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最新评论

我的十五次相亲经历!!

发布日期:2007-05-16  2007-05-16日文章 2007年精华 2007年05月精华
经历,我的,相亲的更多内容
废墟生存法则1:莫造业,造业遭雷劈  最新雷劈死名单我的十五次相亲经历!!

作者:拥抱阳光雪无痕

  本人,年方三十,身高1米七二,不够高,也不帅,但也还走得出去。本科文凭,在一不大不小的企业做一主管,月薪三千不到。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至今已相亲不下三十次,却无一次成功,感慨良多,故记下其中的十五次相样经历,以慰有同样经历的朋友们。
  
  ——不要泄气,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可能有人会问,现在什么年代了,还要相亲,不都是自己谈了么?是啊,二十五岁前也谈过几个,未成。过了二十五,却突然发现,现在的女孩子谈恋爱的年龄是越来越小了,你要没有点特别的,人家理都不会理你。没办法成天去跟小女孩们去弄了,算了吧,有朋友介绍绍,看看也无所谓,就这样,开始了我的相亲经历。
  
  朋友给介绍的第一个,算是门当户对,也是一时尚女孩,芳龄二十有六,企业主管。
  见面地点,一酒吧。
  时间过点十分钟,她来了,一身名牌,很是阳光(用在女孩子身上可能不大恰当)。
  或许是对方也见多识广了吧,一见面就开门见山,连珠炮的就是三个问题
  1、月薪多少
  2、房多大?
  3、什么牌子的车?
  见对方这么诚恳、实在,我也被她的实在感动了吧,居然老老实实的回答了她的三个问题。一,月薪三千不到;二,暂无房,不过会考虑借贷购买;三,曾经用过的有“捷安特”等名牌,尚缺两个轮子。
  “条件不错吗!”没想到对方居然赞美了我。还没等我有飘飘然的感觉,又听她嘀咕了句:“够我消费三天了。”虽然声音不大,可我还是听到了。我正想说什么,对方手机突然就响了。
  “不好意思,我有事。”笑得那么好看,“结帐!”她居然喊结帐。
  “哦,不用,不用,怎么能让你结帐,我来,我来。”
  我的大脑来不及思考,忙不迭的道。
  “那好吧,BYE BYE!!”
  留下我一个人,面对这近五百人民币的消费。
  这算什么?我傻呀!!
  结果可想而知。这便是我的第一次的相亲经历。


  第二次相亲:
  
  有了这通过介绍人介绍的第一次,虽有点灰心,但有了第一次,还真不能没有第二次。我灰心,朋友们可不灰心,特别是认识的一些大妈大伯的,那个上心劲,好象我是他们儿子似的。
  有了第一次的经历,我也多长了个心眼,想想,看来我得找个条件相对比我差一点的,或许这样我还有些优势,成功的机会比较大些。
  那天,单位的冯阿姨来找我,说给我找到个差不多的,让我晚上去见见,我说晚上不行吧,明天正好我休息,要不明天吧。冯阿姨说,都跟人家说好了,不去不大好,况且人家小女孩才22岁,虽是中专学历,人还长得不赖,人家不嫌弃你年龄大已经很不错了,还是去吧。
  既然冯阿姨说到这份上,去就去吧,地点是人家姑娘选的,是一肯得基店,我心想,这见面怎么可选在这样的地方,不过也好,这样最起码可以省几个钱,倒不是我小气,现如今谈恋爱不容易啊,出去几乎是男人掏钱。
  我早早的吃过晚饭,提前十分钟到了约定的地方。没曾想人家小姑娘早到了。
  我一看,大概一米五八不到的个,黄黄的头发,不是我喜欢的那种,我还是喜欢中国人的那种一头乌黑的头发,不象黄的,弄得很枯委的样子,不好看。小女孩长得很小巧,说不上漂亮,打个七十五分吧。鼻子肉肉的,破坏了整张脸的美感。耳中塞了个MP3,摇摇晃晃的正听歌呢,由于冯阿姨给了我们接头认识的暗号,所以,我还是在不多的人中认出了她。
  “才来啊?”小女孩冲我来了句,倒是一点不陌生
  “是啊。”我点点头,“你是某某某吗?”
  “是啊。”对方很大方的点点头,却又马上跟我来了句,“我还没吃晚饭呢,你吃了吗?”
  我想说我吃过了,但刚张了张嘴,还是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人家小姑娘跟你说这个,不是明摆着要你请客吗,你若说自己吃过了,还不让人家以为自己是小气,不肯请啊。
  所以,我忙说,我还没吃呢,要不我请客。小姑娘居然一点也不客气,连说好啊,好啊……妈的,也不懂得谦让一下。
  去排队,购买。看人家小姑娘人小,再说我也吃过了,我只买了一个鸡肉卷,两个蛋筒,两杯可乐,两大块炸鸡,心想这也够吃了,反正她若吃不了,我就全包了。
  可现实情况却大大出乎我意料,小女孩人小嘴大,只说了句,买这么点啊,够吃吗?就开始几卷残云。我还挺感动,小姑娘还知道体谅人,怕我不够吃,她可不知我已吃过晚饭。
  小姑娘根本没跟我客气,没想到这么小的人这么能吃,一面吃一面吮吸指头,差点没把手指吃下去,一面吃一面开始了“盘问”。我只能用“盘问”这个词。
  “你多大啦?”
  “冯阿姨没跟你说吗?”我奇怪。
  “随便问问,你以前谈过几个女朋友啊?”
  我心想,怎么直截了当问这个,这让我怎么回答。正在我不知如何回答时,第三个问题来了,看来她也并没有想要我回答。
  “你今天开的什么车来的啊?一会儿我们出去兜风吧。”
  “我没开车,我是打的来的。”这个问题我不想回避,没车就没车,反正这也不是可以随便骗人的。
  “哦,”她好象不是很失望的样子,“人家都在炒房矣!你买房了吗?有几套啊?”
  我晕!这个问题把我吓了一跳,还几套,她以为我是谁啊。
  “没…还没…”我有点底气不足了,“我还没买呢”。
  “哦。”
  还好,小女孩又只是哦了一声,没有太过急的反应。我刚想喘口气,小女孩又道:
  “你知道吗,跟我一起的好几个小姐妹她们的老公都好有钱的。”
  “你是做什么的?”没等她说完,我赶紧来了句,我怕她再说下去。
  “在一个单位做导游啊。”
  “哦,那很辛苦吧。”
  “是啊,工资也不高,所以我妈说,干得好不如嫁得好,你说呢?”
  “是啊,是啊。”我附和着,我能说什么呢?
  “你在单位里做什么啊?”小女孩又问。
  “哦,主管。”我实事求事的回答。
  “工资很高吧?”
  “也不高,就两千多点。”
  “哦。”小女孩又哦了声,“听冯阿姨说,你也三十了吧,这么大年纪还没房没车,又没钱的,真可怜!”
  ……
  我没想到小姑娘会说这个。
  “你爸妈会给你买吗?我可要住三室两厅的,小的我住不习惯,还有啊,现在三五万的车实在是开不出去,……”
  天啊!
  现在的女孩子怎么都这么直接啊!下面的话我是一句也没听得下去,我能面对这样的女人吗?我能面对这样的妻子吗?
  我的思想好象被抽空了一般,直到小女孩跟我说“BYE BYE!”
  
