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最新评论

铃兰分集剧情介绍

发布日期:2011-04-09  2011-04-09日文章 2011年精华 2011年04月精华
铃兰分集剧情介绍
  第1集

  大正12年(1923)冬天,在明日萌车站的候车室中有一位女婴被弃置在那里,站长常盘次郎(桥爪功)相信那是他刚过世不久的太太转世而来,因而决定要亲自抚养这个女婴长大,并以明日萌的萌字为她命名,到了昭和八年(1933)的冬天,萌(柊塯美)在松吉(石仓三郎)夫妇及阿凡(宇治吉良)...等邻居的照顾下健康的长大,有一天萌意外得知自己是个弃婴,并且在次郎的长女明子(内山理名)要安排相亲时,传出萌是次郎私生女的流言,因而让次郎的名誉严重受损,萌为此感到自己的存在是次郎的累赘而有所决定....萌(柊塯美)决定到幸福学园的孤儿院去寄居,但看到院内的严厉管教而相当在意。

  第2集

  另一方面,萌突然失踪而引起明日萌町的骚动,次郎(桥爪功)得知萌在幸福学园之后马上要她回去,但遭到萌的拒绝,萌在院内与生病的泽建立良好的感情,但泽的病情渐渐转坏,萌告诉山冈老师,但山冈却不加理睬,最后导致泽不幸去逝,不认为是自己过错的山冈开始转而欺侮萌....萌在厨娘帮助下要逃离幸福学园。

  第3集

  从幸福学园回到明日萌町的萌(柊塯美)又结交了竹次郎及志乃(高桥佑丹)两位朋友,并开始新的生活,有一天传来次郎(桥爪功)相亲之事,但次郎一点也不想再婚,倒是对方光子(川中美幸)却主动到次郎家帮忙照料,就在那时,萌认识了炭矿社社长小老婆富子所生的儿子勇介(小谷幸弘)。

  第4集

  昭和八年(1933)初夏,明日萌的铃兰季节开始了,因采矿工人的到来而非常热闹,萌认识了相当博学的内藤(吹越满),萌开设相馆的邻居横田(宇治吉良)决定拍摄采矿工人的工作照片,但却很不幸的遇到炭坑落盘事故,在那次的事故中勇介的父亲龙藏(夏大八勋)受伤,而与勇介的关系更加恶化。

  第5集

  那时龙藏去主持新炭坑的开工仪式,却遭到有人开枪狙杀,到场拍照的横田无故被警察带走,虽然这次歹徒没有成功,但却又暗中计划下一次的行动.... 因矿坑事故使得父亲受重伤的志乃(高桥佑丹)对矿坑公司社长的儿子勇介非常反感,萌(柊榴美)、竹次郎、志乃及勇介四个原本

  第6集

  正当四人的感情渐渐修复之际,勇介却不得不回到东京去,四人在火车站上依依不舍的分离,萌的小小初恋也告结束了。

  第7集

  之后一名自称是萌生的女人找次郎(桥爪功)希望和萌相认。时序昭和15年(1940),萌(远野风子)已是18岁的大姑娘了,萌与志乃(山田麻里屋)两人都在中村旅馆工作。

  第8集

  而中午休息时间则到车站和竹次郎(大柴邦彦)合演连续剧给小朋友观赏,而正值青春期三人,也产生了相互爱恋的情愫,志乃喜爱竹次郎,竹次郎爱恋萌,而萌则依恋着在东京的勇介....

  第9集

  勇介(唐渡亮)七年之后又再次来到明日萌,萌(远野风子)非常高兴四个人可以在一起,此次勇介是以炭矿公司新任所长的身份回来,因为勇介回来,使得萌、竹次郎、志乃间的关系产生变化,此时炭坑发生瓦斯气爆,志乃的母亲被活埋在里面,炭坑的火一直无法扑灭,因此勇介下令封闭坑口,使得志乃的母亲没有生还的机会,竹次郎认为勇介是杀人犯。

  第10集

  萌支持勇介的做法,之后志乃为了偿还借款而不得不****偿债....竹次郎(大柴邦彦)和志乃(山田麻里屋)离开明日萌之后,勇介(唐渡亮)和萌(远野风子)的关系快速进展。

  第11集

  勇介的父母计划让他与财阀的女儿结婚,为此勇介大为反弹并表明无论如何也要与萌结婚,结果他的母亲因而服药企图****,父亲则对勇介施加更大的压力,而萌也下定决心...很要好的友情开始有了芥蒂。昭和16年(1941)萌(远野风子)离开了明日萌来到东京工作,但是萌却遭遇了一连串的不幸,就在人海茫茫中,萌为了果腹而到一家食堂吃饭,以全部的财产10钱叫了一碗汤面,但却钱时却需要11钱,为此萌只好在食堂工作还钱,并认识了食堂的老板娘川村年(中村玉绪),萌对食堂感到一种安祥的气息。

  第13集

  此时幸子(万田久子)突然来访...萌(远野风子)怀疑川村年(中村玉绪)是自己的亲生母亲,而热心的影虎(日下武史)也积极的帮萌调查年的往事,萌在次郎(桥爪功)的来信鼓励下决定向年求证,但年否认自己是萌的生母,年承认在18年前曾生一名女婴并且将她遗弃,但那名女孩并是萌,而知道整个事件真相的影虎则采取了意想不到的行动....

