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最新评论

康熙秘史分集剧情介绍

发布日期:2011-04-09  2011-04-09日文章 2011年精华 2011年04月精华
剧情,分集,介绍,康熙的更多内容
废墟生存法则1:莫造业,造业遭雷劈  最新雷劈死名单
推荐:游客康熙秘史分集剧情介绍
第一
  清康熙八年。首席辅政大臣索尼病逝,临死上书孝庄太皇太后,交代身后之事,恐日后辅臣纷争扰乱朝纲,孝庄深以为是心中颇为忧虑。
  康熙欲见安亲王岳乐,岳乐闭门不见客,康熙不作声张,和曹寅一道翻墙而入,巧遇青格儿,误会而发生冲突。纳兰性德想英雄救美,竟与康熙斗起跤来,幸而岳乐及时赶到,大家才知康熙身份,康熙也了解到青格儿是鳌拜的女儿,真是“不打不相识”。青格任性胡闹,被曹寅下令逐出了王府,纳兰性德也因冲撞皇上被扣了下来。纳兰性德母亲桂夫人听说此事大惊失色,欲入宫向太皇太后求情。康熙与岳乐交心畅谈,说出自己再也不要做儿皇帝一定要及早亲政的决心,岳乐一惊。
  鳌拜弟弟穆里玛带着众武将怂恿鳌拜争夺首辅,被鳌拜喝斥。

第二集
  孝庄斥责康熙行事莽撞,并当场令纳兰性德入宫做康熙的伴读,康熙很是惊愕。纳兰性德与曹寅惺惺相惜,但康熙仍对纳兰性德耿耿于怀,他警告纳兰性德不会给他第二次机会了。曹寅到孝庄那儿汇报康熙的一举一动,心中觉得愧对皇上。端敏格格听到曹寅与孝庄的对话,以此为“要胁”戏耍曹寅。孝庄暗自祭奠多尔衮,备说心中隐忧,中盘算着苏克萨哈、遏必隆和鳌拜的优缺点。这时,鳌拜求见。
  鳌拜是来请罪的,他跪候孝庄。苏墨尔劝他也不起身。孝庄与鳌拜谈及首辅人选及前朝多尔衮旧事,语带机锋。
  青格儿和端敏去皇后处,结果再次和康熙发生激烈冲突。
  纳兰性德与惠儿备说相思之情柔肠百转,但惠儿是被父母送来进京选秀的,明珠告诫纳兰性德,纳兰性德极为愤忿,并称不愿做皇上的伴读。

第三集
  苏克萨哈和遏必隆来见鳌拜,苏克萨哈称推举鳌拜做首辅,但鳌拜力陈太皇太后欲令三辅臣轮流主持朝务,二人其实是在算计鳌拜。
  惠儿得知自己是被送来参加选秀的,她态度决绝宁死不愿进宫,纳兰性德称要入宫求康熙,二人决定共同进退情定终生。
  端敏对青格儿说,其实康熙心里很喜欢她,但青格儿却心仪纳兰性德。苏克萨哈乔装深夜求见岳乐,想和他联手对付鳌拜取消辅臣制度归政于皇上,但岳乐拒绝。
  纳兰性德第一天入宫当差,明珠再三叮嘱让他小心谨慎。康熙看了纳兰性德的文章也极为欣赏,令其为顺治起草神功圣德碑碑文。苏克萨哈面见康熙奏请取消辅臣还政于君,康熙极为兴奋。

第四集
  纳兰性德回到家中发现惠儿已离去,忙去追赶,他要带惠儿进宫。但是进宫之后,惠儿不识皇上一又激怒了康熙。
  慈宁宫里,孝庄召集三辅臣商议轮流做首辅的事。青格儿巧遇福全。
  孝庄欲搓合福全和青格儿二人,但青格儿说她倾心于纳兰性德,孝庄也不好勉强。
  青格儿当着众人的面勇敢地向纳兰性德表白爱意,但纳兰性德嗫嚅着难以答应又无法断然拒绝,这样他一下子伤害了惠儿和青格儿两个姑娘。康熙问惠儿是否愿意留在宫中,惠儿考虑再三还是说心中只有纳兰性德,康熙大怒将二人赶了出去。
  明珠听说纳兰性德为皇上撰写碑文,觉得事体重大肯定会引乱朝局,甚至会危及皇上的地位。纳兰性德这才觉得康熙是以他为知已,决心去规劝皇上。

第五集
  康熙与青格儿在马场骑马,皇后看见妒火中烧,假装病重让康熙来看她。纳兰性德入宫求见康熙,巧遇青格儿,纳兰性德极为尴尬
  青格儿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抱住了纳兰性德,她居然说不要名份也要和纳兰性德在一起,纳兰性德虽十分感动但也不忍心伤害她。青格儿决绝地表示如不能和他在一起,她就要在闺房终老一生。
  太医为皇后诊脉,康熙这才知道皇后是在装病骗他,他勃然大怒。皇后苦求康熙,正在这时,纳兰性德闯宫求见,皇后认为纳兰性德私闯内宫,康熙情急之下说出自己的确喜欢青格儿,但青格儿却喜欢纳兰性德。皇后大惊,派人去查纳兰性德的底细。
  纳兰性德劝康熙谨慎从事,康熙带纳兰性德去奉先殿拜祭先祖遗像诉说心中志向,纳兰性德深为感动。
  青格儿欲出宫回家,福全送给青格儿一辆装饰着鲜花的马车,并亲自护送青格儿回府。
  苏克萨哈求见康熙,称已联络好诸位****,明日早朝要上一道奏本向鳌拜发难恭请皇上亲政,曹寅在外面听的真切不禁隐隐耽忧。
  孝庄找来曹寅问康熙的动向,但曹寅有感于君恩隐瞒了此事。