  难道我真的落伍了。
  
  第三次相亲:做了次听众,当了回猪头
  
  地点,枫林雅阁,主人公,女,二十六岁女生,身高一米六五,有一头乌黑的头发,长得不是很漂亮,但白白静静,也算是招人喜欢的那种,本科,国企文员。
  见面坐下后,我们要了些饮料,一些简单的点心,话题是由女生开始的。
  “我姓林,你叫我小风吧。”
  “我姓…”(在这儿我当然不便透露我的姓名)
  “你相信爱情吗?”
  “相信!”回答的同时我心中窃喜。因为我相信,相信爱情的人一定看淡金钱
  “可我不信!”
  “……?”啊!我无言以对。
  “金钱是爱情的坟墓,但金钱会是滋生爱情的温床吗?”
  ……
  我已不敢轻易回答。
  “你说,爱情和金钱那个更重要?”女生幽幽的问,眼神淡淡的,凄迷中有一丝忧伤。这一次她有了一些停顿,让我有了说话的机会。
  “我相信爱情,但我也知道,爱情的存在必须要有最起码的物质生活为基础。”
  “也许是吧。”她淡淡的回应。
  “我没有‘什么’钱,……”我想先干脆坦白我的一穷二白,省得谈了半天,最后让别人笑话,如果没有谈下去的必要,我也不想浪费时间。没想到女生跟得很快:
  “钱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
  暗喜中。看来今天碰到了一个非拜金主义者。对于我来说,看淡金钱的女性已是稀罕之物了。
  “6年的感情不及金钱的魔力?还是本来就是我输了感情?”
  ……?
  我听着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我还是小心翼翼的露出温柔的微笑:
  “我在听,我会是个最好的听众。”
  “嗯!谢谢!”女孩似突有所悟,“对不起哦,光顾了自己说话,我是不是很不礼貌。”
  “哦,没有…没有!”我赶紧否定,能进行自我批评的女孩更是少有。我倒有点受宠若惊了。
  “你知道吗,我不是个随便的女孩,我只谈了一次恋爱,六年,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爱,要说能轻易忘记,那是骗人的。”
  我点点头,无语,我能说什么呢。对方还沉浸在过去的生活中,依然对过去的恋情不能自拨,我还能说什么!!
  “他又回到了前女友的怀抱。”
  “他是……?”我有点明知故问。
  “我曾经的男友。”怕我听不明白,她又追加了解释“我曾经的男友有个曾经的女友,可他那个女友却因为他穷而投入了一个香港老板的怀中,最后,老掉牙的故事又重复了,她被那个香港老板抛弃了。幸运的是,她得到了金钱的回报。一套豪华的大房子,还有200万的青春补偿金。她伤心之余想到了前男友,也即是我的男友。”
  “男人很傻,男人也贱,不是吗?为了金钱?为了爱情?他们之间还会有爱情吗?他为什么还要听她的召唤?他难道忘了当初被抛弃之痛了吗?
  “也许他们是真爱的。”
  “真爱?如果有真爱,他们会分开吗?”
  是啊,我也感觉到我说了句猪头猪脑的话。
  “有钱的男人是不是都很坏?”这次我想主动出击。
  “也许是吧。”
  女生的回答令我很满意。但接下来的话却让我要出汗了。
  “但男人没钱也并不都是好人,”
  是的,我在想,比如他前男友。
  “不是说吗,男人有钱便变坏,没坏时,只是他还没钱。”
  听女孩这样一说,我已不知说什么好了,我没钱,我会变坏吗?我不知道,因为我还没机会。但不管怎么样,我要说出我今天想说出的话。
  “小风,如果我们交往,你会介意我没钱吗?”
  “会的,”女孩的回答一下子让我感到全身发冷,“你可能是个好男孩,但我不想找一个比他差的,你应该知道为什么。我本来不想来,但我妈非得让我来,也谢谢你今天能听我说了那么多话。”
  “没事,不用谢!”我装作很大度的样子,“我能理解你!”
  可谁能理解我呢?
  我每天都在努力,贫穷不是我想要的,但这个世上总有那么多人会注定要贫穷一辈子的。虽然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是其中的一个,但目前至少我是。
  