  第14集

  昭和十年,国内发生粮食不足的情形,食堂因此也无法采足所需的粮食,萌(远野风子)有空就到图书馆去演话剧,在图书馆萌认识了在铁道公司工作的日高(前田耕阳),萌向日高诉说她与铁道的感情。

  第15集

  因为铁道的姻缘,萌与日高两人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另一方面,萌的好友即将征的竹次郎(大柴邦彦)突然出现在萌的面前....第16集(11月07日)昭和十八年(1943),和日高(前田耕阳)结婚的萌(远野风子)怀孕了,之后并生下了光太郎,次郎(桥爪功)为了看孙子而特地到东京来。

  第17集

  日高的母亲加代子反对二人的婚事,在次郎的劝说下,加代子仍然持反对的态度,为此日高宣布他的家族只有萌与光太郎而已...。另一方面,川村年与经营的食堂因合伙人将资金带走,陷入了无法周转的困境,而此时日高突然被公司派到中国的分公司去...

  第18集

  昭和十九年,年突然去逝,萌(远野风子)原本要依年的遗言将食堂关闭,但在儿子光太郎已渐渐长大的情况下,萌决定继续经营食堂,因为粮食不足,食堂完全没有办法拿出让客人满足的食物。

  第19集

  此时萌应该已出征的哥哥的路夫突然出现在食堂,并偷走食堂的钱,萌的生活遭遇到了更大的困难,在回家的路上,萌偶然遇到了影虎(日下武史)。昭和20年,空袭仍持续进行着。

  第20集

  萌(远野风子)和影虎(日下武史)在避难的防空洞中得知影虎的故乡东海遭受严重的地震灾害,正当影虎决定回故乡探望亲人的前一夜,东京受到巨大的空袭,萌茫然失措的站在食堂前,竟又传来影虎身亡的消息,受到打击的萌决定重建食堂,但儿子光太郎却又病倒了,萌决定回到明日萌,次郎(桥爪功)也很欢迎她们回来...

  第21集

  橘龙藏说亏了战争,旧房子才被夷平,可以有新的发展,小萌深不以为然,小萌在沙砾中找回母亲的信物--调音笛,大受鼓舞,他决定继续经营食堂。股客向里子求婚,想与她同去名古屋开运输公司。里子不舍小萌一人,不肯去,但小萌坚持她应以自己的幸福为重。光太郎病了,都是小萌忙食堂疏忽了所致,里子劝小萌要以光太郎的幸福为重,应回明日萌去。站长见到外孙,甚是高兴站长带着外孙在车站玩,谣言又传开说另一个私生子又出现了,站长偶尔会在站前迎接一个包了白布的盒子,那就是战死的人的骨灰,站长坦白已不能出征,小萌的姐夫也在战争中失去了性命,明子因此也要回娘家来住了,但饱受婆婆虐待的明子,却对小萌态度冷淡,因为明日萌的人都认为是明子把小萌赶往孤儿院的。日高来信了,附着一张照片说在中国的工作即将结束,届时可以返国,信中写着对儿子无限的思念。阿康的太太得了盲肠炎,站长请明子去帮忙看顾阿康的孩子,谁料幸子也托了小萌,小萌且先明子而至,明子大怒,撕掉了日高的信和相片。小萌返家,发现明子一家都坐在饭桌前等饭吃,姑姑更是偏心明子,明子还向站长撒野,说爸爸只疼小萌。小萌发现被撕毁的信和相片,明子把孩子的衣物拿给小萌理,自己却和姑姑去泡温泉,姑姑把小萌当佣人般使唤小萌把撕成片片的日高相片细心的拼,幸子看到了,直指是明子所为,小萌却说光太郎也有可能。站长接到一通电话,告诉小萌日高在华北的日高铁路宿舍中被炸死,遗体已经火化。
-------------------------





  第22集

  姑姑和姐姐泡完温泉回来还指责小萌为何不做饭,幸子告诉他们日高死了。日高的详细死因传来,是因为回宿舍去取一家三口的合照而正好碰上轰炸的。站内的男站员去当兵了,小萌于是暂接站务员的工作。阿康把被撕掉的日高的照片拿回去修补,姑姑借着照顾明子的理由,搬进来住了,小萌又多了一个婆婆要侍候,站长到外地去开铁路会议,空袭警报来了,所幸只是美军飞越上空而已站长受伤了,没有生命危险,但不省人事,众亲友都齐集医院,幸子在床边说出长久以来爱慕站长的话,阿松都听到了,小萌暂代父亲谨守车站岗位。小萌求日高的亡灵保佑父亲,父亲不久果然醒来,小萌和幸子相拥而泣,日本战败投降。阿康用铃兰的照片来装饰车站,去当兵的站员回来了,小萌也就回家去带孩子,姑姑虽然在战后回到自己的家去,但还是不时来和明子咬耳朵,明子的夫家答应他可以恢复自由身,但条件是明子的儿子必须回夫家去,明子不允,最后双方决定由义雄自己来作选择,结果义雄选择离开母亲,随爷爷去,为此明子大发雷霆,他把自己一切的不幸都怪到小萌身上。小萌想回东京以逃离这一切压力,但站长却把小萌教训了一顿,小萌又回到中村旅社去工作了,一日有人又送来一个白布包着的木盒子,那是铁夫的灵位。众人正在旅社里为铁夫的死难过时,阿竹突然回来了。小萌向阿竹解释为何众人对阿竹的回来看似不那么高兴的原因,是因为铁夫和日高都为国牺牲了,为顾念站长的感觉阿竹突然跑到车站来摸东帮西的,原来是铁夫死前说了一段希望阿竹能代替自己"在不幸死亡之时"成为铁道员的话,这带给站长无限的安慰。矿藏被采光了,现在明日萌的人又想打温泉的主意,爷爷则主张要挖石油。勇介的母亲突然出现了,并且带来勇介的****证书,原来勇介自从出征后就失去了消息,阿竹则认为有信来就表示勇介还活着,是好消息。勇介母亲与小萌有了一次机会深谈,小萌自承当了妈妈之后,非常能了解那种父母可以为儿女做任何牺牲的心情。小萌向明子的女儿讲述连环画,明子又吃醋了。小萌和阿竹又到车站去表演连环画时,一群美军来了,他们是观光客,明子的女儿自告奋勇,明子又大惊小怪了,指责小萌要抢自己的女儿,女儿反抗还替小萌说话。小萌和站长都对郑子敢于与大群美军交谈感到惊讶,站长说未来是属于郑子那一代的,而记恨昨日的仇人也是无补于事的。炭矿枯竭,明日萌的市况大不如前,小萌辞去了中村旅社的工作,专心照顾调皮的光太郎。小萌对阿竹说生在这个时代就要像竹子一样,要细,却有韧性。议员劝中村旅社的老板把旅馆改成PACHINKO店,阿松不允,阿竹却有兴趣。阿松一家三口为了旅社的未来去向,大起争执。义雄在PACHINKO店偷人的弹珠,挨打被阿竹撞见带回明日萌,小萌叫义雄顺便回去看看母亲明子,小萌叫义雄也说出明子非其母的话。中村旅社准备温泉挖过来以后继续经营温泉旅社,而阿竹先到邻埠去做PACHINKO店的准备工作。阿松一直担心幸子会弃自己而就站长,不过幸子说只要温泉挖过来,他是不会放弃旅社,也不会放弃老公的。姑姑来告诉明子说义雄回来了。