第六集
  孝庄亲自问康熙与苏克萨哈的事,康熙用言语搪塞。恰巧福全进来,孝庄说及福全与青格儿的婚事,康熙大惊,讥讽福全,孝庄斥责康熙。
  曹寅知道事体重大急忙去问计于纳兰性德,二人共商对策。明珠偷听到二人讲话,他将纳兰性德骗出锁在屋里并称这是为了保全整个家族命运。而后,他下逐客令请出曹寅。
  深夜,明珠令纳兰性德去田庄带惠儿回辽东老家避难,纳兰性德虽不情愿,但架不住父母苦口婆心的规劝和晓之利害,只得同意。
  青格儿闭门不出不吃不喝,鳌拜心疼女儿去劝慰她,青格儿向父亲诉说衷肠,鳌拜称纳兰性德家世不好配不上她,但青格儿态度决绝并称父亲只知打仗杀人却从不知道什么是爱,此言一出鳌拜大怒,青格儿极为惊愕。
  班布尔善求见鳌拜。班布尔善知道青格儿的身世令鳌拜大惊,班布尔善欲与螯拜联手****,但遭到鳌拜的拒绝。
  鳌拜回想起十八年前平定江南的一场恶战,明将沈钧力战****,遗下妻女,沈妻肖宛服毒****,死在鳌拜的怀里。于是,鳌拜悉心抚养她的遗孤,而这个女孩便是现在的青格儿!
  班布尔善向鳌拜透露了苏克萨哈的阴谋,鳌拜情急之下要去面见太皇太后,但班布尔善劝阻了他……

第七集
  青格儿去求鳌拜说她不想嫁给福全,鳌拜答应下来。孝庄与康熙促膝夜谈,称有意让鳌拜为首辅,但康熙不喜欢鳌拜,一门心思想着亲政。
  班布尔善乔装会见岳乐,称已说服鳌拜明日搬掉苏克萨哈,岳乐大喜。纳兰性德去山庄本欲带惠儿远走高飞,但想到康熙待他如知己,于是考虑再三决定改变主意回去侍奉皇上。
  鳌拜向青格儿说出自己的两难处境,青格儿劝他因势利导再做决断,鳌拜本来还约见几名朝廷大员商议此事,但听了青格儿的劝说后就不再见他们了。曹寅权衡再三,向太皇太后讲明实情,孝庄深以曹寅忠心可嘉。
  纳兰性德决定和皇上共同进退,他和曹寅一起被封为御前侍卫。
  早朝之上,苏克萨哈表奏皇上应该亲政。群臣一时不语,康熙询问鳌拜,鳌拜以沉默对抗康熙。
  苏克萨哈突然发话,以圈地之事向鳌拜发难,鳌拜据理力争。
-------------------------




  与此同时,惠儿进宫开始选秀。

第八集
  大殿屏封后面,纳兰性德和曹寅都在担忧康熙的处境,青格儿从太监手中夺去茶盘去给康熙献茶!青格儿悄声说让康熙逼问遏必隆,在康熙一连串的逼问下,遏必隆只得同意皇上亲政,好几名大臣附议,康熙问鳌拜,鳌拜称要看太皇太后的意思,双方争执不下时,孝庄及时出现。苏克萨哈趁机说鳌拜冒犯皇上罪不容诛,双方已经剑拔弩张。
选秀现场,皇后暗下决心,选中惠儿。
  一番较量之后,康熙败下阵来,孝庄言道皇上亲政之事暂且搁置,又令鳌拜为首辅委以重任,鳌拜感激涕零。康熙并没有灰心,令纳兰性德当众诵读圣德碑碑文,以试群臣反应
  碑文念完群情激昂,康熙大怒但孝庄却令散朝,康熙也无可奈何。
  惠儿执意不听劝,竟头撞宫柱****,幸而伤得不重,皇后有些同情她,但是,当皇后再次看到康熙和青格儿在一起时,她便决意留下惠儿,以便以后和青格儿争宠。
  康熙想让青格儿在宫中陪伴他几天,并对她说自己心中只有青格儿一人,但青格儿却说自己已经指给福全了,康熙极为失落。

第九集
  曹寅挨打,康熙求情也无济于事,孝庄令康熙去祖宗灵前思过,并将纳兰性德交刑部议罪,康熙与孝庄祖孙俩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皇后带惠儿来见太皇太后,纳兰性德看见惠儿极为震惊,皇上求太皇太后放过惠儿,惠儿也称不愿进宫,孝庄极为生气,认为此事有悖祖制,更何况选秀之前私议婚嫁是大罪会牵连到家人,惠儿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只得同意进宫服侍皇上。
  纳兰性德要冒险带走惠儿,但被惠儿拒绝。
  康熙来看望曹寅和纳兰性德放声大哭,并称太皇太后旨意还要他去鳌拜府登门道歉,康熙觉得是奇耻大辱。但纳兰性德劝他以退为进不妨一去。谈及惠儿的事,康熙称木已成舟无可挽回以后会善待于她,纳兰性德艰难地点了点头。

第十集
  鳌拜觉得心力交瘁,和青格儿诉说满腹心事,并说他极欣赏纳兰性德的胆识和才华,这时,班布尔善又来求见。班布尔善巧舌如簧,称太皇太后欲以福全取代康熙,并称苏克萨哈在罗织他的罪名,趁机激怒鳌拜。
  此时,来登门道歉的康熙在纳兰性德的陪同下已来到鳌府大门。
  康熙与纳兰微服来到鳌拜府,与门吏发生冲突,纳兰受伤和康熙一道被家丁拿下关进柴房。
  柴房中,康熙和纳兰推心置腹。
  鳌拜装病,青格儿引康熙﹑纳兰进内室探望,为早朝之事向鳌拜道歉。