  最后很客气的说了再见,女孩说有机会会再见的。
  

  第四次相亲
  
  准确的说,只是一次美丽的邂逅
  记得那是一年的五•一之后,加完班之后有了调休,便出门旅游。想不到的是,竟在他乡碰到了大学同学。同学得知我年已三十居然还没有结婚时,竟异想天开的给我做起了介绍人来,而他介绍的不是别人,是他的一个远房****,实是有乱点鸳鸯的味道。
  这儿,我估且对****以“小妹”称之。
  大山,竹林,清纯的小妹,亮丽,那清纯明亮的眼睛清澈透明,让人产生不了一丝一毫的邪念。
  见到小妹时,小妹正守着自己的小小竹摊,一心一意的做着自己的生意。摊上有很多做工精巧的竹编工艺品,配上小妹这样清纯的妹妹,再加上游人很多,生意倒也不错。因为同学对****一直照顾有加,所以,这个****对表哥非常尊敬,对表哥介绍的朋友竟没有半点疏生忸怩之感。
  “你好!”大方的跟我打招呼。
  “你好!”
  简单的介绍之后,我这同学就走了,把我一个人留在了****身边。小妹的清丽脱俗,几乎让我不敢仰视。小妹一边做着生意,跟游客打着招呼,一边搬了张凳子让我坐下。
  “小妹妹,这个竹鸟怎么卖呀?”
  “小姑娘,这个竹帽多少钱一个啊?”
  “老板,这竹笛不错吗,能吹吗?”
  “……”
  游客来自五湖四海,问题也是多多不一。可小妹却是应付自如。这时,我的心情很好,突然,一个粗嗓门的声音打破了这四周的清丽与和谐:
  “好漂亮的妞啊!这么漂亮的妞在这儿做这个生意真是可惜了。”
  我一看,来者一付老板模样,穿金戴银的,应该很有钱。
  “小妹妹,你这一天能赚多少钱呐?”老板粗着嗓门道。
  “钱不在多,在心情吧。”小妹微笑道。
  “呵呵,就你这个摊子,能赚多少钱!怎么样,你跟我回去,到我公司里去做,凭小妹妹的相貌,还愁赚不了大钱。”
  “老板庙堂虽大,只怕容不下我们山里人吧?”小妹依然微笑着,很客气的道。
  “怎么说?”老板一瞪眼睛,“你是说,我还请不起你?”
  “那有啊,山里人粗野,只怕会被城里人看不起啊,老板有这大山一样的胸怀吗?”
  “什么胸怀?”
  “大山能包容一切美丽和丑恶的灵魂,来者都是客,大山不会因为客人的无礼而发怒,依然纯净而美丽,老板可以吗?”
  “这个……“老板一时楞住。老板转身看看,身边游人众多,也不方便多说什么,“呵呵,开个玩笑、开个玩笑…。”自己找个台阶下,走了。
  我没想到,山里小妹有这样的智慧,让人刮目相看啊。
  小妹忙过一阵,才有空和我说话。
  “听表哥说,大哥哥还没有结婚,是吗?”
  这死家伙,怎么可以把我的老底直接跟别人说了,这多让人难为情啊,我心里在骂着同学。
  “呵呵,这个,…”我挠着头,“城里人结婚晚,结婚晚。”
  “哦,是吗?那大哥的女朋友呢?怎么没一起来呀?”
  “哦,她没空,所以没有一起来。”该死的,这个时候我怎么可以撒谎呢。可我不说谎我又能说什么呢,说我还没女朋友,说不出口啊。
  “是啊,城里人往往不懂得守望和珍惜。”小妹不经意的道。我听得出,小妹不是在说我。
  果然,我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小妹又道:
  “大哥哥要不要在这‘守望树上结颗红绳许个愿?”
  “守望树?”顺着小妹的手指所在,我看到了一棵百年老槐树。树高大挺拨,气势不凡,树上结满了红绳。
  “为什么叫‘守望树’呢?这红绳又代表了什么?”我不解。
  “这个,说起来就话长了,这里面可有个故事呢,我慢慢说给你听吧。”
  小妹一边照顾着客人,一边抽空跟我说了个故事。
  在四几年,婆婆才十六岁,心爱的人被******抓去当了兵,临走的时候,他们在这棵树上结了红绳,红绳代表爱情,相约此生永不相负,要等到对方归来。婆婆一等就是六十年,她直到临去的那一天,也始终坚信,他会回来的,婆婆每年会在树上结颗红绳,每年会在村头等着她心爱的人回来。至死不渝。
  “哦,这里面原来还有这样凄美的故事。”我已沉浸在这故事当中。因为我也相信爱情,我也渴望有这样的至死不渝的爱情。
  “可是,在这棵‘守望树’上结红绳,后来又能相守终身的,还是山里人多,城里人少之又少。”
  “为什么?”听小妹这样说,我又不解了,“小妹又怎么知道呢?”
  “因为,来还愿的都是山里人,城里人则很少。”
  “哦。”我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这小妹还挺迷信的呢,她可不知道,城里人忙啊,哪有空来认真的对待这件事,许过愿之后,大概早就忘了,再说,谁还真能有空再来一趟呢。
  小妹大概看出了我的心思:
  “爱情是一种神圣的感情,如果是因为相爱而走在一起,大家会珍惜彼此曾经的承诺,相守一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每个许愿的人,我会给他们一个信封,请他们大喜之日,把永结同心的红绳寄来,我会帮他们系上这‘守望树’,祝福他们相守一生,可很少有人寄来。”
  原来是这样,我很惭愧,一时竟无言以对。
  “相爱,可以为对方放弃一切的,何况寄这么一封信,大哥说是吗?”
  “是的,是的…”我除了能这样说,我还能说什么呢。
  
  小妹又忙,忙过一阵后:
  “大哥,为心爱的人系一根红绳吧。”小妹递过来一根未打结的红绳。
  我心里在说,小妹打好结再递给我呀!可又实在说不出口,因为同学说,如果小妹把绳打好结再递给我,说明她认可了你,你们就有发展的可能。可现在,我只能傻傻的笑着,这根红绳我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我还没有心爱的人,我许给谁祝福?我与谁守望一生?不接吧,刚才已告诉小妹,女朋友忙,没空来。我真该打自己一个嘴吧。而如果我现在再说自己还没有女朋友,说自己刚才是骗小妹的,那在小妹纯洁无邪的心里,我会是什么形象。
  小妹因为要做生意,便把红绳放在我的手边,这让我松了口气,但我终究没拿那代表守望爱情的红绳。
  但即使我说得出口,请小妹帮我系红绳,我能与小妹守望一生吗?
  小妹她可以放弃这里的一切跟我回城吗?可跟我回城,就我的能力,我养得起她吗?去工作,她能做什么呢?城里的诱惑太多,小妹或是被人诱惑,或是诱惑别人,我不知道我们能守望到几时。
  我能来这儿吗?与小妹一起做生意,过这种简单的与世无争的生活。这是我没有想过的,不要说要我抛弃理想,不要说父母亲不会同意,恐怕我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呆呆的想了很久,以至于小妹跟我说话都没有听见。
  突然间,我觉得很尴尬,我已亵渎了小妹纯洁的眼眸,我还能坐得下去吗。
  我起身向小妹告辞。
  小妹要我吃了饭再走。
  但我不能,我再留下来,我想表示什么?我又能给小妹带来什么?
  “大哥哥,有空常来玩哦!”小妹的笑是那么的灿烂、动人,“带好这个信封,与未来的嫂子结合了,请把红绳寄来,我会帮你们系上‘守望树’,祝福你们相守一生。”
  “谢谢小妹!”我接过信封,突觉眼睛酸涩,我这是怎么啦。是因为感动还是因为凄凉?我不知道,我已无法说清。
  ……
  后来,我被同学臭骂了一顿,你又不是小孩子了,还装什么清纯,没女朋友难道可耻么?还不敢说!同学说,小妹直赞我人品好,很有修养。只是,后来,我再也没能跟小妹联系。
  
  
  