  第24集

  义雄不愿回家看母亲,姑姑和明子都把罪过怪在小萌身上,言谈间一个警察带来义雄,说他在车站卖酒,后来大家才认出他其实就是站长的外孙,明子打了义雄一巴掌,二人互怪对方把自己遗弃,小萌又出来做和事佬,伤心的义雄说出以为妈妈会到葛木家去接他,谁知等了三年都没等到妈妈来,义雄的心里话都被明子听到了,二人言归于好。夜阑人静之时,小萌看着熟睡的光太郎,对站长说,孩子的心真的那么难懂吗?中介来中村旅社做了估价,因为竹次郎有意将旅社卖掉,阿松反对并且宣布要在车站卖便当了,为了出一口气,阿松自己一个人做,也在所不惜,当他累的都趴下来时,发现小萌又伸出援手了。插着铃兰的便当,虽然无人问津,但阿松总算踏出了第一步。从夏天卖到冬天,铃兰便当也没卖出几个。幸子看不过去,请站长刻人偶附在便当上名为幸福便当,阿松终于卖出了一个,买便当的人中了彩券,上了报,大家相信幸福便当可以带来财运,于是大大的畅销。在庆祝阿松的铃兰便当成功的会上,阿康照例要拍团体照,阿松为了感谢幸子的精神支持,特别要求和老婆合照一张,但竹次郎看不起阿松的便当事业,坚持这是要去开PACHINKO店。当夜,站长在铲雪时,竟发现阿松抱着一瓶私酿酒,死在站前的长凳上,竹次郎跪在父亲的灵位前,自责不已,他后悔不该看不起父亲的便当行业,小萌告诉他,阿松其实是清楚的,而且他终于觉得自己是爸爸了。志乃回来了,带来小萌母亲隐约的消息,志乃说小萌如果想到东京去寻母,可以寄住在志乃工作的艺妓院里。阿松走后,站长只有一个人下棋了,看着孤独的老爸,小萌不忍心说出他想去寻母的意图。阿竹继承了阿松的便当行业,志乃问阿竹为何不娶妻?是否仍喜欢着小萌,阿竹否认。明子在饭桌上宣布他要带孩子回葛木家了。,才不便展露真情。

  第25集

  明子回葛木家前,和小萌互勉说,两个寡妇应该一起坚强的活下去,二人多年的误会都冰释了。小萌向站长表达想去东京找母亲的意思,站长十分鼓励,送行的前列包括明日萌的每一个好友,连姑姑都来了呢。小萌在志乃的安排下住进艺妓屋,并在厨房中工作,老板娘看了"魂断蓝桥"迷的要命,他把艺妓组织起来,模仿电影中的情节,编成真实剧,东西合璧的表演,实在很滑稽。志乃继续陪小萌寻母,小萌透过消防局的通知,找到了一家医院去,但小萌抵达时,小萌的生母富贵前脚已走,不过同病房的老太太说富贵也有一个比光太郎身上挂着的人偶更大的一个人偶,这证明站长和小萌的生母曾有过正面接触。小萌收到站长邮寄来给光太郎的小学生制服,站长送过人偶的人都有纪录,为了找小萌的生母,幸子帮忙站长查车站的日志,逐个清查。妈妈桑也为光太郎做了一套新的学生制服,光太郎不见了,众人急得团团转,原来是妈妈桑带他去采买了。光太郎上学的第一天,艺妓院的老板娘帮忙小萌一起打扮,幸子和竹次郎努力的帮助小萌寻母,他们把相片一一拿给站长求证,最后只剩下三个可能的人选。志乃生病了,老板娘拜托小萌去替代他,表演三弦琴难不倒他,演戏剧就非他所长了,三人组从一屋转到另一屋时,小萌竟和"酒客"勇介面对面了。小萌告诉勇介,他的母亲曾到明日萌去找他,并劝他应和母亲联络,勇介的名片上,姓氏已从"橘"更成"二宫"小萌代班回来后,发现光太郎不见了,老板娘说光太郎和他的婆婆在一起,勇介想起年姨的婆婆抢走年姨女儿的事,心里凉了一半。光太郎和日高的妈妈果然没有回来,小萌找到婆婆和光太郎下榻的旅馆隔着门,婆婆把小萌臭骂一顿,并誓言要把光太郎带回宫歧去。
-------------------------





