管高射炮对空齐鸣,行动迅速得让准尉瞠目结舌。敌机抖着翅膀飞走了,阵地上的女兵们欢呼着。  瓦斯科夫对女兵们有满意的地方,但更多的是抱怨。他给少校打过去电话……并找来副排长基里亚诺娃,两人谈起了共同参加过的战争……  第一次搞紧急集合花了15分钟,两个班的女兵才算勉强集合起来。集合时不知去向的丽达也悄悄溜进队伍,这让一直替她担心的索妮亚松了一口气。显然,准尉对这种速度十分不满。准尉下达了急行军的命令,两个班的女兵向远处开去。部队越过河流,穿过一望无际的森林,又以战斗姿态向一个小山坡发起冲击。在冲上小山坡的时候,女兵们一个个累得瘫倒在地上,整个部队里只有三个人坚持站在山坡上——准尉、中士和丽达。



-------------------------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剧情第3集
  准尉认为女兵们的装备,尤其是裹脚布都打得不符合要求。中士要准尉给大家做个示范,突然她感到丽达在集合时不在,便刁难起了丽达。丽达窘迫地看着中士,嘴里嗫嚅着艰难地脱去了靴子。丽达的双脚打了许多血泡,还坚强地跑在队伍的前列,这让瓦斯科夫准尉很感动。丽达的脚一沾地就疼得直咧嘴。准尉推开众人,让丽达趴到自己肩上,他一步一步地把丽达背回了驻地。  紧急集合的演习暴露了许多问题。女兵们都是高射炮的操作手,对于随身携带的步枪很少保养。有的步枪生了锈,弹药潮湿,靴子的尺码不合适,军装过于肥大……  索妮亚悄悄地爬上丽达的床,丽达告诉索她在树林里迷路了,听到了紧急集合的哨声,就跑了回来。里莎的床与丽达的床对着,当她听见丽达和索妮亚谈起早上准尉背着丽达返回驻地时,她瞪大了眼睛。索妮亚开着玩笑问丽达趴在男人的肩上有什么感觉?丽达回答,准尉是个好人,虽然厉害一点,心却是很善良的。里莎静静地听着,似乎很同意丽达的见解,黑暗中,自己点了点头。  索妮亚的话让丽达不能入睡。她想起第一次与奥夏宁上尉的相遇:那是一次学校组织的与边防军英雄联欢的晚会……  准尉到消防棚去检查女兵们的日常训练,被女兵们的一大堆理由,道理给气了出来,这时德寇的飞机已经马上就飞到了171会让站的上空。  两部高射炮开火了。敌机一次次俯冲,一次次投弹、扫射,爆炸的气浪掀翻了女兵孱弱的身体,但高炮仍旧向飞机扫射着。  准尉并不熟稔高射炮,他看见倒下的女兵,便愤怒地拔出****,向低空俯冲过来的敌机开火。  高射机枪构成了覆盖面积很大的火力网,阻止了敌机向会让站、村庄直接投弹的命中率。敌机渐渐地向高空升起,****落下来的地方也离目标愈来愈远,但丽达操控的机枪仍旧不歇气地向敌机射击,敌机终于飞远了。

-------------------------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分集剧情第4集
  准尉痛苦地用军用铁铲为牺牲的女战士修筑着墓**。  四个十分健硕、全副武装的士兵抬着棺材,后面是送葬的女兵和村民。罗斯托夫少校也来了,送葬队伍,步履沉重。在墓坑前,少校狠狠地瞪了准尉一眼,准尉低下了头。一个金发漂亮的女人,为牺牲的女战士朗诵起那首在卫国战争期间,几乎家喻户晓的,由著名作家西蒙诺夫写下的长诗《等你归来》。  少校一回到驻地,就把准尉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责怪他没有把女兵们保护好。少校的火发完了,指了指窗外的金发姑娘,说道:这个人给你们留下来。中士把她安排在了刚刚失去战友的一班。少校亲自跟丽达谈了把新战友热妮亚。  热妮亚被安排在牺牲战友的铺位上。她打开背囊,开始收拾东西。一面精致的小镜子给女兵带来了新鲜的气息。嘉尔卡凑过来,拿过衣架摆弄着,咔喳,衣架掰坏了。热妮亚和嘉尔卡吵了起来。基里亚诺娃却没头没脑地把热妮亚批评了一顿,并罚她去站岗!  女兵们开晚饭了。丽达偷偷地把发给自己的面包放进背囊里。索妮亚也把自己的面包也送给了丽达,这一切没有躲过热妮亚的眼睛。  深夜,丽达悄悄溜下床,从床头摘下背囊,溜出了消防棚。初到异地的热妮亚睡不着觉,发现了丽达的行踪。