  第五次相亲
  
  屡次受到打击之后,金钱对于我来说,已是一个十分敏感的字眼,但今天是个现实的社会,只要是活着的人,他便需要金钱,他便喜欢金钱,当然,我也不例外,虽然我没钱。
  这一次,有朋友劝我反其道而行之,干脆,既然自己没钱,那就找一个有钱的富婆,也让咱们吃一回软饭,傍一回肩膀。虽然这对于男人来说是不光彩的事情
  这次是生意上的一个朋友,准确的说是一个客户给我介绍的,女方三十有四,比我大了五岁,自己有一个公司,公司虽然不大,据说资产快近千万,是一个实足的富婆吧。
  根据富婆的提议,会面安排在一个很小资的咖啡厅的包箱里,我以为来的会是一个恐龙,没想到居然会是一个美女
  一见是美女,我便有一种预感,今天肯定没戏了。我不是圣人,也不是什么先知先觉者,这么个有钱的大美女,至今仍单身,肯定有她特殊的原因,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她不是因为等我!!
  “你好!我习惯大家叫我赵姐,你也叫我赵姐吧。”
  “你好!赵姐。”我靠,一见面就想做老大,这那是在相亲啊,分明是在招****吗。
  “要点什么?”赵姐的眼神有点目中无人的样子,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哦,不用,不用。”
  “你点吧,今天我请客。”赵姐习惯的点上了支烟,顺便做了个请我的手势,我摇了摇手。
  今天算是遇上了个大方的主,但赵姐的一句“我请客!”听上去总是那么的让人不舒服。虽然我不是大男子主义者,但总有一种被人瞧不起的感觉。
  赵姐应该没有注意到我的任何的不快,因为我知道,她的一切的行为只是一种习惯,但这种习惯却让我有了前所未有的压抑,还没有交流,我已有点喘不过气来。
  果然,赵姐上来的问题就与众不同:
  “怎么,近三十了还没有女朋友?”
  这不是废话吗,有女朋友我还来这儿跟你相亲。
  “是的,还没有。”嘴上还得老老实实的回答。
  “以前没谈过,还是有其它原因?”赵姐象是心理咨询师,用专业的口吻在问问题。
  “一言难尽。”我尽量少说。谈了那么多都没有成功,让我怎么说。
  “是吗!”赵姐笑,“还蛮沧桑的吗。
  这时,我已开始受不了赵姐的神态。
  “你多少钱一个月啊?”介绍人已介绍过我的工作,所以赵姐知道,她不用问这个,只是她还不知道我的收入是多少。
  “三千不到。”在她面前我无需隐瞒。
  “是少了点。”赵姐只是礼貌的点了点头,居然没笑话我。
  “我想你肯定谈过不少女朋友,你认为你以前不成功的原因是什么?”
  不成功的原因?是什么?我还倒真没好好想过,只是后来相亲后的感觉我是知道的,那就是我没钱,可我能在赵姐面前这样说吗,不能。
  “可能是缘分没到吧。”我顾左右而言它。
  “缘分?”赵姐的感觉似乎在听一种外星的语言。这时赵姐的手机响起。
  “对不起,”这句是对我说的。
  “喂!哦,知道了,你先安排何总休息,我过一会儿就到。”
  “赵姐你有事?那你去忙吧。”我是真心的。
  “没什么,生意上的事,每天都这样忙忙碌碌的。”
  “你能想象象我这样的人还需要通过相亲来****朋友吗?”赵姐突然问。
  这也正是我想不通的地方。
  “为什么?”
  “因为这个世界太多虚伪,太多势利,”赵姐毫不客气的道,“你知道有多少人追我吗?有钱的,没钱的,帅哥,甚至还有不自量力的。”
  赵姐的话听得我汗都快出来了,那我不知在她心中算那一种了。
  “其实我也挺相信眼缘的。”这次赵姐眼睛盯着我说道。
  “那么,我们今天的见面有答案了吗?”
  不待赵姐回答,她的手机又响了。
  “谁啊,哦,阿勤,什么…才输了二万就没钱了,你那个老公不是这几天在的吗,问他拿啊,这种提款机不提,你傻啊!”
  “对不起啊!”赵姐挂了电话,刚想说什么,手机又响了。
  “李局…哦,对、对、对,是李姐,什么?啊,…不是的,那是你赢的,就这么十几万,”后面声音小起来了,“是李姐你手气好啊。正常的,……有空再来啊。”
  再后来,没说几句赵姐就接了个电话。
  “对不起,对不起,你看,吃个早茶都不安静。”赵姐一个劲的打招呼。
  到这时,我已不想再坐下去了,这个赵姐,我已不想再了解了,我知道,就我,我是无法融入她的生活的。我们完全是两种生活空间和状态中的人。
  ……
  我起身告辞,赵姐当然不知我想的是什么,只是对我说,今后有困难可以找她什么的。
  
  后来我才知道,赵姐并不是专门跟我相亲的,她只是正常的吃早茶,无聊之余找个人说说话而已。
  

  第六次
  
  
  
  一天,以前的一个同事碰到我,神秘的对我说,哥们兄弟给你介绍个美女,绝对漂亮。
  “她是做什么的?”相亲相多了,我也有点怕了,能问清楚的最好问清楚一点。
  “这个吗…”同事顿了顿,“是个普通工人,学历也不高,但人好,真的,反正你下班也没事,见见又不会吃亏的。”
  抱着见见不吃亏的心态,我开始了又一次的相亲。
  这次见面是在一广场上,因为那妹妹经常去那散步,我也偶儿会去那儿散步,事情就这么简单。
  同事介绍我们认识之后便走了。
  同事没骗我,小妹妹是很漂亮,要命的是还非常性感,穿了件紧身低胸的裙。不是我色,我是实事求事,有什么就说什么,酥胸高耸,呼之欲出。看了让人眼晕。
  “你好!听说你是大学生?”小妹见了人倒不陌生。
  “是啊!你听我那同事说的吧。”小妹不陌生,我当然更不会怕了。
  然后就双方问了各自工作的情况,小妹在一服装厂,是个普通的检验员,月工资一千多。老家在外地,想在城里找个人嫁了,成为城里人。
  “小妹这么漂亮,怎么会还没男朋友?”
  “有啊,谈过好几个呢,”小妹到不否认,“可他们都只想我的身体,并不是真的想娶我。见面没多会就动手动脚 的。”
  是啊,你穿成这样,我都想动手呢,还好我能克制得住,我心里想着,嘴上却说:
  “是啊,现在坏人多,小妹自己要小心哦。”
  “没事的,我妈说了,谈什么都可以,但在结婚前,千万别跟男人去开房。”小妹说话真是太直接了,“所以我谈了几个都没谈成啊。”
  “哦,我明白了。”
  又聊了一会儿,小妹看了看天,“大哥哥还没吃晚饭吧,来,跟我来,我请客。”不容分说,小妹已在前面带路。看来,这一段路小妹很熟的。
  跟着小妹来到了一家餐馆,说实在的,虽然我没钱,但这样的小餐馆我还真没有进去过。不过,餐馆虽小,卫生搞得到还可以,不然,我肯定会换一家的。
  “小妹,今天又换人啦?”餐馆老板招呼。
  看来,小妹跟这家餐馆老板是熟人。
  “去你的!”小妹笑骂。
  看小妹到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但老板的一句话却让我浑身不自在,又换人了?什么意思,莫非这妹妹三天两头换对象。不过也对,刚才她不是说了吗,谈过好几个吗,唉!既然来了,先不管他,晚饭没吃,先填饱肚子再说。
  小妹帮我点了两瓶啤酒,要了三五小菜,反正就两人,随便吃吧。
  席间,小妹不断的跟我说,他们家乡一起来的小姐妹中,有好几个都找到了好的对象,成功的嫁到了城里,成了城里人。她也希望象她的小姐妹一样,能嫁个城里人,不想再回去,过那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又说了一些他们厂里的趣事。反正她今生最大人生目标就是嫁个城里人。
  “做个城里人真有这么好么?”我问小妹。
  “是啊!多体面啊,”说这话时,小妹眼睛放光,“工作又好,工资又高,要是到时再开辆车回去,那多风光啊。”
  “可是小妹,我没你想象的那么有钱啊。”我故意道。
  “没关系啊,没钱挣啊,谁一生下来就有钱的啊。”“再说,你这么有文化,还怕今后挣不到大钱。”
  小妹对我到是自信满满。
  “要是我挣不到钱呢?”我到要听听她怎么说。
  “不会的吧,你一个大学生还挣不来钱!”小妹不信。
  ……
  这一晚,当然只是十点前的几个小时,我们除了钱就没能谈点别人,在小妹眼里,除了城里人和钱,好象就没有其它概念了,她倒不嫌弃我没钱,但这样的妹妹,再漂亮,一句共同语言也找不到,我无法想象今后生活在一起会是什么样子的。结果可想而知。
  城里的人面对越来越大的生活压力,真想回到过去,过那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与世无争,那多好,那象现在这么累啊。而这个小妹,做梦却还想成为城里人,任何事情,有得便有失,当她得到的时候,她一定会失去什么,当然,这已不是我考虑的事了。
  