  第26集

  日高的父亲替小萌解了围,原来日高的哥哥也生病死了,而光太郎现在的样子又和日高小时候一模一样,所以小萌的婆婆就不自觉的把光太郎当成儿子了,小萌非常体谅,他答应以后会时常带光太郎回去看看二老。小萌重回医院和与母亲同病相怜的老太太闲聊,老太太告诉他,生母曾在一酒店工作,艺妓院的同事们都自告奋勇同意帮忙小萌去找那家酒店。站长在接受记者访问,想起小萌的生母应是在大城车站拿到人偶的,而与生母私奔的男子则像是个矿工,竹次郎愿意到大城矿场去跑一趟,以探究竟。勇介透过艺妓院召小萌去和他见面,二人互道别后的种种,勇介改姓二宫,主要的意图是想和父亲别个瞄头,小萌说充满恨的人生,是没有意义的,并答应会把勇介的近况告诉生母。小萌要橘多爱勇介一些,并说橘认为"方便"的战争,杀死了自己的丈夫、哥哥和朋友,橘听后黯然,叫小萌转告勇介其生母恐怕活不长了。小萌劝勇介去看他母亲,勇介不肯,小萌离开勇介办公室时,与图书馆的民子不期而遇,民子说勇介在做旧军物资的买卖。二宫见到勇介劝他应回三丸,勇介说他回三丸之日就是父亲下台的日子,又说自己不是好儿子,求母亲原谅。小萌找到生母工作过的地方了,小萌生母富贵工作过的酒店老板娘说话吞吞吐吐,小萌不得要领。阿竹来电话说他唯一查到的事是金边炭矿的矿主是橘龙藏,橘龙藏接了日本产业联盟会长的职位,他正与部长谈话时,勇介冲进来对部长说他要买下一块小津

  第27集

  小萌去探视二宫时,橘龙藏来了,小萌问他有关正吉和富贵二夫妻的事,橘说矿工人太多了,他记不起来。橘龙藏把他得自橘那儿的印象和民子述说,民子决定以杂志社记者的身分去访问橘。艺妓馆的同事们分析各种资料,仍然得不到答案,妈妈桑答应替小萌出面去富贵生母最后工作过的餐厅去问个明白,可惜无功而返。民子假托橘在日本未来经济的发展上,地位重要而试图挖出金边炭矿关闭的原因,橘亦非省油的灯,答案是冠冕堂皇的输送成本过高之故。小萌把金边提早封矿的事又去转问勇介,勇介只记得橘的腿是在金边炭矿弄成残废的,勇介向小萌重提要娶他的事,小萌却拒绝了。勇介追到艺妓院来要带走小萌和光太郎,小萌拒绝了。阿竹带着民子重返金边炭矿,他们查出炭矿关闭的真正原因是有个叫腾造的矿工在矿内上吊****之故。妈妈桑介绍新加入来学艺的小夏给大家,并警告众人不得再每天帮忙小萌寻母,又谓二宫勇介是理想的丈夫人选,劝小萌不要长时间活在过去,小萌不听。民子从北海道打电话来艺妓院要找小萌,告诉他最新的发展,电话被妈妈桑接到,他对民子慌称小萌已决定不找母亲了,但他撒谎的事又被小萌的同事听到而且揭穿。逼问之下,妈妈桑说出卡那伊老板娘告诉他说小萌是在宾馆内出生的,如此可怜的命运当事人最好不要道,谁知此话又被小萌偷听到。小萌追问卡那伊餐厅的老板娘,母亲在世时可曾谈过自己,老板娘答道,富贵只说孩子丢掉了,小萌一向希冀听到自己是在父母相爱的情况下出生的愿望完全破灭。民子和阿竹不顾小萌的犹豫不决,继续寻胜造的线追寻下去,他们在金边的某个庙后发现一墓,勇介带了一束红玫瑰来祝贺父亲当选日本产业联盟的会员,橘警告勇介不要不择手段赚钱,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站长来到东京,安慰小萌,他提起与富贵相遇的两次经验。

  第28集

  民子向小萌报告她采访的结果:金边炭矿所以会崩坍,是因为一个叫胜造的矿工为了要求业绩,在明知有危险的前提,还带着工人入矿,胜造内疚,上吊****,但阿竹和民子续追的结果,竟发现胜造就是正吉,而春江也就是小萌的生母富贵,正吉去世时,小萌已经在母亲的肚子里有三个月了。母亲是自愿与正吉私奔的,所以小萌绝对是父母亲爱的结晶,小萌听后,高兴的伏在站长的肩上大哭。阿竹又对阿康和幸子重复一遍富贵的身世:富贵是游走戏团的当家花旦,十六岁时,矿工正吉与她一见钟情,他们的爱情不被允许,所以他俩就在大城车站私奔,小萌的养父-站长,把人偶给了富贵,二人逃到金边,各自改名胜造和春江,过了一段幸福的日子。胜造为了业绩,在明知有危险的情况下,还带着二人入矿,造成八个人死亡的悲剧。受到其它矿工的指责,正吉在家中上吊了,春江把胜造的骨灰存放到庙内后,就消失了,而封矿的原因,则民子还在调查之中。

