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最新评论

突然失踪

发布日期:2012-03-09  2012-03-09日文章 2012年精华 2012年03月精华
突然失踪
包工头老毛近日是肚子里有五十只老鼠——百爪挠心,难受啊!眼见着冬天就要来了,可是他还欠着民工们30万元的工资呢。再说,明年的工程还没有着落,马上得疏通关节,及早谋划明年的活计。疏通关节没钱不行,给民工发工资没钱更不行!
老毛为钱愁得寝食不安。他每次去找开发商,开发商都训他说:“你急什么?人家建筑单位拖欠工程款,我有什么办法?我比你还急呢!”
老毛也是从农村出来打工的,他知道农民工的艰难。听别人说,他们干的这项住宅工程,人家建筑单位早就把工程款给结清了,是那个开发商挪用这部分工程款又去搞另一个开发项目了。一天,他从晚报上看到一篇小故事,题目叫《我高叫着你的名字》,看完后,他激动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他把晚报小心地装好,回到住处,到银行支了2000块钱,然后,他就从这座城里消失了。民工们再来找他要工钱时,他住的地方已经是“铁将军”把门了。
民工们急了,发誓说:“老毛你这个王八蛋,你想凉锅贴饼子——开溜,门都没有!我们就是走遍天涯海角,也会把你揪回来!”民工中就数老吕和小童最着急,老吕的娘等他打工的钱做手术呢,而小童的媳妇还等他的钱还账呢。
半个月过去了,民工们连老毛的影儿也没见着。老吕和小童几乎成了乞丐,到处寻找老毛的下落。半个月后,老毛偷偷回来了。他回到了原来的住处,用手机给那个开发商打电话。
开发商问:“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儿?”老毛说:“我是老毛哇,我想你啦,就给你拨了电话。”开发商不耐烦地说:“有屁早放,我没工夫跟你磨牙。”老毛说:“是这样的:我最近出了趟门,去应川转了转。”开发商问:“你去那里干什么?”老毛说:“那不是你的老家吗?”开发商问:“你怎么知道我的老家在应川?”老毛得意地说:“我不但知道你的老家在应川,我还知道你许多的事呢,你愿意听吗?”
开发商小心地问:“你说说看。”老毛说:“我见到你的父母,他们的身子骨都挺好的,你不用挂念。你的大儿子在北京八十八中念高三(9)班,叫周大兴,对不?我看他的个子比你还高半头,长得比你强多了。老板,你在听吗?如果你不愿意听,我就不说了。”开发商压低声音说:“你说吧,我听呢。”老毛说:“你的女儿叫周晶晶,没错吧?那可真是一个优秀的好女孩,是班里的学习尖子生,在沈阳宏伟中学读初三(6)班。我真羡慕你有那么好的儿子和女儿,老板,你好福气啊!”开发商压低声音问:“你还知道些什么?”老毛说:“我还知道你大夫人住在广兴小区四栋四单元四楼一号,她叫王秀芬,是正月初二的生日。你的小夫人名叫修雨蓉,住在古城富丽花园小区三栋三单元三楼一号,今年刚好31岁——”开发商沉不住气了:“不错,你对我的情况了如指掌,可你跟我谈这些有啥用呢?你是不是有事求我?”老毛哈哈大笑说:“你想错啦!我没什么求你的,我是在郑重地通知你:我前些天在新城参加了一个学习培训班,你想知道我学的是什么专业吗?我学的是放炮专业,我已经取得了专业合格证书,我能同时点燃一百个炮捻而心不慌手不乱。我还负责管理着一包包的雷管和一堆堆炸药。如果你什么时候需要用,告诉我一声,保证送货上门!”开发商沉默了片刻,随后显得十分轻松地说:“我说老毛呀,这几天民工们的情绪怎么样?你给注意一下,现在社会都在关心农民工的工资问题,我也是着急呀。这样吧,你明天晚上六点,准时到海蕙大酒楼,我想法张罗着把那30万元欠款给你们凑上,放假了,让他们回家都过个好年吧。”老毛说:“哎呀,那我先替那些民工们谢谢你啦!你真是一个好老板啊!”
打完电话,老毛摸了摸满脸的汗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令老毛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和开发商通电话的时候,他的门外却有两个人在偷听。