第十一集
  孝庄夸赞康熙处事有长进,但说他不该责怪福全。康熙又谈及惠儿之事,孝庄很不高兴,要康熙分清尊卑。
  鳌拜和青格儿饮酒谈心,他说此次康熙是以德报怨,目的只有两个,一是亲政,一是纳青格儿为妃,但这两件事鳌拜都无法答应。相反,鳌拜觉得福全处变不惊是可以依托的人,但青格儿还是不同意。
  康熙在惠儿处饮酒畅谈,备说心中的苦闷与屈辱,惠儿也有几分动情。
  纳兰执意要带走惠儿,曹寅苦劝未果。惠儿以为康熙熟睡,在御榻前叩拜之后悄然离去,康熙却睁开双眼目送惠儿的背影……
  深夜,纳喇惠儿和纳兰性德在储秀宫偷偷见面,一直暗中关注惠儿的康熙满怀妒火躲在暗中窥视。纳兰与惠儿抱头痛哭,纳兰知道这次见面是康熙默许的,而他为此次见面付出代价就是自己的生命
  纳兰在会面之后俯首就缚,曹寅告诉他,行刑日就在明天。
  这时,有太监把此事告诉了皇后,皇后大为愤慨。

第十二集
  曹寅押着纳兰走向宗人府,纳兰求曹寅让他到家门前告个别。曹寅默许。纳兰跪在家门口,向着门里磕了三个响头,众人都是泪流满面,侍卫蒙上纳兰的双眼……
  青格儿和端敏逼迫曹寅放了纳兰,曹寅拗不过只得答应。
  当纳兰睁开双眼时,惊奇的发现自己竟然身在青格儿的闺房之中!青格儿告诉纳兰,救他就是救自己,而曹寅已经向端敏格格复命去了。
  惠儿被康熙的大度和志向所打动,康熙再次将惠儿揽在怀里……
  曹寅在端敏的闺房之中不知所措,端敏向曹寅表白爱意,吓得曹寅赶紧跪在地上,可是端敏也跟着跪在曹寅的对面,弄的曹寅哭笑不得。
  青格儿为了拯救心爱的人,不惜向鳌拜说明一切。
  端敏向曹寅表白爱意,曹寅虽然不敢接受,但是也心生涟漪,二人相互依偎直到天亮。

第十三集
  康熙得知曹寅并没有将纳兰送交宗人府,怒气冲冲,正巧青格儿进宫求康熙饶过纳兰,康熙正在气头上,不肯见她,青格儿跪在甬路上不起。康熙在朝会上由着性子和鳌拜对着吵起来,鳌拜坚持不退步,搞得群臣都下不来台。
  太皇太后对青格儿的举动不悦,命端敏劝劝。但是倔强的青格儿死也不肯起。
  赫舍里深觉青格儿会是一个大的威胁,怂恿二阿哥福全快快迎娶青格儿,以免夜长梦多。
  青格儿依旧跪在原地。
  太皇太后对自己指定的福全与青格儿的事还是坚定支持,她见端敏劝不动青格儿,又命福全出面,对她来说,这是一步棋,对康熙也是一个警醒。
  康熙在朝堂上坚持不退朝,鳌拜自己去见太皇太后,太皇太后早已明白这些事的前后因果,不谈这些恼人的事,只是和鳌拜讲些闲话。
  班布尔善劝鳌拜及时稳定朝局,刻不容缓。

第十四集
  这时,康熙出现在青格儿的面前,康熙告诉青格儿,只要纳兰肯娶她,就饶恕纳兰!
  太皇太后和鳌拜得知消息,大惊,不过她认为,再乱上添乱,也许倒可以解决问题,太皇太后命鳌拜如此这般,鳌拜火速赶回府……
  鳌拜进门宣布太皇太后的旨意,解除福全和青格儿的婚约,升纳兰为二等侍卫,没想到纳兰不肯为了求生娶青格儿,反而求死,青格儿请求单独劝说纳兰……
  青格儿更换了一套素色衣衫,表示她决不会嫁给自己不喜欢的男人,要与纳兰生不同眠死同**!
  康熙感叹:福全是痴子,纳兰是疯子,而自己不过是个傻子。一向温良的福全竟然直指康熙的错处,把康熙说得哑口无言。鳌拜请康熙圣裁此事,
  康熙宣布,赦免纳兰性德!青格儿与福全的婚事也暂且作罢,今后的路由青格儿自己选择
  可是纳兰依旧不依不饶,他求死之心已定,坚持以不废法度的理由要求康熙处死自己!

第十五集
  鳌拜为了整顿政坛,决心动用尚方宝剑,清除反对势力,太皇太后要他谨慎行事。
  康熙以赏月赋诗为名,再次安排惠儿与纳兰见面,两人无语凝噎。康熙希望一次是他们最后一次的话别,惠儿答应康熙,今后将尽心尽意侍奉他,康熙希望纳兰能做一个辅佐千古明君的千古能臣!
-------------------------




  朝会上,苏纳海、朱昌祚、王登联由于受到康熙的暗示,联名上折子弹劾鳌拜!鳌拜一声令下,拿下苏纳海、朱昌祚、王登联三人。众臣在太皇太后面前各抒己见,毕竟鳌拜势大,加上太皇太后的支持,三人定下死罪!
  苏纳海等人被杀,纳兰性德亲自目送他们上刑场,内心极为痛苦。

第十六集
  太皇太后问鳌拜为什么一定要杀苏纳海等人,鳌拜说他们不该做苏克萨哈的马前卒,太皇太后表示理解。
走投无路的苏克萨哈问岳乐接下来如何是好?岳乐指出他已得罪太皇太后,不如以退为进,主动请辞,苏克萨哈不知是计,答应了。
  苏克萨哈向康熙递上辞官守卫先帝陵墓的折子,康熙极力挽留,鳌拜却已有了杀苏克萨哈之心,他要铲除这个异己,不过,这个异己不是自己的异己,而是朝廷的异己,是大清江山的异己!
  鳌拜命弟弟穆里玛调西山大营的兵马进京,预备对苏克萨哈下手!