-------------------------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分集剧情第5集
  丽达搭上了一辆开往后方的军车。司机起劲地讨好丽达,问丽达干什么去?丽达说去执行任务,丽达又问他们干什么?司机得意洋洋地说:那个更年轻一点的立了战功,唯一的要求是想回家完婚。方面军司令员竟然同意了这个要求,并指派自己为伴郎,开着这辆车送小伙子回家。小伙子羞涩地一笑,证实了这一点。丽达听着听着,渐渐地陷入自己的回忆之中------  奥夏宁来信说,边境上不太平,他请了两天假回来,可能以后就不好再有假期了。丽达接到信,正准备去接奥夏宁时,宿舍的门突然响了。  奥夏宁用不容商量的口吻说:他要娶她。好事多磨,奥夏宁抓着丽达跑到城防司令部,司令欣然批准了他们的婚姻,利用手中的职权让登记处推迟下班时间,他们如愿地结婚了。  司机踩了一下刹车,丽达从回忆中回到现实——波奇诺克市到了。  丽达回到了家,孩子已经不认识妈妈了。这让丽达很伤心,丽达跟妈妈说,她还要赶回部队,把平日里积攒下来的食品留了下来……  丽达一路急行军,天将破晓时,她蹑手蹑脚溜进消防棚。疲惫的丽达想着儿子陌生的目光,渐渐地合上眼睛------  一声尖厉的哨音划破静悄悄的黎明。基里亚诺娃的哨声一声紧接一声,女兵们揉着惺忪睡眼从消防棚里跑出来站队。此时的队伍却少了两个人。基里亚诺娃气冲冲地回到消防棚,发现热妮亚还在镜子前慢慢地梳妆,对她的哨声置若罔闻,而丽达由于太累了,根本没听见哨声仍在睡着。基里亚诺娃大为光火。猛地把丽达从床上叫起。  一二一的跑步声惊动了村里的人们,瓦斯科夫也加入到了女兵们出操的队列中,葆琳娜站在村街上高声地调侃着村里唯一的男人瓦斯科夫。葆琳娜回敬瓦斯科夫的一句话:“战争会把这些一笔勾销的,不论是对士兵还是对士兵的老婆全一样。”让村子一下静了下来,连跑步的女兵也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人们好像都在思索这耐人寻味的道理。葆琳娜继续奚落着瓦斯科夫,他忍无可忍,一边走一边解下武装带,准备惩戒一下这个****人。玛丽亚冲过来,拦住瓦斯科夫,上前与葆琳娜扭打了起来。  一个乡苏维埃的民政工作人员匆匆跑来,他大声问谁是玛丽亚。全村的人又一次沉寂下来,玛丽亚已经吓得脸色惨白,人们意识到,巨大的灾难降临在玛丽亚身上。民政助理拿出一份死亡通知书,玛丽亚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号啕大哭起来。



-------------------------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分集剧情第6集
  村里似乎早已有个没有定规的习惯,谁家的男人在前线战死,全村的人都会来到这家,伴随家属渡过最难过的时期。这天晚上,人们聚集在玛丽亚家里,把瓦斯科夫的屋子都坐满了。葆琳娜忙里忙外,给大家烧茶端茶。  女兵们来了。她们带来了食品。葆琳娜想借此事,让基里亚诺娃说服华把指挥所搬到她家,遭到瓦斯科夫的拒绝。  瓦斯科夫走了,玛丽亚哭泣得更伤心了,葆琳娜向玛丽亚保证,一定把瓦斯科夫找回来。女兵们听说瓦斯科夫走了,里莎第一个冲了出去,和葆琳娜一起在村里寻找准尉的踪影。  热妮亚看到大家都沉寂在悲痛中,鼓励大家从痛苦中解脱出来,不能总是生活在痛苦中,她答应要把大家的军装都变成时装,让每个人都漂亮起来,还大度地说要从嘉尔卡开始。热妮亚看见丽达又往自己的背囊里放东西,偷偷塞给丽达一个罐头,丽达看了看,塞进了背囊中,对热妮亚小声地说了句:“谢谢”。  女兵排着整齐的队伍,唱着《告别》走了过来。随着基里亚诺娃的口令,队伍在玛丽亚家停了下来。基里亚诺娃向准尉报告:女兵们除了训练、作战外,有义务为村里的军属们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今天是第一天,从玛丽亚家、葆琳娜家开始------  准尉开导基里亚诺娃中士,让她要学会宽容,要主动和大家搞好团结,去关心她们的生活。