  小萌把心中的疑团来问民子:(1)富贵连住院的钱都没有怎会在之后拿出十万元给寺庙?(2)为什么在二十七年之后才修正吉的墓。民子认为正吉的死和橘龙藏封矿的事还是有关。橘龙藏的商界仇人拿着刀来杀他,因为所用的刀和橘当年腿被刺时的刀一模一样,但又想在那女子捅完他之后,回身来拾人偶的画面。小萌去看二宫,后者说出橘的腿伤是被人报复的结果,二宫很担心勇介,因为恨她儿子的人不少。

  橘的助手石泽来告知他,富贵不久前曾来要正吉的建墓费,石泽给了她十万元做封口之用,橘命石泽必须在小萌找到富贵前找到她,并将之藏起。艺妓们为了庆祝阿彩的婚宴,又在排戏了,小萌寻母的事则无大进展。阿彩拜托小萌去问她的结婚对象是否改变心意,对方回说没变,且马上要来与阿彩在餐厅见面。小萌回到艺妓院时,发现勇介正在与光太郎做相扑的练习,因为光太郎被同学欺侮,说他是无父之人。妈妈桑劝小萌应和勇介相好。

  民子带小萌去见胜造同学的遗孀,她说出了一个秘密,金边炭矿崩塌之前,胜造和同事都听到过地鸣,他二人向橘报告这项危险的征兆,橘不以为意,事情发生后,橘声称全不知情,并把过错全推给胜造,而为橘作证的就是胜造的同事,同事因儿子生重病,橘告知只要他肯合作,就可以送他们去东京的大医院让儿子就医,生活也会无虞。

  民子决定把真相登在杂志上,总编辑害怕吃官司,不敢刊登,但在产业联盟会长的记者会上,民子还是勇敢的提出有关金边炭矿崩塌的疑点。助手来报,富贵生胃病住在医院,橘指示助手千万不能让民子或小萌和她见面。阿彩男朋友的公司,股票被勇介收购,男友心情不好,不打算与阿彩结婚了。小萌去求勇介,勇介说他在这件事上可以赚一千万的利润而加以回绝。阿彩的男友正式退婚

  第29集

  有一段时间小萌一直做着母亲刺杀橘龙藏的梦。别人送妈妈桑一个幻灯机,她说不喜欢送礼的人,就转送给小萌,以便可以放底片给光太郎看。有艺妓看到妈妈桑和勇介在一起,而勇介又是阻挠阿彩婚事的人,阿彩开始怀疑起妈妈桑。
-------------------------





  妈妈桑再劝小萌应考虑与勇介复合,阿彩联合小梅抵制妈妈桑,她们认为妈妈桑管的事太多了,太专断,妈妈桑否认,二人离去。妈妈桑回忆:幻灯机其实是勇介托她送给光太郎的,因为自己是二宫所生,无父无母的光太郎又很想要个父亲,所以很同情他。

  阿彩与小梅开溜拒绝表演,妈妈桑就亲自上场,不料正巧与爸爸桑遇个正着,爸爸桑大怒,要关掉艺妓院,众艺妓纷纷向妈妈桑道歉。妈妈桑鉴于艺妓院的前途未卜,把勇介说过的话转述给小萌听,劝小萌不要再拒绝勇介了,小萌回想过去的种种,对勇介感情又复发了。

  勇介在公开市场上收购三丸的股票,橘下令大股东都不能卖出股票。小萌来见橘,证实了之前所有的怀疑,橘说富贵已因胃病死了,叫小萌不必再找下去,小萌说如果见到生母,只会知道更多橘的恶迹,而自己并不想一辈子生活在恨中。

  小萌来请求民子停止挖掘橘的一切,民子答应。勇介带了戒指来向小萌求婚,小萌把她知道的橘如何栽赃给正吉的事都告诉勇介,并说「我的母亲曾想杀你父亲是事实,因此我不能嫁给你」。

  勇介拿了三丸会社的百分之二十的股票来卖给橘,开价为市价的一倍,因为如果橘不买,勇介可以卖给橘的敌人,橘就会被赶出三丸,橘讽刺勇介钱太好赚了吧?勇介则把父亲在金边炭矿所做的事掀出来,橘开支票给勇介。并预言会掉入地狱的人是勇界。爸爸桑向妈妈桑道歉,艺妓院可以开下去了,勇介突然和小萌没有见面,但每个月都会寄漫画书给光太郎。

  站长即将退休,小萌来信说要接他去东京住。阿竹想到旭川去开便当工厂,幸子不愿离开明日萌。但幸子一听说阿竹要请站长到便当工厂去上班,立刻改变心意。民子告知小萌,勇介和橘正在进行一项商场上的大厮杀。

  第30集

  勇介在股票市场的投资被橘龙藏彻底打败,失去一切,身败名裂。

  竹次郎到东京想向小萌求婚,却看到小萌接受勇介的求婚,竹次郎虽遗憾但很欣慰,愿资助勇介,三人恢复昔日友情。

  小萌对日高遗像祷告要再婚之事。妈妈桑替勇介找到住的地方并介绍工作给他。明日萌和鹤乃家的人都祝福小萌和勇介再次出发。橘龙藏来找勇介希望他回到三丸会社,但遭拒绝。

  小萌告诉儿子光太郎,要与勇介结婚,光太郎不高兴。

  竹次郎邀请站长退休后,一起到旭川帮忙便当生意。大家都要离开明日萌,阿康愿继续留在明日萌,不停的拍照。                  光太郎拒绝勇介作新爸爸,小萌向妈妈桑求助,妈妈桑劝她不要心急。