第十七集
  青格儿深为父亲的处境担忧,她劝父亲现在就归政皇上,以免惹下杀身大祸,鳌拜心有所动。青格儿来见纳兰,称鳌拜已经答应放了苏克萨哈还政于康熙。康熙知道后信以为真。
  穆里玛通知鳌拜,岳乐已经密约八旗****进京,情势对鳌拜极为不利!穆里玛建议哥哥,干脆杀掉苏克萨哈,然后换一个皇上,否则自家性命难保。鳌拜训斥了穆里玛,但是该怎样做,他也很为难。
  鳌拜将苏克萨哈的家人全抓了起来,他要用苏克萨哈这块砖敲山震虎!
  在此关键时刻,索额图秘见赫舍里,告诉她一定要作出宽仁大度的样子,笼络皇上的心,然后,就可以借机进言……
  穆里玛秘密调兵进京,预备对付八旗铁帽子王,鳌拜闻知大怒,穆里玛以全家老小的性命劝导大哥,不是所有人都肯为了皇上去牺牲自己的。鳌拜决定,如果拦不住八旗****,立刻处决苏克萨哈!

第十八集
  穆里玛没有听哥哥的话,他还想通过青格儿劝说哥哥换掉皇帝,保住一家人的性命。遭到青格儿拒绝。其实鳌拜明白,皇上亲政,自己会性命不保,因为他今天看到了眼中的杀气,可是,为了大清的江山,他不能这么做,因为,康熙将会是一位千古明君!
  索额图为康熙海选出二十名英姿飒爽的布库少年,明里是做游戏的伴儿,其实是一队贴身侍卫,预备着对鳌拜下手!
  太皇太后质问鳌拜穆里玛私自调兵的事,鳌拜表明忠心,为了自保,他向太皇太后提出辞官,归政给康熙,因为苏克萨哈已除,料无大碍。太皇太后不允。
  鳌拜得知穆里玛没听将令,很生气,再下手谕,穆里玛已经受到班布尔善的蛊惑,下决心利用手中的兵权逼宫!
  八旗铁帽子王已在山海关外,鳌拜决定亲自去劝说他们。

第十九集
  岳乐和班布尔善希望一方面利用鳌拜废掉康熙,另一方面再借八旗旗主除掉鳌拜。班布尔善又找到二阿哥福全,鼓动他到时出山,福全一听急了,他不能背逆皇阿玛,背逆爱新觉罗家的传位规矩,福全绝不做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小人!
  可是班布尔善借用青格儿的事巧妙的打动福全的心,劝他为了大清江山,为了百姓安定,为了心爱的青格儿,机不可失!福全无语。
端敏来看望福全,发现承受不住沉重压力的福全醉酒大闹!在端敏的追问下,福全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端敏将这件事禀报太皇太后,太皇太后处变不惊。这时,探员送来两份急报,一是鳌拜已然到了山海关内八旗旗主们下榻的驿馆,正在逐一劝说他们返回盛京,探员们在那里还发现了岳乐派去的特使!另外,奉调进京的兵马没有返回驻地!
  太皇太后问福全,是否想做皇上,福全表示决不做这个皇上,不过他的心愿是娶回心爱的青格儿,太皇太后含笑应允。福全担忧地问太皇太后,鳌拜兵马进京如何应付,太皇太后微笑不语……

第二十集
  鳌拜强行劝退八旗****,火速赶回京城,得知穆里玛的大军已经在京北四十里安营,大惊,急召穆里玛,穆里玛已经躲着他出城去了!鳌拜手书一个折子,要青格儿进宫交给太皇太后,自己赶到城外要力退穆里玛之兵!
  太皇太后看到鳌拜的折子,将青格儿留在了宫中。原来,鳌拜在折子中说,现在大势压人,唯有牺牲自己,由太皇太后携皇上出面,置鳌拜于死罪才能重立皇威,力保皇位不至旁落。他唯一的遗愿就是求太皇太后善待可怜的青格儿……
  宫中,端敏质问青格儿,为什么他阿玛鳌拜要这么对待皇上?为什么鳌拜要把局势搞成现在这个样子?青格儿无言以对。端敏告诉青格儿,康熙整天沉迷于步库游戏,心念俱灰,青格儿心里一动……
  鳌拜赶到军营,穆里玛不肯退兵,他将佩刀扔到鳌拜脚下,除非亲哥哥鳌拜杀了自己!这时,跟随鳌拜出生入死多年的将士们齐齐跪在他脚下。鳌拜犹豫着。班布尔善又出现了……

第二十一集
  鳌拜不慌不忙,一一打倒,随后,鳌拜打倒索额图,踢翻纳兰,推开曹寅,一直闯到康熙面前!他问康熙,他一生功过,就换来这样的结局?!康熙虽慌张但是镇定的回答,一定要将奸贼拿下!鳌拜说了声“好”,取下顶戴,放弃抵抗。康熙如释重负,不过他明白,是鳌拜自己将自己投入罗网,他只有做一个好皇帝,才能对得起列祖列宗,对得起鳌拜……
  青格儿带着太皇太后赶来,康熙领着太皇太后来到关押鳌拜之处,太皇太后把鳌拜早上给她的折子交给康熙,告诉他,他的对头不是鳌拜,而是岳乐!正是因为岳乐老奸巨猾,觊觎皇位,才逐步导致现在的局面!鳌拜将自己去关外见八旗****的事情告诉康熙,指出正是岳乐串通八旗旗主来京,妄图利用鳌拜和皇上的间隙恢复前朝八王议政的旧制,倘若得逞,即使岳乐篡位不成,康熙也永无出头之日!
  康熙终于醒悟,悔恨不已,准备礼送鳌拜出宫,鳌拜力阻!他告诉康熙,为今之计,只有牺牲他的名誉,地位,以至于性命,诏告天下,权臣服诛,乱党网尽,朝纲重整,皇帝亲政!只是,从此以后,自己将变成目无君王图谋不轨的佞臣了。众人潸然泪下……
  班布尔善偷偷溜走,劝福全兵谏,将福全挟骗出城,预备利用他的影响说反城外鳌拜的兵马。将官们见到福全,信以为真!
  得知班布尔善的去向,众人不知所措,鳌拜料知班布尔善的能量,给康熙一个对策,那就是:由青格儿出面,劝阻自己的将官!纳兰来劝青格儿,备说个中原委,青格儿终于答应。