-------------------------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分集剧情介绍第7集
  终于可以洗澡了,姑娘们尽情地享受着洗澡的快乐。此时的丽达和热妮亚已经成了一对好朋友,丽达让热妮亚讲讲她的故事。热妮亚陷入沉思中:德国人把人群赶到一个大空场,开始了疯狂的屠杀。在对面的谷草堆下面,热妮亚瞪着一双可怖的眼睛,她要喊,一双大手捂住了她的嘴,一位老人冲着她摇摇头,热妮亚就这样眼看着她的妈妈和弟弟妹妹被德国人杀害。热妮亚来到军营找到她的情人,当时的代理师长苏斯洛夫……  澡房,热妮亚的泪水止不住地滚了下来。热妮亚猛地打开澡房的门,跳入冰凉的水中。她把自己憋在水里,让泪水自由地驰骋……  瓦斯科夫又走进枢纽站军运指挥部,准尉说他想给女兵们领些肥皂,少校立刻给批了。少校给准尉下命令,让他给女兵们办一次舞会,答应了。在给养部,准尉平生第一次撒了谎,说前线司令部有规定,女兵的肥皂供应是两个人一块,军需官让准尉唬住了,发给了准尉十块肥皂。  瓦斯科夫回到消防棚说少校同意她们搞一次舞会。  瓦斯科夫高兴地送给了玛丽亚一块肥皂,这让玛丽亚兴奋异常,她动情地把头偎依在瓦斯科夫肩头,悄然说:战争已经夺去了她的一个男人,她不能再让第二个男人也消失掉。瓦想把肥皂分别葆琳娜一半,玛丽亚生气地把肥皂扔在桌上回到自己的房间。  夜里,瓦斯科夫突然被一阵哭声惊醒。他起身向玛丽亚的房间走去。  玛丽亚听见瓦斯科夫的脚步声,哭的声音更加响。瓦斯科夫站在玛丽亚床头,劝她不要太伤心了。玛丽亚伸出手抓住瓦斯科夫,玛丽亚让瓦斯科夫陪自己躺一会儿,玛丽亚哭了,她乞求瓦斯科夫,只陪自己躺一会儿。瓦斯科夫长叹了一口,在玛丽亚身边躺下来。  一个沉重的脚步声打破了夜晚潮湿的寂静,在玛丽亚门前的木楼梯前停下。

-------------------------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分集剧情介绍第8集
  清晨,玛丽亚的丈夫安德烈没有死,只是丢了一条腿,从前线已经回来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村里,传到了消防棚。基里亚诺娃和丽达这回表现的出奇的一致,缄口不语,而嘉尔卡却杜撰出了一个“捉奸”的故事。里莎为此与嘉尔卡吵了一架,她绝不相信准尉会和一个木讷的农妇有什么感情上的瓜葛。对于这件事,女兵们各有各的看法。  葆琳娜来了。她说:安德烈和玛丽亚关系并不好,安德烈是个暴躁的人,如果玛丽亚能与瓦斯科夫在一起,那么玛丽亚会成为一个幸福的女人。  安德烈从起床就一直坐在窗户前,不停地抽着浓烈的卷烟。他回过头,看见玛丽亚把一把小方凳放在屋子中央,在凳子上放上皮带,她在等着安德烈用皮带教训自己。但安德烈从玛丽亚的目光中看出,她内疚、惭愧,但并不害怕。  屋外传来敌机的轰鸣声,女兵们尖着嗓子喊叫着战斗警报,村里的人奔跑着,躲进了防空洞。  丽达第一个跨进炮位,转动手柄,把炮镜牢牢地套住敌人的侦察机。基里亚诺娃大声下达着射击的命令,另一门高射炮开始射击,而丽达始终瞄着敌机,不肯开火。丽达咬紧嘴唇,继续转动手柄,高射炮高昂着的枪口始终****敌机,终于,敌机完全进入瞄准镜中,丽达踩动了炮钮……  敌机被击中了,拖着长长的黑烟向下栽去。突然,空中出现了一只降落伞,热妮亚看着敌人的伞兵,咬着牙对丽达说:打死他,为了奥夏宁,为了……  在丽达眼里出现的是德国鬼子凶狠的面孔和喷射着火焰的枪口,终于,炮镜再次套住目标,丽达射击了!