  

  第七次相亲
  
  我只是其中之一
  
  这是一次短暂的相亲,女方父母齐上阵,这样的阵势,怕怕!今后如果听说相亲时再有父母陪同,来的即使是美女、富婆,我也不去了。
  女方是一个普通工人,长得很漂亮,家里条件也不错,所以,女方父母说,一定要找个各方面条件好的。不是十分有钱也不要紧,重要的是要人好,有才能,有发展潜力。
  正因为是这样,我才有机会跟女方见了面。
  因为介绍人说,我人正直,人品不错,也是本科生,家里条件也还可以,在单位里也有发展潜力。
  地点:茶座
  人物:对方三人,我方我一人,介绍人在三分种之后离开。
  “小李啊,你今年多大啦?”还没坐稳呢,女方母亲便开始发问。
  “哦,快三十了。”在长辈面前,我只能老老实实回答。
  “怎么三十了还没个女朋友呢?”
  “哦,这个…”该死的, 我怎么会紧张,“一直忙于工作,耽…耽搁了。”
  “哦,你在公司里是什么职务啊?”老爸发问了。
  “行,行政主管。”
  “那你这个主管也够忙的,你们单位领导一点也不懂体谅人哦。”
  我听得出对方话里有话,再忙也不会忙到没有时间****朋友吧。
  “父母亲是做什么的啊?”又是老妈开口了。
  “哦,一般的工人吧。”
  “住哪儿啊,家里多大的房子啊?”老妈的问题是源源不断啊。
  当听说我家只七十多个平米,家里条件也不是太好时,老妈的脸色已有些不好看了。
  “你现在一月拿多少啊?”老妈这时才问到这样的问题到让我有些意外,我以为她一上来就会问的。
  “二三千吧。”我明显感到自己回答的底气不足。
  “那房子买了吧?”这次是老爸。
  “还…还没有。”我头上已开始冒汗了。
  “你都三十了,房子还没买?!”老妈感觉太吃惊了,可能我的回答让她感觉有点不可思议吧。“你现在连房子还没买,那准备什么时候买啊。”
  直到这时,跟我见面的女生,也就是我要相亲的对象,只管自己低头喝茶,居然没有说一句话。
  “准备买呢,准备买呢。”我连连回答。
  “要不要贷款呢?”老妈连这个问题也帮我考虑到了。“准备买多大的?”
  “****十个平方,贷个三四十万吧。”回答这个问题时我眼睛没敢看着他们。回答完了,我等着下一个问题呢,却没有听到声音。
  过了一会:
  “妈,你看你们都问些什么呀!”终于听到女孩的声音了,我还以为她不会说话呢,而且一开口就是帮我说话,我心里好感激。
  “好好,妈不问了,不问了。”老妈看来还是很通情达礼的。
  “小伙子,你人很不错,很诚实,现在象你这样的人不多了呀!”老爸居然表扬了我。看来事情有戏。
  “只是,我这个女儿过不得苦日子,你呢,条件是差了点,不过不要紧,好好努力,你啊,肯定会找到满意的对象的。”老爸又是表扬,又是安慰。
  “那就到这儿吧,”老妈道,“老头子啊,人家还在等着呢。”
  “还要看啊?!”女儿不乐意了。
  “嘿嘿!”老妈干笑,“死丫头,说什么呢。结帐、结帐。”看老妈对女儿连连使着眼色。
  “哦,我来吧,我来吧。”
  ……
  
  后来得知,那女孩由爸妈陪着,这一天看了五个。到我时是第三个,怪不得女孩不开口说话了,一天看这么多,换了我,我想我也不会再有什么感觉了。
  

  第八次相亲
  
  直面恐龙,我听到了心中的悲哀!
  