第二十二集
  岳乐在府中得意的静候佳音。
  班布尔善率领数万兵马拔寨启程,这时,对面一辆车轿急驶而来,青格儿及时赶到,班布尔善竟要****手准备射死青格儿,形势一触即发!
-------------------------




  青格儿劝阻福全,班布尔善竟下令射杀青格儿,纳兰性德冲上前来,替她挡了一箭!
  福全大怒,将班布尔善抓了起来。班布尔善巧舌如簧,他说出青格儿是汉将沈钧的女儿,并煽动将士挟持福全起兵攻城,将士们鼓噪起来。青格儿和纳兰性德告诉福全这一切都是岳乐的阴谋,福全却认为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康熙召集王公大臣会议,商议给鳌拜定罪化解兵变的事,岳乐诡计多端,表示愿出城劝解,但是康熙却说撤掉守城官兵,一切后果由他自己承担。太皇太后十分高兴,认为爱新觉罗家族又出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福全带兵来到城门前,却发现没有兵马守卫,不仅十分纳闷。这时,苏墨尔坐着太皇太后的车驾前来,奉劝福全退兵,不然先将这车驾打碎才能进城。福全不禁犹豫起来,但是将士仍然要进城。康熙命令宫门打开,直接面对福全。福全扔下刀跪在康熙面前,称若不是太皇太后和青格儿,他是绝不会罢手的。但康熙却说,只要你放下刀就还是我的哥哥。
  岳乐失算但心中仍然不服。

第二十三集
  原来,青格儿指来找证明自己身世的信物,她看到十八年前亲生母亲留给她的信,竟昏了过去。康熙忙将她接住。
  惠儿有了身孕,宁嬷嬷将此事告诉索额图,索额图心生一计,要她将纳兰受重伤的事告诉惠儿,以扰乱她的心绪,从而对皇后有利。
  惠儿得知纳兰病重忧心如焚,但是后宫嫔妃出宫是大罪,于是,她就来求皇后恩准。皇后赫舍里也有了身孕,她怜悯惠儿,同意她出宫看望纳兰性德,但是出什么事她概不负责。
  惠儿来到明珠府看望纳兰。索额图得知消息,怂恿康熙也去看望纳兰,想以此陷害惠儿。康熙一行人来到明珠府,他虽然看出惠儿来过,但是不动声色。
  一场风暴终于烟消云散,康熙大权在握。
  岳乐上奏折要康熙治鳌拜的罪,但是康熙却另有一番打算。他破格升了明珠和索额图的职。

第二十四集
  康熙求见太皇太后,太皇太后问他处置鳌拜和班布尔善的想法,康熙颇为踌躇,太皇太后认为决不能留下班布尔善这个反复无常的小人,至于鳌拜,能保则保,实在保不了就只能委屈他以谢群臣了。
  青格儿探望鳌拜,鳌拜向她讲明身世并问她以后的打算,青格儿称已经心如死灰。穆里玛带到,兄弟二人倾诉衷肠,穆里玛悔恨不已,鳌拜却劝慰他,认为总有公道自现的一天。
  朝堂之上,群情激愤,要求康熙处死鳌拜,康熙命鳌拜脱去袍子,细数每处伤痕的来历,以此震慑群臣乾纲独断,免除鳌拜死罪终生监禁,并赦免其家属,但处死了穆里玛。班布尔善当堂供出安亲王,康熙却不相信,命人将班布尔善的舌头割了下来以儆效尤并安抚安亲王岳乐。这时,康亲王杰书却突然发话,要求康熙处死福全,但康熙执意不从。
  端敏回京,见康熙很不高兴十分不解。曹寅告诉她事情的始末,端敏这才知道发生了这么多事。端敏去见福全,福全已经抱定必死之心,令端敏大吃一惊。

第二十五集
  太皇太后向他说明了多尔衮的冤屈,康熙这才明白过来事实真相令他大吃一惊。康熙要保住福全的性命,并要太皇太后放心,他一定能想出解决的办法,太皇太后十分欣慰。
  康熙深夜出宫纵马驰骋,侍卫竟没有跟上,大惊失色拼命搜索,这才在明珠府门前找到了康熙的坐骑,原来,康熙是来找纳兰性德畅谈。
  康熙问计于纳兰,纳兰提出了将主****分而治之的办法。
  朝堂之上,康熙将诸位****都委以重任,而后将福全宣上殿来,纳兰和明珠都证明福全没有反叛之心,康熙恩威并施迅速摆平了诸王,并封福全为裕亲王。
  福全求见太皇太后,想娶青格儿,但太皇太后没有同意。康熙来了,说如果福全真心喜欢青格儿,他可以答应,但太皇太后还是不允,称已将青格儿认作干孙女,她现在在代发修行,将来再找个合适的人嫁了。康熙也无可奈何。
  福全极为郁闷,回到府里乱发脾气,并赶走了所有来道贺的大臣。这时,安亲王来访。
  福全去打猎,安亲王早已守候在那里,他和福全说起青格儿的事,福全说青格儿嫁不了他也不会嫁给皇上,但是岳乐挑拨离间说青格儿早晚是皇上的人。福全十分恼怒。