-------------------------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分集剧情介绍第9集
  热妮亚提议开个舞会,准尉想起少校的叮嘱,欣然同意。女兵们积极准备,瓦斯科夫也从葆琳娜家为姑娘们借来了留声机。全村的居民也被邀请来参加女兵们舞会了。  瓦斯科夫在玛丽亚的院子外面徘徊着,他非常想和安德烈像两个男人一样,坐下来谈一谈,他想会把事情解释清楚的。但玛丽亚家的门始终紧紧地关闭着,走回了女兵们的消防棚。尽管消防棚里的气氛让人感到一种惬意,瓦斯科夫仍旧心神不定,里莎主动过来陪他。  舞会开始前,热妮亚降重地推出了化过妆的嘉尔卡,女兵们惊叹地发出嘘声,一个小可怜,一个丑小鸭一下变成了白天鹅。里莎悄悄地递给瓦斯科夫一把口琴,瓦斯科夫吹响了口琴,嘉尔卡走向消防棚里唯一的男性,邀请瓦斯科夫跳会,舞会开始了。  玛丽亚家的电话又一次响了起来,终于,安德烈说:叫他接电话吧,万一是什么军事命令呢?玛丽亚拿起披肩,风一样跑出家。  瓦斯科夫已经被女人们转晕了,一会儿和嘉尔卡跳,一会儿和热妮亚跳,里莎几次往前凑都被别人挤开了。总算该轮上里莎和准尉跳了,葆琳娜冲了过来,抢走了准尉。里莎眼圈红红地坐在了一边。  葆琳娜发现了玛丽亚,生拉硬扯把玛丽亚推到瓦斯科夫的身边。玛丽亚不知所措地急切地说:电话。  瓦斯科夫回了电话,接受了命令,384次军列停靠171会让站。安德烈示意他坐下,两个男人终于坐在了桌子边上,谈起了战争。同是也借机向安德烈又解释了一下,他和玛丽亚什么也没有发生。  一列满载着开往前线的士兵的列车在171会让站上停了下来。车厢门打开,疲倦的士兵走出车厢,活动活动身子。突然他们发现在站台上站成一排警戒的士兵竟然全是女人,于是男人们忘记了疲劳,慢慢地向警戒线聚拢来。  女兵们都去车站执行任务了,基里亚诺娃根据命令把热妮亚留下了在仓库站岗,而热妮亚觉得这次会让站停靠的部队可能与自己有关。  按照瓦斯科夫的命令,女兵们向后转,背对着男兵们,有些男兵拥上前向女兵们搭讪,女兵们对男兵不予理睬,正在紧张地对峙当中,传来了大声的命令,走来几位军官,为首的上校胸前佩戴着金星勋章。按照惯例佩戴着这种勋章的人都有着“苏联英雄”的称号。瓦斯科夫立刻立正,向上校敬礼。瓦斯科夫向上校报告,上级规定,不许384次军列上的人离开车厢。上校沉吟了一会儿,问瓦斯科夫,能不能让热妮亚来一趟?瓦斯科夫此时已经猜出上校是谁了。瓦斯科夫十分明白上校的提示,命令里莎跑步去叫热妮亚。  看见瓦斯科夫的松动,女兵们似乎也不在乎什么命令了。男兵女兵隔着三米的距离,热烈地谈起话来。  热妮亚听说上校来了,不顾一切地向车站跑去。基里亚诺娃听说了,大声喊着,追了过去。基里亚诺娃追了上来,命令她立刻回到驻地去,并威胁着:热妮亚如果跨前一步,她就要关她的禁闭,直至送上军事法庭。热妮亚终于与上校见面了,上校上前抱住了热妮亚。  战士们欢呼起来。上校借马上就要开赴前线,又一次向战士开了个誓师大会。