  下一任站长人选发表了,是以前的站务员橘刚。站长考虑退休后到旭川去,爷爷不反对。光太郎放学不回家,不知去向,大家着急。妈妈桑在餐厅开导光太郎,小萌与勇介结婚之事。了。伯爵的土地。第31集

  妈妈桑说不动光太郎接受勇介作新爸爸,小萌也很忧心。路夫带着妻女回明日萌,告诉站长是因为小萌的鼓励,才发愤努力,成家立业。

  勇介和小萌商量如何赢得光太郎的欢心,小萌也劝勇介不要心急,大家为路夫举行返乡欢迎会叙旧。路夫妻子为站长作早餐,告之路夫已在富山准备了一间专门给站长住的房子,以尽孝心。勇介带着光太郎去钓鱼,从闷闷不乐到两人和睦相处,勇介费了不少苦心。

  勇介和光太郎因钓鱼而双双落水,两人高兴相处了一整天。小萌看到光太郎改变了对勇介的态度,甚感欣慰。鹤乃家的女士们,也称赞光太郎像个长大了的男人。光太郎终于答应勇介作他的新爸爸,小萌带着光太郎回明日萌,告诉站长与勇介的婚事。

  为了目送站长完成退休前最后的工作,站长的家人都回到明日萌,知道了小萌与勇介的婚事,大家都很高兴。站长决定退休后到路夫家同住,接受路夫的孝心。站长还是和平常一样,坚持执行最后一天的工作。明日萌的亲友都聚集在车站,一起欢送站长。民子打电话告诉小萌,勇介遭到恶汉攻击而去世。小萌回东京处理勇介的后事。

  命运捉弄人,小萌好不容易看到光太郎接受了勇介作新爸爸充满了欢欣,勇介却因恶汉的攻击而去世,小萌如何面对没有勇介的日子呢,孤儿院虐待小孩的山冈老师又出现了,小萌又如何来对待他呢?

  第32集

  站长和竹次郎协助小萌办理勇介冷冷清清的葬礼,小萌体会勇介三十年的人生太孤独了,每天作恶梦。橘龙藏连勇介最后一面都不愿见,站长退回橘龙藏的奠仪,并指责他是破坏勇介幸福的人。

  妈妈桑让小萌去看电影散心,竹次郎也来安慰一起怀念勇介。橘龙藏在办公室回想站长指责他的话。橘龙藏告诉勇介母亲,要把勇介骨灰葬在橘家墓地,母亲拒绝了。站长想在东京租房子与小萌同住,小萌决定靠自己再站起来,请站长不必来东京。小萌带着勇介的骨灰再次回到明日萌属于两人永远的山丘,将昔日的回忆存封起来,重新出发,走向新的人生。

  旅馆老板娘告诉小萌,愿继续留在明日萌经营旅馆以连结大家感情。小萌在车站遇到昔日孤儿院害死好朋友的山冈,老师。小萌告诉老板娘和竹次郎,小时候孤儿院老师虐待小孩悲惨的事,所以拒绝与跪在门口的山冈见面。竹次郎劝告小萌接受山冈老师的道歉。

  小萌想起小时候在孤儿院山冈老师虐待小孩,害死好朋友的事,忿忿不平,他会接受竹次郎劝告,原谅山冈老师吗?小萌日后怎样生活?

  第33集

  勇介去世当天寄了一封信给站长,表示愿与小萌共度一生,与光太郎一起过幸福的日子,可惜已天人永隔,无法复生。十七年后,小萌再度前往孤儿院,孩子们已经有了笑容和笑声,知道山冈老师受很多痛苦也悔改了,小萌也原谅山冈老师。

  小萌回来告诉竹次郎原谅了山冈,小萌总算以新的心情,重新出发了。妈妈桑送给光太郎很多牛奶糖,以换取棒球卡片,使光太郎吃了太多牛奶糖,以致于没有食欲。妈妈桑借了一部录音机,阿彩说了妈妈桑的坏话,被录下来,大家都很惊奇。

  山冈写信邀请小萌到孤儿院工作,她告诉妈妈桑决定去孤儿院,妈妈桑也鼓励她。放烟火时艺妓们放假送别小萌,大家依依不舍,妈妈桑送给光太郎珍贵的棒球卡要他好好打球。

  日子过了三年,光太郎十岁与孤儿院小朋友一起每天都很充实。小萌在孤儿院过着幸福平凡的日子,光太郎很受同学饭子的照顾,又送羽毛护身符给他,大彻却很不满意。大彻常和光太郎打架,也不喜欢小萌老师,小萌求教于山冈,山冈说大彻是把小萌当作母亲看的关系才会这样。竹次郎来信告诉小萌决定要结婚了。光太郎邀请饭子一起看幻灯片,饭子希望同学也能一起看。饭子要大彻一起看幻灯片,大彻嫉妒光太郎,一言不和两人又大打出手。竹次郎带着志乃来看小萌说两人要结婚的事。
-------------------------





  大彻因为嫉妒光太郎有妈妈在身边,常常与光太郎发生冲突,小萌和山冈老师怎样去化解大彻的心结呢?小萌生母到现在都还没有消息,小萌思母心切,她如何从橘龙藏那里打听生母,身在何方呢?