第二天晚上,老毛准时来到海蕙大酒楼。在大门厅,一个乞丐模样的中年男人坐在台阶上,把帽檐压得低低的,朝他瞅了瞅却没朝他要什么东西。他也没在意什么,就急匆匆上楼去了。
老毛得到了5万元的现金和一张25万元的银行支票。
开发商拍拍老毛的肩膀说:“好好干吧,以后有什么大的建筑工程,我还会想到你的。”
老毛在心里暗想:“看来这办事通过正常渠道还真不行,歪门邪道却管事。”
拿到了钱,老毛觉得最重要的是得赶紧请有关单位的头头们嘬一顿,再送上一个红包,也许,明年就又有活可干了。剩下的,就给民工开工资。
老毛提着皮包,喜滋滋地出了酒楼,刚离开酒楼不到50米,突然冲过来一个戴墨镜的年轻人,抢他的皮包。老毛猝不及防,皮包被抢走了。正当老毛焦急万分之际,原先坐在酒楼台阶的那个乞丐模样的中年男人不知从什么地方跑了过来,拦住了那个抢劫的青年,厉声吼:“把皮包给我放下!”
这人边说边去青年手里夺皮包。那青年从身上嗖地掏出了一把水果刀,****乞丐样男人的肚子就扎了进去,乞丐样男人顿时倒在血泊中,但皮包却紧紧抓在他的手中。那个青年见老毛和几个过路人追了过来,便仓皇逃走了。
老毛迅速找车把那个男人送到医院,好在水果刀只扎伤了那男人的肚子,没有伤到内脏,这让老毛放下心来。老毛在医院里忙来忙去,用毛巾给男人擦了脸,原本黑乎乎的脏脸擦干净了。老毛咋看这男人都有些面熟,但他却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他。
老毛对那男人说:“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们农民工们的恩人,你就安心住院养伤吧,我会照顾好你的。关于住院的一切费用,我都会支付的。”男人小声问:“这一天得花多少钱啊?”老毛说:“这你甭管啦,每天300多块钱的住院费,算不了什么,我的钱再紧,也要把你的伤养好!”男人立即说:“那哪能行啊?别人不得说我没良心啊?”男人接着说:“我明天就出院吧,能省点是点。”“毛老板,难道你真认不出我了?”老毛说:“我就觉得你面熟,想不起来在哪见过面了。”男人说:“我就是你手下工程队的老吕啊。毛老板,省点钱,好给大家开工资啊!”老毛惊讶地问:“怎么?才一个月没见,你怎么显得这样老啊?你今年不是才44岁吗?”老吕不好意思地说:“自打你走了以后,我就到处找你。我跟大家说,就是沿街要饭,我也要把你找回来。因为没有你,我们找谁讨工钱呀?我已经流浪了好几个城市,没想到你又回来了。我知道你那包里都是我们的救命钱,所以,我就是搭上一条老命,也不能让大伙空手回家过年啊!”
这时老毛的眼睛有些湿润了,紧紧攥着老吕的手说:“你就好好养着吧,你的工钱,我会给你的。”
没过三天,老毛拿着一个大信封对老吕说:“你的工资,一分不少!”老吕却不接信封,涨红了脸说:“毛老板,别的人没有拿到工资,我的也不能拿。”老毛笑着说:“你放心吧,大家今天都领上工资了。”
当天下午,所有的民工们都来医院接老吕,大家像众星捧月一样把老吕围在中间,那久违的欢声笑语,洋溢在整个病房。
小童悄声说:“吕大哥,原谅我吧,我心一慌,就扎深了,让你受苦了。”小童说完,就咧开嘴呜呜地哭了起来。
老吕给小童擦着眼泪说:“孩子,别哭,咱们应该笑。只是差点让你当了一回真的抢劫犯!”
满屋的人都笑了起来,只是每个人的眼里都噙满了泪水。
(责编:王凡)




-------------------------

来源:
http://www.storychina.cn/main2.asp?id=33375&tablename=sitesearch&lei=情节无限&leiID=2

<<上一页    返回类目    下一页>>

最新查看

最新评分

最近文章

设为今日头条
推荐到首页显示
文章操作>>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