-------------------------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剧情简介第10集
  基里亚诺娃命令热妮亚交出上校送给她的东西。热妮亚被关了禁闭。  准尉接到少校的通知,德国人要对这一带进行报复,让他尽量保护好女兵们的安全。接到通知没几日,德寇的飞机,就向171会让站飞来进行报复,敌机俯冲下来,轰炸全村,女兵们的高射炮也向敌机开火了。基里亚诺娃镇定自若,让高射机枪从高空、低空两个区域封锁敌机,大大减弱了敌机投弹的命中率,不幸的是,葆琳娜家被击中了。葆琳娜发疯一样冲出掩体,向自己家飞奔而去。又一架敌机向炮位投下了****,基里亚诺娃发出了正确的指令,使这次的回击,没有人员伤亡,但炮位阵地没有保住。  第二天,少校路过村庄,来看望了瓦斯科夫。  玛丽亚怕安德烈对少校讲她和瓦斯科夫的事,于是就求安德烈不要对少校讲对她和瓦斯科夫的事,被安德烈拒绝了。  瓦斯科夫被少校临时停了职,任命了基里亚诺娃同时也负责会让站的指挥官工作。  晚上,基里亚诺娃特意向嘉尔卡换了岗,而叫醒丽达起来,赶快回去看儿子,这让丽达有些意外,基向丽达讲了她也同样是一位母亲,她非常理解丽达。  丽达在回家的路上遇到哨卡,被扣留了一会,不过战时大家都是相互理解的,丽达还是如愿地回到了家。她发现妈妈病得更厉害了,不过儿子又认识了她,围着她转着,直到她要走时,喊出了“妈妈”,丽达一把把儿子搂在怀里,热泪盈眶。丽达把家里的钥匙交给了阿利克,让一定要等着爸爸妈妈回来。

-------------------------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剧情简介第11集
  丽达兴奋地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黎明中的树林发出有一种奇怪的声响。  丽达光着脚飞快地穿过村了,来到玛丽亚家汇报她在树林里发现了德国兵。丽达跑到村长家径直推开门,向准尉报告情况。准尉几乎不相信能在这个地区发现德国人。当他的目光落到丽达沾满露水的衣服,赤着的双脚,他相信了。他一面起床蹬上靴子,一面命令丽达发出战斗警报。  瓦斯科夫急匆匆地向玛丽亚家走去。他似乎不加考虑地推开房门,看也不看屋里的人,抓起电话,要通了少校。  瓦斯科夫听完丽达介绍的情况,他断定德国人手里拎的是炸药,那么目标只能有一个——基洛夫铁路。  再次请示少校,他命令基里亚诺娃给准尉派三名战士,去狙击敌人。在动员组织小分队时,索妮亚得知,跑去主动要求参加小分队,因为她懂德语。热妮亚破门而出要求参加小分队,这样瓦斯科夫的小分队就由丽达、里莎、嘉尔卡、索妮亚、热妮亚五人组成了。瓦斯科夫对玛丽亚说:请您给我准备下行囊。  瓦斯科夫全副武装走进消防棚,与小分队成员一起定好了“野鸭子”叫为暗号,检查完女兵们的枪弹之后,又开始纠正每一个人的裹脚布裹脚的方法。他的婆婆妈妈让女兵们忍俊不禁。他板起面孔,把女兵们结结实实教训了一顿。女兵们按照命令列成一行,准尉挨个地又检查了一遍,基里亚诺娃走到热妮亚面前,塞给她一包东西,分别嘱咐了每一位战友。  小分队出发了。玛丽亚一人早早地在村口等着小分队的经过。小分队喊着整齐的口号,从玛丽亚身边走过,甚至瞧也没瞧她一眼。



-------------------------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剧情简介第12集
  索妮亚发现了一只德国人的脚印。他蹲下身,仔细地观察脚印。瓦斯科夫让索妮亚学野鸭子叫,三组人员都聚到了一起,瓦斯科夫向她们汇集在树林中发现的情况。准尉命令女兵不要再分散行动了。  瓦斯科夫指着一条长满荒草的沼泽地中的小道,告诉女兵们:现在我们抄这条近路,接着,他用匕首砍下六根棍子,发给每一个人。他走在前面,走进迷漫着瘴疠之气的沼泽,他在前面走,吩咐大家一定要踩着他的脚印,一步不能错,一旦身子踩空了,不要慌不要使劲挣扎,等着别人来救。突然,嘉尔卡一****坐进水里,她紧张地挣扎着,瓦斯科夫准尉把自己的木棍递给嘉尔卡抓住,一点一点地把嘉尔卡拽了出来。爬出泥淖的嘉尔卡发现自己的一只靴子丢在了泥里。  小分队终于涉过沼泽,爬上了一个干燥的小岛,准尉把六根棍子整齐地排列在显眼的地方,对大家说:记住,回家的时候,大家都到这来拿棍子,这就是我们回家的路标。  姑娘们来了山间的一个湖边,瓦斯科夫准尉给了五个姑娘四十分钟的洗澡时间,还把上校送给热妮亚的礼物香皂也带来了,给了热妮亚。  女兵们裸露着身体,跃入水中,相互追逐着,拍打着。不大的香皂在一只只手里传递着,每个人都先深深地闻一下,然后再慢慢地涂抹在身上,接着,她们缓缓地将自己浸泡在水中。湖水中荡漾着姑娘们欢快的笑声。  准尉远远地离开女兵,捡了一个水边,慢慢地洗着身上的泥污。,他卷了纸烟,躺在大石上,听着姑娘的嬉闹声。