  第34集

  光太郎已会处理感情的事,大家都很高兴。竹次郎邀请小萌参加自己的婚礼。饭子生母因再婚的丈夫愿意扶养她,决定随生母一起生活,她被生母带走那一天,光太郎把护身符羽毛送还她,大彻却扑在小萌老师怀里大哭一场。橘龙藏突然出现在小萌面前,失去了昔日光采,像个孤独老人,告诉小萌,勇介母亲安祥去世的消息。小萌告诉橘龙藏,勇介和她都已不再憎恨他了,他告诉小萌,生母富贵住在他的别墅里,想见小萌一面。

  小萌到明日萌参加竹次郎的婚礼,志乃却不满竹次郎的生活习惯,不愿与竹次郎结婚,大家忧心忡忡,最后还是小萌劝说,志乃的幸福才没有逃走。

  大家知道小萌要去见自己的亲生母亲,都很高兴。

  小萌到橘龙藏的别墅见到了生母富贵,母女相见分外感伤。生母告诉小萌,怀孕、生女、欠债,遗弃小萌****获救,回明日萌见小萌被收养的经过。遗弃小萌十年后,生母富贵又去见站长,怕造成困扰,所以又离开了。

  小萌告诉民子面见生母,因生母身体不好,将不久于人世,决定陪她再度到北海道。到了生母的故乡青森时,生母已支持不了,躺在床上无法起身,小萌还是鼓励生母振作等身体好一点再出发。

  小萌的生母将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段路程,她将会如何与小萌度过这段日子呢?明日萌车站也将走入历史,明日萌的老百姓会怎样面对这个问题呢?么样靠自己重新出发,寻找幸福,走向新的人生呢?

  第35集

  小萌打电话告诉站长,第一次听到母亲弹三弦琴,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母亲终于在青森咽下最后一口气。

  光太郎觉得应该有不同的人生规画,所以想去东京考大学,不去国铁工作,与小萌意见不同。小萌后来赞成光太郎考大学,并向站长报告,站长有点失望。竹次郎来孤儿院扮圣诞老人,娱乐小朋友。明日萌车站要关闭了,新的一年来临,光太郎到东京上大学。车站废止的前一天,大家聚在一起,但站长却未被邀请参加隔天的典礼而引起骚动,结果大家都拒绝参加。

  小萌到车站回忆这是她人生出发点的地方,竹次郎也到车站找小萌。

  废站当晚,大家聚在中村旅馆宴会,国会议员因偷偷参加白天典礼被大家骂了一顿。最后一班车到站了,站长也回到明日萌,赶上大家举行的告别宴会,然后一起去向车站告别,感谢明日萌车站。

  十二年后,站长过世,享年八十二岁,明日萌的好友也几乎凋谢光了。孤儿院关闭,土地捐给政府,民子准备替小萌写传记。小萌在光太郎家含饴弄孙。光太郎在建设公司上班,跟光太郎一家生活的小萌,总觉得没有自己的地方,热情熄灭了。

  小萌想要跟上时代潮流,但住在光太郎家总觉得没有自己的地方,小萌年纪大了,还有什么壮志没完成呢?

  竹次郎与儿子也有代沟,搬到老人院,他的生活如何呢?

  第36集

  小萌与光太郎两代之间,观念不同,产生代沟。竹次郎来访小萌,住进附近老人院,可以常来小萌家,但光太郎的太太由美子却不欢迎。小萌与竹次郎去买便当,碰到伙计的小孩烫伤,竹次郎帮忙送医,小萌留在便当店帮了大忙。大策的医院预约了小萌作健康检查,大策说小萌永远在忙着工作。便当店召募员工,小萌应征,小孩被烫伤的母亲,误会她抢了工作。竹次郎也成了便当店的顾问,成功的使便当大卖起来。

  光太郎的邻居及上司都误会光太郎不孝,造成夫妻两人困扰。光太郎找大策商量,劝小萌不要工作,大策不赞同。小萌搬出光太郎家,有史以来自己一个人住公寓。光太郎来劝小萌,她说能健康的工作就是幸福。竹次郎在路上捡到以前在便当店被烫伤的两个小孩,托小萌照顾。小萌了解两个小孩子的母亲为了生活,晚上在酒廊工作,鼓励小孩母亲要靠支持自己的人,一起工作、生活,才不会觉得痛苦。

  竹次郎带来三个醋性大发的女朋友见小萌,让小萌说明竹次郎是个像哥哥一样的人,而不是男朋友。小萌的孙女小瑶不愿意去考私立小学,一个人偷跑出来找小萌。小瑶被爸爸带回去考试,说出祖母在便当店工作。两个孩子的母亲,因为在晚上工作,不合孩子进托儿所的条件。小萌找民子商量托儿所的事。光太郎的太太由美子来找小萌,小萌告诉她,孙女不愿意去考试。

  第37集

  大笨告诉光太郎,小萌的肝机能还需进一步检查,光太郎到便当店劝小萌赶快到医院。小萌白天、晚上都要工作及照顾小孩,终于累倒了。竹次郎到医院安慰小萌,真理回便当店工作,两个孩子送到老人院有人帮忙照顾。小瑶也到老人院有人帮忙照顾。民子来告诉小萌,橘龙藏住在同一家医院,小萌去感谢橘龙藏让她见到生母,橘龙藏已无意识了。小萌出院后不久,橘龙藏去世。小萌有了这么多的遗产,光太郎的妻子已开始动脑筋要买房子。民子劝小萌接受遗产,实现自己梦想,竹次郎也是这种想法。