  这次相亲是一对同事夫妇介绍的。地点在女方的家中
  同事的夫人是个热心人,当她听我同事说,我年近三十尚未婚嫁时,一下子来了劲头,说她正好有个小姐妹,人挺好,家里条件也不错,一个人住,有一套一百二十平米的房子,工作虽一般,但还算可以。只是年龄稍大了一点,三十一,比我大了二岁多。
  却不过同事的热情,再说看看也无所谓,反正我也不亏什么。事前说好,女方父母不要在场。
  我是晚上去的,因为同事夫妇也去,所以无所谓晚不晚了,七点多,穿戴整齐,照照镜子,虽不十分潇洒,还算一表人才。:)
  到了女方家中,果然只女的一人在家。她招呼我们三人进去,换鞋,让座,倒茶,当时,我没好意思对女方细看,只眼睛快速的瞟了一下,这一瞟之下,让我心中格噔一下,心中的第一感觉,这女的好丑。在女孩忙时,我看了一下对方家中陈设,应该说,家里条件还是相当不错的。女孩忙好,四人坐下,面对面开始交谈了。
  这时,我看清了女孩,身材不说,长得实在不敢恭维,当时我就感觉我的脸上的肌肉在抽筋,因为我感觉到了自己面部肌肉的跳动。我非常尴尬的打了声招呼:
  “你好!”
  “你好!”女孩也象征性的打了声招呼。
  “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帅哦。”女孩道,到底是过三十的人了,不象小姑娘,说话还扭扭怩怩的。
  “哦,是吗。”我一下子还无法集中起精神来。
  直面这样的一个恐龙,我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我已无法集中起自己的精神来。因为,我已听到了自己心中的悲哀。难道我真的老了吗?真的找不到好女孩了吗?或许同事夫人是无意的,但也不要介绍这样的恐龙给我呀!!
  还好,我那同事夫人跟她那小姐妹有话说,不然,我真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了。
  女孩再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我说了些话,我已无法记得清了,很机械的回答了一些问题,听女孩口气,她还有些孤芳自赏,一般人她还瞧不上。
  我是实在不想再呆下去了。不管她有多么好的条件,熬了个把小时,找了个借口,终于逃了出来。
  女方给了我手机号码,让我一定跟她联系,有空常来她家玩。我在虚伪的承诺之后,绝尘而去。
  

  第九次相亲
  
  领导的女儿
  
  这次给我做介绍的是我们集团公司的副总,是在一次开会的时候,他偶然问到我的情况,得知我近三十了还没有结婚,过了两天,突然来电话,说要给我做介绍。因为是领导,所以不管什么情况还是得尊重他,我便答应了他。
  见面后,副总跟我说,那是一个局长的女儿,今年二十六岁。家里条件相当不错。只是说女孩子生活能力稍微差一点,要找一个背景单纯点的,人老实一点的,可以照顾她女儿一生的。
  照顾他女儿一生?我想,这是什么意思?如果爱一个人,跟她结婚,当然要照顾她一生了。
  当时我也没多想,一个局长的女儿,这么好的条件,会看上我这样的小工人?只是跟副总谈的时候,我提了个条件,就是见面的时候千万不要有父母在场,不然,我宁愿不见。副总当时没答应我,说他问问再给我答复。
  过了二天,我以为没戏的时候,副总来电话了,说可以见面。就女孩一个人,地点在一咖啡厅,下午二点,要我准时过去,不要迟到,他会在门口等我。
  等到咖啡厅门口,副总果然在等我,当时我很感动,副总给我很大的面子啊。没有多说什么,副总便直接带我进去了,到了里面一点,一靠窗口的位置,这个位置能看到大街,别人又不大影响到,还真是一个谈恋爱的好位置。进去的时候我四周看了一下,人不是很多,就十几个人吧,但走过一个位置时,有个穿戴入时的中年妇女眼光很奇怪的看了我一下,我当时也没在意。
  我在窗口坐下,副总让我先坐会儿,说他到门口看一下女孩来了没有。过了有十分钟,副总把一女孩带来了。
  女孩看上去没有26岁的样子,长得很清秀、文弱的样子,看着很惹人怜爱。1.62米左右的个子,穿着打扮时髦
  “你好!”我站起来打招呼。
  女孩弱弱的样子,“你好!”但声音低的几乎听不见。
  “这是我们公司的小××,人很好的,你们谈谈吧。”副总微笑着道。并把女孩让到了座位上。
  女孩低着头,不敢看我,轻轻的哦了一声,算是回答了副总的话。
  女孩有着一头飘逸的黑黑的长发,很是好看,只是低着头,没有了一般女孩的那种洒脱。
  副总说着,再嘱咐了我几句,便慢慢的离开了。
  我奇怪女孩怎么这么害羞。
  “来点什么?”我问女孩。
  “…我不知道。”女孩低声的道。
  ??这个回答让我有些郁闷,不知道!!
  “要不来两杯咖啡?”
  “好,好吧。”女孩道。目光却求助时的看着什么。
  我回头招呼侍者,没想到还没开口呢,侍者却端来了一杯咖啡奶茶,外加一盘水晶之恋。
  “这是?”我还没点呢,我心想。
  “哦。这是有人点给这位小姐的。”
  “谁点的?”我倒纳闷了。
  “这个…”侍者吞吞吐吐。
  “我妈。”女孩的声音低的不能再低,但我还是隐隐听到了。
  “什么?你妈来了吗?”我回头看。
  “没,没有。”女孩怯怯的。
  奇怪。
  “先生要点什么?”没等我看出什么来,侍者问我。
  “哦,来一样的吧。”
  实事求是的说,到现在,我除了感觉这个女孩太害羞之外,女孩给我的印象还是非常好的,清秀可人,确是理想中的夫人人选。但一想到人家的条件,再想想自己,觉得配不上人家。但既然是相亲,我想有些事情最好还是先说清楚了好。
  “听说你父亲在某局工作?”
  “嗯!”这次声音稍大了点。
  “你妈妈是做什么的呢?”我尽量放轻松语气,免得人家说我是在审问。实事求是的说,像这样由我主动的去问一个女孩子的情况还真的很少,谁让女孩子半天也不先问我一个问题呢。
  “医生。”女孩就两字。
  “哦。你大哪里读的大学?”
  “上海交大。”
  “还不错吗。比我强。”
  “我条件不好,你不介意吧。”我想还是要提一提我的情况。
  女孩摇摇头。
  见女孩不介意我的情况,我心里一高兴。话便多了起来。但无论再怎么说,怎么问女孩话,她除了嗯、啊!什么的,就不再多说什么话了。
  真郁闷啊。这女孩太害羞了吧。怎么这么怕和人交流啊,还是不愿意跟我说话,看样子也不象啊。
  再过得一会儿,发现女孩有些坐立不安的样子。眼睛老是往什么地方看。我说,你是不是有事啊,如果你有事,那我们就走吧。
  “嗯!”女孩又轻轻的一声,“你先走吧。”
  说这样的话,到是我没有想到的,但,女孩这样说,我又能说什么呢,心想,是女孩不喜欢我吧。我尴尬的哦了一声,“那你坐啊,我先走了。”
  “嗯!”女孩又只是嗯了一声,也不说再见,送送什么的。
  我一步三回头,还真有些恋恋不舍,但就是心中有些奇怪,奇怪什么呢,我也说不出来,但总感觉这女孩,怎么说呢,这真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到底哪里不对劲,我还一时说不上来。
  但不管怎么样,今天也只能这样了,出了门,我拦了辆的士,走。
  ……
  时间一晃就是三天,我在想,这女孩肯定已把我忘了吧。没想到第四天,我那副总打电话找到我,说,那女孩父母对我较满意。如果我愿意的话,可以上他们家坐坐。
  这我就奇怪了,他们父母见过我吗,怎么会对我满意呢。这时,副总对我说了实话,其实那天女孩的父母亲都去的,母亲先到,坐在咖啡厅的一个不显眼的位置,父亲则在门外的车上,他们在暗中考察了我,基本上对我还是满意的。
  哦,原来如此!这时,我回想起,进去的时候有个妇女看我的奇怪的眼神,大概那个就是她妈吧。
  后来,因为副总的关系,我又见了女孩两次,其中一次是在她家。
  说真话,她家条件之好,是我以前在别人家没有见过的。但接触下来,我还是打了退堂股。原因是在于女孩本身。副总跟我介绍的时候,竟说女孩生活能力稍差一点,但接触下来我发现,何止是稍差,简直就是没有生活自理能力,虽然她四肢健全,也读过大学。从小太娇生怪养了。在家里什么都不会做,连出门买个东西都不会,反正家里有保姆,一切都有保姆做。女孩也不认路,与人交流的能力也很差,半天说不来一句话。
  他父母亲到是表态了,只要我愿意,他们什么也不要我的,只要我上门便可以了,也即是倒插门。
  从内心来说,我向往这种现成的富足生活,但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够跟这样的一个女孩子生活一辈子,所以,最终,我还是没有答应。
  