-------------------------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分集剧情第13集
  女兵们又出发了。太阳渐渐地西斜,沃比湖呈现在人们眼前,湖水轻轻地拍打着岸边巨大的圆石,松林发出阵阵涛声,放眼眺望,一望无际的湖面,没有一丝一缕人类栖息的痕迹。沃比湖静得让人骇怕。女兵们敛住呼息,说话也压低了声音。瓦斯科夫对这里十分熟悉,如数家珍地讲起沃比湖,讲起廖共托夫湖,讲起两湖之间夹持的西牛兴岺,准尉指着地平线上隆起的石山——西牛兴岺,对女兵们说:这就是我们歼灭德国鬼子的战场。  准尉命令索妮亚、嘉尔卡、里莎三个人做饭,条件是不许冒烟。瓦斯科夫带着丽达、热妮亚爬遍了整个西牛兴岺,选择了狙击敌人的阵地,用脚步测量了阵地与阵地之间的距离,严格地按着步兵射击要领画了射击要图。餐后,瓦斯科夫严肃地咳嗽了一声,宣布战斗命令。夜晚,瓦斯科夫准尉分别到了每一个姑娘坚守的阵地,送给了热妮亚一个他亲手做的发卡,听了索妮亚念的诗,还为里莎唱了一首小歌,嘉尔卡有些着凉,让嘉尔卡喝了一口伏特加,然后好好地睡一觉。  第二天的清晨,树林里黎明静悄悄地,一只秃鹰打破了树林的寂静。

-------------------------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分集剧情第14集
  里莎向热妮亚和丽达讲了准尉昨夜到他的阵地为她唱了一首小歌。热妮亚与里莎心里开玩笑说,她已经爱上了准尉同志。里莎向热妮亚和丽达讲起了自己森林里的生活:  十九岁那年,爸爸带回来一个男人,说是个作家。作家住下来以后,每天趴在自己屋里的桌上写啊写,再不就是一个人在大森林里漫步。里莎不管什么时候遇见他,他总是用笑抚慰着她。渐渐地,里莎有了歌声,每天她为爸爸和作家做饭、洗衣服,为他们做一切女人该做的事情,但心情却变得欢愉起来。她还知道用甘菊花来验证是不是爱上了一个人。里莎惊喜地发现,当手中的甘菊花只剩下孤零零的一瓣时,恰恰停在“爱”上。她知道爱情向她走来。这是里莎始终埋在心里的初恋……  丽达终于睡着了。树林中突然出现喜鹊鸟被惊动的叫声,准尉意识到德国鬼子可能到了,而这时丽达也被惊醒了,德国人已经出现在准尉手上的望远镜中了。他把手中的望远镜传给里莎时,里莎举起望远镜,啊地叫了一声。  里莎跑到准尉身边。瓦斯科夫问她还记不记得返回驻地的路?里莎点点头,瓦斯科夫交待让她沿着路摸回去,他把路上所有的显眼的标志都重复了一遍,并叮咛她千万不要忘了拿拐棍,就是你认得路,没有拐棍你也走不出去。随后,他交待:德国人不是两个,而是16个。让里莎带着姑娘们返回驻地。



-------------------------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分集剧情第15集
  准尉让姑娘们撤回去的命令被姑娘们拒绝,里莎为准尉卷好了一支烟后飞快地跑走了。  准尉拿出玛丽亚放在行囊里的脂油,让大家分享。想起里莎还没有吃一口东西就走了。  里莎不顾一切地奔跑着,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快!快!快把援兵带回来。慌不择路,她在森林的边缘迷了路。她急得差点哭了出来,她甚至相信了准尉讲的树妖的故事,伸出手来乞求树妖的帮助。除了风声,树妖没有出现,她在大树下抱着头饮泣。突然,瓦斯科夫出现在她的视野中,他指指点点,告诉她明显的标志,里莎抬起头,没有看见准尉的影子。她记起准尉所说的一切,按照准尉的说法,细心地搜寻目标,总算找到了一棵分杈的大树。她高兴了,一跃而起,又拼命地奔跑起来。  热妮亚问准尉:如果德国人仅仅看见一帮在森林里各个地方忙着伐木的工人会怎么样呢?瓦斯科夫转念一想,也许这个主意可以迫使德国鬼子去绕路。姑娘们像接到了命令,跳起来要开始行动。瓦斯科夫把大家带到正路上的一片森林中,嘱咐大家拉开距离,故意地吸引敌人。伐木声,叫喊声在沉寂的树林里回响着,传得很远很远。  德国人的步伐显然加快了。他们沿着一条奔泻而下的溪流,隐藏在林子里。突然,远处传来的喧闹声让年岁大的德国兵的步子戛然而止。他们铺开了地图,向指挥官指明了位置,那声音正好在他们行进的地方。指挥官沉吟着,然后命令两个尖兵继续前进,大部分人留了下来。  瓦斯科夫一边喊着“顺山倒啊——”一边用望远镜观察着溪流对岸丛林中的活动。瓦斯科夫派索妮亚往前去一段,侦察敌人的行动,发现敌人已近在咫尺。为了吸引德国鬼子,热妮亚高唱着《卡秋莎》吸引着德国鬼子。  丽达跑到准尉身边,准尉悄声告诉她,德国人停止了前进却也没撤退。丽达走了,姑娘们在林子里的动静更大了,树木一根根轰然倒下------