  小萌告诉竹次郎要接受遗产,买地盖托儿所。小萌参加小瑶生日,告诉光太郎夫妇,要盖托儿所帮助在工作无法照顾小孩的母亲们。小萌积极筹设托儿所,并取名为铃兰托儿所。光太郎抱怨小萌没有照顾自己家人,是大家的妈妈,大策告诉光太郎小萌没有多少时间了。

  光太郎的妻子由美子,想要贷款买房子,光太郎没理睬。小萌的托儿所想请光太郎的公司来盖。光太郎取消了买房子的订金,由美子带小瑶离家出走。小瑶想念祖母,画了一张卡片给小萌。光太郎的公司决定共襄盛举,协助小萌盖托儿所。小萌到光太郎家给小瑶礼物,却发现家里乱七八糟,才知道由美子离家出走了。

  第38集

  小萌收到许多贺年卡,竹次郎、大策、光太郎也都到小萌家聚餐。大策和光太郎对小萌的病情,有点忧心。光太郎的公司积极筹建铃兰托儿所,当地居民有人反弹,其中有位居民坚决反对。

  光太郎因母亲身体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投入工作,用钱协调居民,但还是遭到反对,母亲也不谅解。

  小萌终于知道肝脏长了肿瘤,情况不乐观,小萌对生存抱有希望,不放弃志业。小萌内心不安,想起当年大风雪时,从孤儿院冒死逃生,更坚定意志。大家都不知道小萌跑到那里去,光太郎告诉竹次郎小萌的病情,竹次郎希望小萌有奇迹。
-------------------------





  小萌从富山站长的墓那里回来,告诉光太郎,仍要继续盖托儿所,希望光太郎接回由美子,由美子决定也一起加入陪小萌走完最后一段路。小萌到便当店辞去工作,便当店员工送给她一件披风作礼物。反对盖托儿所的居民,拒绝与小萌沟通。小萌拜托民子,万一力不从心时,一定要帮忙把托儿所盖好。小萌住进医院,真理带来居民,把希望盖托儿所的志愿书送给小萌。托儿所完工预定图完成了,由美子到小萌家向她道歉,小萌觉得很幸福,希望由美子好好照顾光太郎。托儿所协调说明会,反对最激烈的居民也来参加。说明会上小萌把筹建的原由告诉大家,希望盖一所和地区兼容的托儿所,有温暖的地方,让大家都可以来玩的场所。

  小萌虽然遇到重重困难,但信心坚定,亲友们都一起协助她解决问题,陪她走完人生最后幸福的路程.

  第39集

  由于小萌诚恳的说明,协调会终于化解疑虑,连反对最激烈的居民,也交给小萌同意书,托儿所开始盖了。虽然进进出出医院,小萌还是为病童说连环图画故事,病童都很高兴。小萌做了一个梦,站长要她回明日萌。托儿所终于盖好了,实现了小萌的梦想。小萌身体日渐衰弱,光太郎准备辞去工作,经营托儿所,由美子也想在托儿所作事。

  圣诞节大家聚在一起,光太郎夫妻俩把决定参加托儿所工作的事,作为礼物送给小萌,她再次觉得好幸福。一家人和竹次郎陪着小萌一起回明日萌,到深川时,小萌带着小遥两人坐车直奔明日萌。竹次郎和光太郎夫妻担心小萌,也急着追赶去明日萌。小萌到了明日萌车站,又回想昔日欢乐时光,与今日冷清,不胜感怀。

  小萌坐在生母遗弃她的椅子上去世,小遥陪着她。竹次郎和光太郎赶到时,已无法与小萌见最后一面。小遥长大后,在明日萌车站开了一家咖啡店,是由阿康出钱投资的,可惜生意不好。照相馆阿康一百岁,还健在,仍在工作照相,但是没有客人。小萌的梦想实现,盖好了托儿所,造福地方,她选择回到明日萌车站,怀念的地方去世。她的孙女小遥长大后,也回到明日萌车站,开了一家咖啡店,明日萌的后代,如何一起经营前人留下来的地方呢?

  第40集

  小遥在阿康家借宿,帮忙准备三餐。民子来访小遥,送给她小萌传记,鼓励她,无名小卒也有道不尽的人生。民子带回小遥过得很好的讯息给光太郎。小萌的传记,使当地人议论纷纷,也使得咖啡店生意越来越好。阿康的照相馆有了生意,小遥也协助阿康照相。

  小遥发现有人在咖啡店睡觉,原来是竹次郎的孙子健太,阿康的孙子达郎来告诉小遥,传记销路很好,使得明日萌车站恢复昔日朝气。健太到咖啡店内烤鱼,达郎骂他跟竹次郎一样少一根筋,要振作一点。有记者访问小遥,小遥上了电视,很多人拿传记未让小遥签名。

  国会议员的孙子岩拓写了复兴明日萌温泉计画,再现明日萌。健太为寻找自己活着的见证来到车站,小遥受到影响,也要继承小萌遗志,使明日萌复兴起来。明日萌的年轻人为复兴之事,有不同意见。

  阿康鼓励小遥为明日萌继续努力,小遥呼吁年轻人同心协力,使家人和子孙与车站连结在一起,让火车再经过这里。一声汽笛声引起年轻人共同的幻觉,就好象从他们未来跨越时空前来的希望,以惊人的气势向他们急驶而来,小萌向他们微笑鼓励,使明日萌再重现。
-------------------------

来源:
http://www.jqshow.com/juqing/3980.html

<<上一页    返回类目    下一页>>

最新查看

最新评分

最近文章

设为今日头条
推荐到首页显示
文章操作>>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