  第十次
  
  股市休息两天,昨天调整了一下心情,今天也有空来写下这一段。
  
  几个同事心血来潮,说是去歌舞厅跳舞,唱歌去。闲着没事,一干三五人便去了。我们去的这个舞厅档次不是很高,高的我们也消费不起,这家也还可以,唱唱歌,跳跳舞,喝喝茶,每人没个几十元钱还出不来。
  就这样,通过同事,在舞厅中认识了几个女孩,反正也是交叉介绍,属于非正式的,谁愿意谁就认识一下,然后再互留个联系方法。其中有两个女孩跟******手机号码,一干人玩到十点半,我看时间不早了,就提出来先走,其它有两个年纪更轻一点的感觉还没玩够,便继续疯,我走时,那几个女孩子也还没走,所以只是礼貌的点了点头便算说了再见。
  过了有三天吧,那天上班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这是一个陌生的电话,一接,听对方一介绍,才知原来是那天舞厅中跳舞的一个女孩,说实话,那女孩长得怎么样我已没有印象了,她说,能不能我们见个面,我想和你聊聊。我说这样啊,可以啊,聊聊就聊聊吧。因为我考虑,人家一个女孩子主动提出来跟你见面,你个大男人如果还扭扭怩怩的那就不是个事了,还要伤了人家的身尊。
  女孩定了地方,在一家酒店式茶座。
  我到时,女孩早到了,点了几个小菜,两瓶啤酒。
  “你好!”女孩大方的伸出手。“我叫小雅。”
  “你好!”互相介绍之后,我便坐了下来。
  “要来瓶红酒吗?”小雅道。
  “哦。不要了,我的酒量不是很大,就啤酒吧,挺好的。”
  应该说,小雅长得还是很漂亮的,通过交谈得知,小雅今年也已二十八了,算是大龄女青年了。
  “为什么想起来找我聊天的?”我问小雅。
  “没什么,就想和你做个朋友,怎么,不可以吗?”
  “可以,可以。”女孩子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呢。“但是,我们应该可以说并不认识啊,也根本不了解,你不怕我会吃了你。”
  “呵呵,你真会说笑,”小雅笑道,“就你,其实,对你的情况我还是了解了一下的,不然我会冒冒然的找你吗?”
  “哦,原来是侦察好了的,目的何在?”
  “我说了呀!想和你交个朋友。”小雅略显调皮的道。
  “既然你对我的情况了解了一些,那你知不知道我很穷啊,”我故意把自己说的一塌糊涂,看她怎么说,“我一没钱,二没房,三没车,你给个评价吧。”
  “呵呵,好啊,你是******里最光荣的一种人,‘无产阶级’啊,这样的人现如今可不多了哦,”小雅调侃道,“不过,你不是还有人吗,有工作,还有理想。”
  “理想,什么理想?”
  “你不是准备买房吗?”小雅笑。
  “这算理想?没结婚,准备结婚的人都会考虑的。”
  “是啊,这也算啊,这也算是一种追求啊。”小雅轻啜了口啤酒道,“你知道吗,人的理想是不能脱离现实而存在的,我们不能谈大道理,你知道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吗?”
  “为了什么?”很少有女孩子跟我谈这些的,我到想听听。
  “其实,人只是动物,很现实的,谁都想把生活过得好一点,每个人都怀着不同的目的,用不一样的手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男人先是用大脑思考问题,等有钱之后,就学会了用下体思考问题。”
  “你这样看着我干吗?”或许是见我看她的样子有了些小变化,小雅道。
  “没什么啊,我在认真的听呢。”我这到是真话,唯一的是我没听过一个女孩子直接跟男人谈这个,而且还是跟一个不是很熟悉的人。
  “我不是淑女。”小雅带着一种狡诘的笑意,“我不是那种崇高伟大的女性,这种女孩现在没有了,也正因为这样,所以,不带目的和功利的男人也没有了,你想要我有房有车有钱,可以,那你拿貌来,这有点象买卖牲口的味道,不是吗。”
  “那以你现在这样好的条件,你应该已嫁了个有钱的男人了吧?”
  “切!你以为我有夫之妇勾引你少男啊,本小姐还没结婚呢。”
  “看不懂,看不懂!”我说的是真话,按她的条件,她应该早结婚了,而且还应该是一个有钱的主,怎么会还没结婚呢。
  
  

  继续:
  
  
  小雅似乎是看出了我的心思:
  “我不想这么早结婚,我想玩,钱老不是说吗,婚姻是围城,在外面的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所以,我怕,我不想这么早体味这种感觉,你说是吗。”
  我面带微笑,习惯性的点着头。看来,是我多心了,虽然我没想着去跟她谈恋爱,但相亲相多了,可能就有了些习惯性的思维了吧。
  “不过,我玩累了,玩了十年,也疯了十年。”小雅看上去有些眼光迷离,“我不想再玩了,回头一看,都快三十了,那些要好的小姐妹都有孩子了。”
  “是啊。”
  “现在,好男人都没钱,有钱的好男人又太少了,玩过了头,发觉不好玩了。”
  我听着。
  ……
  这次见面我们聊得很愉快,不过,大多时间是小雅在说,我在听。最后,我基本是听出来了,小雅想结婚了,但曾经跟她玩过,疯过的男人却没一个想跟她结婚了。
  第二天,我打了个电话给认识小雅的我的一个同事,问他认不认识她,没想到同事的反应是这样的:
  “怎么啦,你不会是跟她……?”
  “跟她什么?你想什么呢!”我惊讶于同事的反应。
  “我也不好说人家什么坏话,”我同事认真的道,“这个女孩玩的男人太多,你玩不过她的,趁你们还没开始,你断了这个念头。”
  “瞎说什么呀,我根本没有这个想法,人家大概只是想发泄一下心中的苦闷而已。”我有点心虚的道。
  “反正不要说我没提醒你,你自己留心点。”
  “哦,谢谢!”挂了电话,心中空空,竟突然没了半点感觉。难道我得了相亲综合症不成。因为我无法确定,我对人家女孩潜意识里就真的没有这个意思。
  