-------------------------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分集剧情第16集
  瓦斯科夫和姑娘们经过这样一折腾,德国兵把前进的速度放慢了,停了下来。处于一种等待状态。华斯科夫和姑娘们也稍微做了一休整,吃了点东西。华突然感到德国鬼人就在身边,把热妮亚三人留在了阵地,带着丽达上前侦察去了。瓦斯科夫发现德国鬼子也在吃饭休整等待,但是发现在这一搓队伍中少了四个人。  基里亚诺娃站在玛丽亚的窗户前,向村口的方向望着。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她快步走到桌子前,拿起话筒,向少校汇报情况。  安德烈悄悄地从基里亚诺娃身边走过,走出家门,他似乎不再那么暴躁,双拐着地也不那么沉重。他一步步向村口走去,葆琳娜从后面赶上来,安德烈用乞求的目光看着葆琳娜,似乎想让葆琳娜劝劝玛丽亚。葆琳娜却用一种不太友好的目光回敬了安德烈,说了句:我去陪陪她。  德国人的望远镜又一次悄悄地探出丛林,向这边窥测。瓦斯科夫对身边的热妮亚、丽达说:他们还没走。他们比我们估计的还要狡猾,他们想等我们撤了以后再通过。  小分队总算可以休息一会儿了。瓦斯科夫准备以逸待劳,用西牛兴岺良好的阵地优势狙击德国人的通道,还会有一刻的宁静。准尉想抽烟了,他问姑娘们谁看见了他的烟荷包了?索尼亚一下想起来,在刚才吃饭的地方。索尼亚不等准尉制止,索尼亚说了声:我认得路,便跳下阵地,向林子跑去。  索尼亚走近了------  蓝色的眼睛扑向索尼亚,索尼亚本能地发出一声喊叫,蓝眼睛封住了她的咽喉。  瓦斯科夫听到了那声微弱的喊声------  索尼亚瞪大了眼睛,看着近在眼前的那双年轻的蓝色的眼睛。  索尼亚挣扎着……

-------------------------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分集剧情第17集
  瓦斯科夫把索尼亚抱了起来,把她抱到一个树窝里,为她进行了简单的安葬,把其余三位姑娘叫来和战友告别。  瓦斯科夫上前,从索尼亚脚上脱下靴子,扔到嘉尔卡面前,命令她穿上。  索妮亚的死让嘉尔卡陷入了一种深深的恐惧中,嘉尔卡回忆了不幸的童年,及要求参军的强烈愿望。  瓦斯科夫准备往前侦察一段,没想到与德国鬼子发生一场激烈的遭遇战。丽达三人也参加了援助准尉的战斗,而嘉尔卡因为害怕而没有开一枪。  她又细心地寻找着,终于发现在她身后很远的地方立着那几根拐棍。她回过头来,看着似乎很平坦的沼泽地,把它挂在岸边的树杈上,一脚跨了出去。她试探着深浅,身体趔趄着向前挪动着。渐渐地,泥浆浸到双膝,但这里,离对岸也愈来愈近了。忽然,她身子一歪,一脚陷了进去。她着急了,一下坐到后面的泥里。这个动作救了她,她惊恐地绕开把她陷进去的泥淖,挑了个地方重新涉向对岸,前面的地方鼓出了几个气泡。  瓦斯科夫带着嘉尔卡继续往前搜索,一路上瓦斯科夫一直帮助嘉尔解决害怕的问题。气泡发出怪异的响声,愈来愈多,几乎把里莎包围住了。里莎异常害怕,想尽快地躲开一片片气泡。一个巨大的褐色气泡横在了里莎面前,气泡发出的声响同样巨大,里莎本能地往后一躲,脚下立刻失去支柱,身子陷入泥浆,她拼命地挣扎着,喊叫着救命,但似乎这一切都于事无补,里莎渐渐地被浆浸到胸部、颈部、嘴边------她再也喊不出来了。她仰起脸,看着天空中的太阳,带着阳光的温暖,沉入沼泽中------