第二十六集
  纳兰回到家中,母亲要为他定亲,纳兰执意不从。明珠劝说儿子,纳兰却规劝父亲不要结党营私,明珠大怒,严词斥责纳兰。
  庄亲王巡视三藩回来,向皇上汇报了平西王吴三桂的一些不法行为,明珠认为三藩必撤才能稳定社稷,但索额图却坚决反对,顿时,朝堂之上两派人争吵起来。康熙极为生气。
  索额图设计将曹寅骗到府里,调拨他与纳兰的关系,并送给曹寅一座宅院以示拉拢。
  索额图的调拨果然起了作用,曹寅在康熙面前说纳兰不愿在康熙身边当差,康熙很生气,问纳兰朝堂争论的事情,但是纳兰却说如今当务之急是解决朝廷朋党之风,但是康熙却听不进去。纳兰决定考取功名再来侍奉康熙,但康熙却认为纳兰是有意推卸责任,君臣二人争吵起来,纳兰烧掉免死诏书触怒康熙被当场拿下。
  曹寅怂恿康熙处治纳兰,但康熙却说纳兰耿直不居功自傲,和曹寅那样只懂察言观色的臣子不同,并逼迫纳兰服软认错就放了他。
  明珠得知情况大惊,迫令纳兰向康熙认罪。纳兰无奈,只得答应,康熙称让纳兰回家读书以考取功名,但要是考不中,终生不得进宫。

第二十七集
  惠儿见事急如此,无奈之下只得球青格儿帮忙。青格儿闻讯大惊,但是纳兰苦苦哀求青格儿不要插手此事免得惹祸上身后果不堪设想。青格儿却义无反顾求见太皇太后为纳兰求情,说得至情至理入木三分,太皇太后也心动了赦免了纳兰,并警告索额图不要妄为,索额图也暗自捏了把汗。
  明珠杖责纳兰,直把纳兰打得昏了过去。
  康熙敲山震虎斥责曹寅,要他不要干一些营营苟苟的事,曹寅心中暗惊。
  康熙和惠儿软语温存被赫舍里看到,赫舍里不禁有些醋意。
  赫舍里回想起和康熙大婚时的情景,不禁思潮翻滚。
  曹寅奉旨来给纳兰性德送了两箱书,不禁劝纳兰行事千万再不可执拗,但是纳兰听不进去。
  赫舍里身边的宁嬤嬷担心惠妃生下皇长子,暗中和索额图商议对策,决定铤而走险。但是赫舍里并不知情。
  明珠夫妇来看望惠妃,嘱咐她好好将养身体并且一定要当心宫里小人加害,但惠妃认为皇后赫舍里天性善良,应该不会有事,但明珠仍叮嘱她小心从事防人之心不可无。

第二十八集
  索额图主张力保三藩,岳乐和明珠趁机在康熙面前攻击索额图,康熙大怒处罚了索额图。
-------------------------




  赫舍里忧虑成疾,索额图决心反击,于是决定从惠妃下手,想买通御医用药延缓惠妃生子的时间,赫舍里不同意,但索额图态度坚决,称要有报应就报在他身上,与赫舍里没有任何关系。思前想后之下,赫舍里还是觉得此事伤天害理,于是亲自去探望惠妃,但是到了惠妃门口,得知康熙在这里,不禁含泪悄然离去。
  索额图找到王太医的把柄,威逼他就范,要向惠妃用药延缓产子时日。但是,明珠也极有心计,派桂夫人亲自煎药精心照料惠妃,而且不用太医院的药,亲自在外边药铺抓药,这令王太医无从下手。
  明珠向康熙汇报南方赈灾事宜,康熙对明珠的汇报表示满意。明珠趁机为索额图说情,希望皇上能解除对他的处罚。明珠能如此大度,康熙自然找到台阶,同时对明珠更多了几分好感。索额图到书房见驾,但曹寅告诉他,要感谢明珠,索额图大为扫兴,同时对明珠萌生更大的恨意。
  康熙与明珠和索额图讨论三藩之事,明珠建议应尽早撤藩,索额图不敢贸然反对,康熙大为兴奋,命令两人,与自己一同研究对付三藩之事。

第二十九集
  纳兰也对惠妃的现状深感不安,纳兰思虑再三决定连夜进宫,向皇上报告实情,却被明珠拦下,明珠要纳兰看准时机,适当提醒皇上。
  纳兰也说出自己担心惠妃被旁人所害的担忧,康熙不以为然,惠妃突然即将临盆,康熙赶到储秀宫探望惠妃,惠妃的身体极其虚弱。

第三十集
  赫舍里因为感到愧对惠妃,心绪烦乱,而且随着纳兰和曹寅的调查,索额图感到事情很有可能被调查清楚,索额图感到万分紧张。
  索额图很是担心皇后赫舍里会把实情告诉康熙,此时皇后的心里也是犹豫不决,良心和善良让她不能安心,就在这个时候,太皇太后见到皇后赫舍里,她告诉赫舍里皇家宫廷就是这样,为了大清朝的江山,并不是说了实话就会有好的结果……赫舍里听了,明白了太皇太后的良苦用心,作为大清朝的皇后,她决定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忘掉……
  太皇太后暗示明珠和纳兰,不要再调查下去了,因为即使得到了真相,被毁伤的只有大清朝,明珠和纳兰也明白了太皇太后的良苦用心。
  然而,宫内众亲王却不肯善罢甘休,一定要继续调查下去,纳兰父子陷入两难……

第三十一集
  此时的福全却是另有打算,他梦想着自己如果能够平定三藩,自己就能名正言顺把青格儿娶进门,然而此时青格儿却一心想着大牢中的养父鳌拜,初此之外早已心如死灰……
  端敏去求太皇太后要把青格儿嫁给福全,太皇太后不答应,端敏只得作罢,太皇太后觉得一定要尽快把青格儿嫁出去,免得再有祸端……
  端敏又去求康熙把青格儿嫁给福全,话不投机,康熙大怒,大骂青格儿没有规矩,青格儿含泪而去。
  康熙偶然间见到郁郁寡欢的青格儿,青格儿冷漠让康熙感到愤懑难平,康熙为了证明自己是一个仁爱之君,于是找到太皇太后要太皇太后把青格儿嫁给福全,太皇太后震怒,严厉地斥责了康熙的莽撞……