  后来小雅又来过几次电话邀约,我们又见面谈了两次,属于正常朋友之间的那种交流,只是我没有了第一次见小雅的那种看人的纯净的目光。可能小雅也看出来了吧,小雅是个敏感的女孩,他问我为什么,是不是听到什么了,是不是听到别人说什么了。
  我说没有。
  

  继续: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找你出来聊天吗?”小雅认真的道,“因为我第一眼就看出,你不是那种玩的男人,说句真话,象我这样的女孩,要找老公便只能找你这样的。”
  听不出小雅话中意思的话,那我真成了白痴了。
  “呵呵!是吗!”
  不知小雅的话,对于我,是表扬还是讽刺。一个玩多了男人的女人要找一个老实人结婚,要找不一个不会玩女人的人结婚。那我是这样的人吗。我会接受一个玩男人玩累了的女人吗。
  第三次见面,小雅带了个小姐妹一起来,这是我没有想到的。
  这次见面没有聊什么深入的东西。
  后来,小雅没有约我,她小姐妹却单独约了我一次,不过,那是非正式的,她小姐妹说,小雅是个非常不错的女孩,以她对她的了解,小雅还是个处子之身。她说,小雅很在乎我,几次接触,感觉我很实在,很诚恳。她需要这种感觉。
  可这些话我能相信吗,我该相信谁呢?
  
  第十一次:
  
  差点找了个女博士
  
  一日,行政部副主任告诉我,他晚上有个饭局,让我也一起去,因为跟副主任关系相处的还是相当不错的,所以,我也没有推辞,以前也有过这样的饭局。
  晚上,我依约来到了一家酒店。
  我几乎是最后一个到的,客人都到齐了,除了副主任之外,其它几个我都不认识,管他呢,既然是副主任请客,我也不怕被人说是吃白食的。
  其中有个女孩,看上去年纪跟我差不多吧,长得很清秀、斯文的样子,不是很漂亮,但很有气质。
  因为我酒量不行,所以我喝得很少,席间表现还算文明,不象我们这个副主任,还有他几个朋友,喝得大呼小叫的,很是尽兴。
  所以,席间,我跟那个斯文女孩反到相互的敬了几杯,有了简单的一些交流,但仅是场面上的客气话而已。
  第二天上班,副主任找到我,说,昨天那个女孩怎么样?
  我说什么怎么样?他说人怎么样啊!哦,我说,人很不错的,副主任说是吗。我说真的,这个女孩气质很好,人真的不错。那你们见见面乍样?我说,哦,干情你是给我介绍对象来着,怪不得叫我去吃饭
  “还臭美呢你,叫你吃饭怎么啦,亏了你啦!”副主任作势要打我。
  “哦,没有,没有。当然是我占便宜啦。”这个我到是真话。
  “不要说了,这是对方的电话号码,你约一下人家吧。”副主任把女孩的电话号码给了我。
  “那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你总要给我说吧。”我现在是不打不知底细的仗。
  “这样吧,你先见面,谈谈看,先了解情况,”副主任竟然不说,“如果你认为还行,我再跟你说,或者,你可以问她本人啊。”
  副主任好歹也是我领导,他不想说,我想有他的道理吧,我就没有再多问,是啊,见了面问了再说。
  后来的见面很顺利,谈得也挺好,我对女孩的好感又增加了不少。但奇怪的是,每当我要问到女孩做什么的等等实质性问题的时候,她总是找借口回避,本来这些以前都是别的女孩先问我的。女孩口才很好,我总是被她的话题牵着走。
  后来又约见了一次,我感觉两人还是很谈得来的,奇怪的是,女孩从不问我收入,学历啊什么的。我想,现在这样的女孩可真少见啊。如果可能,与她牵手,应该是很理想的。
  过了几天,副主任回来,问我事情进展的怎么样了。我说,蛮好啊,只是这个女孩与众不同,从来不问我房啊,车啊,钱什么的,这反到让我不放心了。我说你老兄现在可以跟我说实话了吧,对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次副主任没有再瞒我。他说,这个女孩是一个博士生,她实际年龄已36了,看年轻吧,比你大7岁吧。不过她虚岁应该才34,大不了你几岁。我一听,啊!都36啦!我晕,你不是开我玩笑吧,我还不至于要找这么大的吧。
  副主任说,不要急,你听我慢慢说,女孩在一个大公司任技术总监,年薪好几十万呐,有房,有车,只是由于种种原因,到现在还是单身一个。
  “什么种种原因?”我想搞清楚。
  “唉!这你也是知道的,女孩子学历高了吗,终归难找一点。”
  “这不会是主要原因吧?”
  “是啊,当然她要求也高啊。”
  “要求高怎么会找我呢?”我到听不懂了,“我可只有本科矣!”
  “唉!你小子,”副主任瞪了我一眼,“这不,不是找不到了吗,都36了。所以,…才放下架子,现实一点吧。”
  “现实一点?”我不知道这句话是说女博士,还是说我。
  肯定还有其它原因,副主任不想说,我也不能再强问了,我说,你让我考虑考虑吧。
  
  说白了,这个社会还是很讲求门当户对的,女孩这么好的条件,她找不到心仪的人肯定有她的原因,怪不得我问她实质性的问题她一句也不说,那说明她心里还是很在乎这些的,既然在乎这些,又找我这个什么都不如她的人干吗,我百思不得其解。
  

http://cache.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4/1/630380.shtml


深度阅读:


<<上一页    返回类目    下一页>>  我烧烧烧,炼丹,炼器,炼符,废墟炼丹师最帅  最新炼宝出世名单

相关文章:经历  我的  相亲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点击查看更多最新评论...  我跟你讲,被天打五雷轰不死,就能成仙,注意不要告诉别人  最新雷打不死名单
我来评两句:

看不清楚,更换图片验证码:      

最新查看

文章内容相关标签

最新评分

最近文章

精彩类目

设为今日头条
推荐到首页显示
文章操作>>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