-------------------------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分集剧情第18集
  德国鬼子从远处走来,与瓦斯科夫和嘉尔卡不期而遇,瓦斯科夫让嘉尔卡躲起来,嘉尔卡由于害怕使脚下发出了响动。嘉尔卡的大眼睛藏着极度的恐慌。几只德国兵的大脚围着嘉尔卡,她终于不能控制自己而尖叫着跑了出来。  准尉从德寇的后面跳出来,把一梭子子弹扫向德寇,他丢下冲锋枪,向西牛兴岺相反的方向跑去。  瓦斯科夫沿着树丛飞奔,绕过一块块岩石,卧倒,起来,再跑,重又卧倒,躲避着那一颗颗把树叶打得瑟瑟直落的子弹。他拔出****,转身射击,他大声叫嚷着,跺着脚,一刻也没让德国人停下来思考,只是跑啊,跑------  天又快亮了,晨雾升腾起的烟幕笼罩着山林,锁闭着湖面,也挡住了德国人的枪弹。瓦斯科夫命令自己不能停下,把德国人拉得越远越好。  精疲力竭的瓦斯科夫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身子重重地摔了下去,他挣扎着想爬起来,却怎么也没有支撑自己的力量。浓雾又一次保护了他,他听见德国人的说话声和脚步声,几乎就在他的身边,但德国人没有发现他。  瓦斯科夫从透支的疲惫中复苏,他看清楚自己倒下的地方正是插着拐棒的地方,朦胧中,他数着那一根根拐棒,当他数到六时,他惊醒了,他霍地跳了起来,重新又数了一遍,他急了,拔下一根拐棒,沿着沼泽地的边上寻找着,他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终于,他看见了树杈上挂着的里莎的军装。  瓦斯科夫知道了里莎牺牲后,返回西牛兴岭寻找丽达和热妮亚,他的意识中要去保护好剩下的两位姑娘。  瓦斯科夫与两姑娘见面后,他告诉了她们里莎淹死在了沼泽地中。他们要尽全力去狙击敌人,在与敌人最后一次交火中,丽达不幸受了重伤。

-------------------------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大结局第19集
  热妮亚看到丽达受伤了,越出沟壑把德国鬼子吸引了过去。热妮亚不幸受伤了,她陷入了德兵的包围中……  瓦斯科夫抱着丽达走进林子的深处。瓦斯科夫把****留给丽达,防身用,他准备去看看热妮亚,被丽达叫住了。丽达把她夜里出去探望儿子的秘密告诉了准尉,还把儿子阿利克托付了准尉,她还请求准尉吻她一下,准尉笨拙地俯下身在丽达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瓦斯科夫刚刚转身走了几步远,一声枪响,林中飘起了落叶。  瓦斯科夫找到热妮亚,轻轻地拭去她脸上的血迹,并用树枝安葬了她。  远处教堂的钟声吸引着瓦斯科夫,战友的牺牲让他又恢复了军人的本能。他慢慢地接近德寇的哨兵,用匕首捅进哨兵的胸膛,他甚至连匕首也没有拔出来,一个箭步冲进屋里,用蹩脚的德语大声喊着:举起手来!  瓦斯科夫哭了。他大声喊着:怎么样,胜利了吧?------胜利了吧?------五个姑娘,只有五个,可你们别想过去,别想------  若干年后,一头白发的瓦斯科夫,和新婚的阿利克一起来到了无名烈士纪念碑。瓦斯科夫准尉向姑娘们诉说着对她们的思念。天堂中的歌声,让瓦斯科夫不忍离去,又一次站住,回过头来------  熊熊燃烧的长明火,叠印出丽达、热妮亚、索尼亚、里莎、嘉尔卡的飒飒英姿……

-------------------------

来源:
http://jq.tvmao.com/episode/ZheLiDeLiMingJingQiaoQiao-14396/0/

<<上一页    返回类目    下一页>>

最新查看

最新评分

最近文章

设为今日头条
推荐到首页显示
文章操作>>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