第三十二集
  康熙、福全、纳兰、曹寅四个人畅饮,酒醉之后,各自说出心里话,面对江山社稷和心爱的女人,他们还都尚嫌稚嫩,酒醉之中,康熙要为纳兰和青格儿赐婚,纳兰不知所措……
  纳兰听了康熙的话,铁了心要迎娶青格儿,然而第二日,康熙酒醒之后,觉得自己说错了话,身为皇帝又不能收回,他知道如果青格儿嫁给纳兰,朝中必然会大乱,现在要挽回,希望全部都在青格儿身上了。
  然而此时的青格儿却心意已决,她知道只有远嫁才是自己真正的归宿,她向纳兰辞别,并且说自己不能嫁给纳兰,纳兰不解痛苦异常,此时太皇太后也出面,给纳兰另订了一门婚事,纳兰决定冒着杀头的危险抗旨,然而看到太皇太后的坚决和青格儿的坚持,纳兰纵然百般的不情愿,却最终没有了办法,含泪和青格儿惜别……

第三十三集
  青格儿离行前,去看望养父鳌拜,最后告别,而此时鳌拜也走到自己生命的尽头,为大清朝奉献了自己毕生的精力,安然死去……
  显然纳兰和康熙都不能舍弃青格儿,但是事已至此,纳兰和康熙只能借酒消愁,默默承受这一切……
  青格儿出宫的日子,康熙和纳兰远送,泪眼涟涟,他们各自都知道此次分别也许就是永诀……
  惠妃精神已经好很多了,她把全部的爱都倾注到了皇后赫舍里的孩子身上,皇后赫舍里是个仁爱之人,她能够理解惠妃心里的痛苦,于是并不阻拦惠妃,而且皇后赫舍里和惠妃之间已经情同姐妹

第三十四集
  纳兰和康熙的矛盾在一次正面爆发了,面对着心爱的女人,面对一个王朝的未来与兴衰,一君一臣思索着,痛苦着,他们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迷惘……
  惠妃逐渐感到自己在这个险恶的宫廷里不能再坐以待毙,她要采取行动,开始为了自己的生存而奋起抗争……
  纳兰殿试过后却没有得中第一,纳兰知道这都是天命,其实他更明白皇上心中的郁结在什么地方,但事已至此,无可挽回……
  纳兰大婚的日子,青格儿也要与尚之信成亲,康熙、纳兰、惠妃、皇后赫舍里、青格儿等人又将陷入新的漩涡中……

第三十五集
  一年以后,康熙一直积极备战准备平定三藩,而此时的纳兰终日无所事事,靠写诗排遣内心的寂寞。
  康熙找到纳兰,要纳兰给青格儿写一封信,劝青格儿能够让自己的藩王丈夫能够投降,借以稳住局势,而且这样也能让青格儿的未来有所交待,纳兰虽然有点犹豫,但还是答应了康熙的要求……
  惠妃依旧把全部的爱倾注到皇后赫舍里的孩子身上,皇后赫舍里虽然一直为当年惠妃孩子死的事情心怀愧疚,于是只能默认惠妃把全部的爱都倾注到自己的孩子身上……
  平定三藩的事情已经迫在眉睫,然而对于康熙来讲由谁领兵出战却成为了首要问题,太皇太后提出康亲王岳乐是最佳的人选,康熙却是犹豫再三……
  吴三桂得知康熙有撤藩的意思,心中紧张起来,他不想就这么被康熙所控制,于是准备将康熙一军,纳兰和青格儿都知道了吴三桂并不好惹,劝康熙一定要三思而后行,然而康熙却心意已决,他打算和吴三桂挣个鱼死网破,决一死战……

第三十六集
曹寅奉康熙的密令一定要在开战之前接回青格儿,青格儿深深的明白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但是她决定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结果将不堪设想,于是青格儿毅然决定留在广州,等待大战的来临。吴三桂的亲信想杀害曹寅嫁祸给尚之信,幸亏青格儿拿出鳌拜临终时交给她的信,找到了鳌拜安插的亲信这才救出曹寅。
-------------------------




在青格儿的努力之下,她说服了尚之信不能再起兵****,她为了大清的江山贡献出了自己应有的力量。
吴三桂已经起兵,大军势如破竹,康熙决定听取纳兰的意见拖垮吴三桂,但是吴三并非等闲之辈,大军已经推进到长江边上,一旦吴三桂过江,大清江山将会不保,朝中一片混乱,说法不一,康熙同样心乱如麻,不知如何是好。
而正在这时,安亲王岳乐想利用太皇太后私藏多尔衮后人端敏的事逼迫太皇太后和康熙。

第三十七集
为了稳定朝中的混乱,太皇太后决定离开皇宫,带着端敏回到科尔沁草原,康熙执意不肯,然而此时除了这样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为了能保住朝中的稳定,也为了能让满朝文武能够同心抗敌,太皇太后已经铁了心肠,执意离开。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太皇太后建议康熙受命福全领兵出征,现在对于康熙只有这一个办法,康熙终于答应把兵权交给福全,福全决定领兵出征。
而且,为了稳定朝中局势,太皇太后决定把端敏许配给曹寅,成就端敏和曹寅的姻缘……
太皇太后密令曹寅带着端敏连夜出宫,就此远离朝廷,端敏和曹寅含泪答应,太皇太后不无感慨,这一切也都是为了康熙和大清的江山。
吴三桂大军已经到达长江南岸,大军已经做好了渡江的准备,与此同时,福全已经陈兵江边,严阵以待,一旦对方渡江,福全和纳兰已经决议,与对岸的吴三桂决一死战。

第三十八集
千钧一发的时刻,吴三桂犹豫了,因为此时的吴三桂年事已高,他已经没有当年一往无前的英武,多了一些英雄的迟暮,加之吴三桂得知儿子吴应熊一家老小已经被康熙抓获,自己又中了纳兰的疑兵之计,吴三桂决定暂时按兵不动。
吴三桂思量再三,决定与不再进攻,和康熙分江而治,但是要康熙释放他的家人,但是喘息过来的康熙决定严词拒绝吴三桂的要求,他要用吴三桂家小的人头祭旗,并且命令做好一切准备,和吴三桂进行最后决战,至此康熙已经取得这场战争的主动权……
五年后,大局初定,纳兰找到康熙,希望随军远征,前往广州,康熙坚决不允,纳兰毅然决定辞官回家,康熙和纳兰之间隐隐的产生一种隔阂……
康熙的心中始终惦念着早已音信全无的青格儿,而且虽然江山初定,然而宫中形势也变得微妙起来,皇后赫舍里和惠妃都不由自主地陷入到日渐复杂的宫廷斗争中。

第三十九集
康熙一心想补偿惠妃,这难免冷落了皇后赫舍里,加之惠妃对皇后赫舍里的儿子略显偏执的爱,康熙不由得担心起来……
矛盾终于爆发,皇后赫舍里的孩子在一次与惠妃单独出游的时候,竟然蹊跷的死于一场意外……
承祜的死,让整个朝廷上上下下都起了波澜,各种猜测铺天盖地的袭来,康熙一边沉浸于丧子之痛,一边又被眼下局面搞得焦头烂额。
康熙终于不能再抑制自己的情绪,竟然与规劝他的纳兰拔剑相向,险些要了纳兰的命,
然而盛怒之下的康熙还是冷静下来,他命纳兰前去探望早已悲痛欲绝的惠妃。
纳兰去探望惠妃,然而惠妃的冷漠让纳兰感到此时的惠妃早已不是当年那个自己曾爱过的****,而且惠妃的偏执让纳兰感到一丝担忧,惠妃一定要查出孩子的死因,这让纳兰感到莫名的恐惧……

第四十集
纳兰的忧虑同时也遭到了康熙的冷嘲热讽,纳兰满心愤懑……
福全回京禀报康熙始终没有青格儿的消息,康熙不由得担忧起来,于是赐死了青格儿的丈夫。
此时的康熙已经成熟,他知道眼前这一切其实只是他要成为一个伟大皇帝必然要经历的过程,包括皇后赫舍里和惠妃所受的折磨,包括死去的自己两个孩子……
两年后,皇后赫舍里和惠妃又为康熙各自生下一个孩子,但是最终赫舍里因为难产而死,康熙钦定赫舍里的孩子为太子,日后继承大清江山。
康熙下江南去探望曹寅和端敏,感叹经历了太多事情之后,自己已经和原来大不一样了,然而当谈起纳兰,康熙的心里与纳兰之间的隔阂似乎更加加深了……

第四十一集
随着曹寅在江南的调查,查找到了青格儿的行踪。
康熙和曹寅,以及纳兰要见青格儿一面,然而青格儿却闭门不见,青格儿只准许纳兰一个人见自己。多年之后,纳兰终于再次见到青格儿,十年了,纳兰和青格儿都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模样,此时的纳兰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感情,他紧紧地把青格儿抱在了怀里,他不想就此再失去青格儿……
青格儿虽然见了纳兰,却执意不见康熙,这让康熙的内心中隐隐的又有了一层妒意。康熙虽然表面上依旧不露声色,然而内心里却在已经慢慢疏远纳兰,因为得不到康熙的重用,满腔抱负的纳兰终日郁郁寡欢,越是如此,康熙和纳兰之间的矛盾也就慢慢的加深。
康熙一不做二不休,他决定把青格儿赐婚给纳兰,表面众人更是觉得康熙是个通情达理的明君,这却进一步加深了纳兰内心中的愤懑。
纳兰和青格儿新婚之夜,康熙有令居然不让二人同床,纳兰极为愤懑。

第四十二集
所有的人都是各怀心事,青格儿和纳兰的这一段姻缘,伤害的、让人担忧的不仅仅是他们自己,还有周围的众人。
康熙将青格儿宣进宫,让青格儿看着他是如何处理政务,如何做一个伟大帝王的。二人还一道拜见了老态龙钟的太皇太后,一番倾谈之下,康熙良心发现,决定不再为难纳兰性德,并告诉青格儿以后不会再让她进宫了。
青格儿、纳兰、康熙都在感情和占有的漩涡里挣扎,然而他们都不是胜利者。
然而此时的康熙和纳兰已经不是年少轻狂的少年了,康熙已经成长为一个千古帝王,而纳兰却已经被反复的折磨变得失去自己原有的光芒,国家、君臣、爱情、友情这些东西反复煎熬着纳兰,最终纳兰因为抑郁之极,病重不治,一口鲜血喷溅之后,他年轻的生命就此结束了,而此时的康熙已经成为了一位伟大的名垂千古的帝王,不知他是否还能记起那个少年才俊的大清第一词人——纳兰性德。
-------------------------






-------------------------

来源
http://www.jqshow.com/juqing/1838.html


深度阅读:


<<上一页    返回类目    下一页>>  我烧烧烧,炼丹,炼器,炼符,废墟炼丹师最帅  最新炼宝出世名单

相关文章:剧情  分集  介绍  康熙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点击查看更多最新评论...  我跟你讲,被天打五雷轰不死,就能成仙,注意不要告诉别人  最新雷打不死名单
我来评两句:

看不清楚,更换图片验证码:      

最新查看

文章内容相关标签

最新评分

最近文章

精彩类目

设为今日头条
推荐到首页显示
文章操作>>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