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最新评论

法官的房子

发布日期:2002-04-30  2002-04-30日文章 2002年精华 2002年04月精华
法官的房子的更多内容
废墟生存法则1:莫造业,造业遭雷劈  最新雷劈死名单(一)

故事發生在四月,John Moore正在爲考試發奮學習。考試的日期越來越臨近了,他決定

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復習。怡人的海灘和悠閒的野外對他沒有絲毫吸引力。他要找的是一

個安靜的普通的,而且不受打擾的小鎮。收拾好行李後,他在一本列車時刻表中找到了

一個他不知道的小鎮。他沒有把他的行程告訴任何人,他不想讓任何人打擾他。



於是Moore來到了Benchurch。鎮上每個星期都有一次集市,那是這個小鎮唯一喧鬧的幾

個小時。其餘時間,它是一個恬靜的、沈睡的小地方。Moore在鎮上唯一的旅館度過了

第一晚上。旅店的老闆娘是個很和藹的人,但是這家旅館對他來說還不夠安靜。第二

天,他開始在鎮上尋找出租的房屋。



他只看中了一個房子,那間房子不僅僅是安靜,簡直是荒蕪、與世隔絕。那是個很大

的、十七世紀的老房子。小小的窗戶使它像個監獄,還有高高的磚牆包圍著房子。很難

想象哪還能找到這樣一個令人不快的地方。但是它正是Moore想要的。他找到了當地負

責這所房子的律師。



Carnford律師非常樂意把房子租給他。



"我甚至願意把它免費租給你,"他說,"好讓這間房子重新有人居住。這麽多年了,它

一直空著,所以大家總是散佈關於它的愚蠢的故事。你將使這些故事不攻自破。"



Moore覺得沒必要問律師這些"愚蠢的故事"的細節。他付了房租,然後Carnford先生告

訴了他一位老傭人的名字。他兜裏裝著房子的鑰匙離開了律師的辦公室。他先去了那間

旅館,找到了老闆娘--Wood太太



"我租下了一所房子,"他說,"你能告訴我要買些什麽東西嗎?你認爲我需要些什麽?"



"您要住在哪,先生?"老闆娘問道。Moore告訴了她。



她嚇壞了似的舉起了雙手:"不,不能在法官的房子裏!"她說著,臉色蒼白。



他讓她給他講講房子的故事:"它爲什麽叫法官的房子?爲什麽沒人想住在那兒?"



(二)



"是這樣,先生,"她解釋說,"很久以前--不不,我不知道到底有多久--有一個法官住

在那裏。他是個殘酷的法官,先生,他喜歡把犯人絞死,對誰都毫不留情。關於那所房

子--我不知道,我問過很多人,但沒人能說清楚。"解釋讓她很爲難。鎮上流傳的說法

主要是說有一些奇怪的東西在那個法官的房子裏。"如果是我的話,先生,"她接著說,

"我決不會一個人住進去的,就是把銀行裏的錢都給我也不去!"



然後她向Moore表示歉意:"對不起嚇著您了,先生,真的很抱歉。可是如果您是我兒子

的話,我決不會答應讓您一個人在那兒呆上哪怕一個晚上。我要親自去拉響屋頂上的那

個大警鐘!"



Moore十分感激她。"您對我真是太好了,Wood太太!"他說,"但您真的實在沒必要操

心。我正在準備一個重要的考試,根本沒工夫答理這樣的鬼事。



" 和氣的老闆娘答應把他的行李哌^去。於是Moore決定去見一見Carnford先生推薦給

他的老女僕,Dempster夫人,她似乎非常樂意,甚至等不急爲新主人效勞了。



兩個小時以後,當他和Dempster夫人一起回到法官的房子時,Wood太太已經等在門外

了。她身邊還有幾個拿著包裹的孩子和兩個工人,擡著一張床。



"屋裏已經有床了呀!"Moore很驚訝。



"五十多年都沒人在那些床上面睡過了!不,先生,我不能讓您冒險睡在那些又老又陰

森的床上。"



很顯然,老闆娘對房子的裏面非常好奇,但同時又很害怕,哪怕有一丁點兒響動,她就

會緊緊地抓住Moore的胳膊。他們一起在房子裏四處看了看,Moore決定在餐廳住下。餐

廳很大,足夠他工作和休息了。Wood太太和Dempster夫人開始收拾,很快就整理好了。

Moore發現Wood太太從自己的廚房裏給他拿了許多好吃的。臨走前,她對Moore說:"我

希望您一切平安,先生,可我還要說--我可不敢睡在這兒,和這麽多鬼魂睡在一起。"



她走以後,Dempster夫人笑道:"鬼?哪里有什麽鬼?這裏只有老鼠和蟲子,門軸得上

上油,破窗戶讓風吹的快掉了……您瞧這屋裏的老木頭牆,得有幾百年了吧!牆後肯定

藏著老鼠和蟲子,您會看見一大群的,先生--但您連一個鬼影也不會看見的,我保證。

現在您出去好好散個步吧,等您回來,整個房子都準備好了。"



她說的沒錯。回來以後,Moore發現整個房間變得乾淨又整齊。溫暖的火苗在古老的壁

爐裏閃動著,燈已經點上了,晚餐正在餐桌上等著他。



"晚安,先生,"Dempster夫人說,"我得回家丈夫做晚飯了。明天一早我再來看您。"



"這真是太好了!"Moore一邊吃著Dempster夫人爲他準備的可口的晚餐一邊自言自語。

吃罷晚飯,他把盤子推到桌子的另一端,然後往壁爐裏添了一些柴火,開始學習。



(三)



Moore一刻不停地學習到十一點,然後他又向壁爐裏添了些木頭。他還做了一壺茶,獨

自享受著。爐火熊熊地燃燒著,火光在古老的橡木牆上跳動,它們在房間裏投下奇怪的

影子。他的茶味道很好,也沒有人打攪他。他第一次發現房子裏的老鼠居然會弄出那麽

大的響動。



"當我學習的時候它們一直在吵鬧嗎?"他想。"不,我覺的不是這樣。大概起初它們挺

怕我的,現在膽子變大了,就和以前一樣地到處亂跑。"



它們可真忙啊!在老木頭牆後面,在天花板上,在地板下面,它們上躥下跳,吵得地動

山搖。Moore想起了Dempster夫人的話:"您將看到成群的老鼠,卻連一個鬼影也不會見

到。""好吧,"他笑道,"不管怎麽說,關於老鼠她可一點兒也沒錯!"



他舉起臺燈四處看了看。"真奇怪呀,"他自言自語,"這麽漂亮的老房子,怎麽就沒人

願意住呢?"在老式的橡木牆上挂著幾副古畫,畫上落了一層灰,他看不大清楚。四周

的牆上都有一些小洞,從裏面時不時地露出老鼠好奇的臉盯著他,然後,吱吱幾聲,便

消失了。



然而,最令他好奇的是從房頂上垂下的大鍾繩,吊在壁爐右邊的房頂上。他找到一張巨

大的高背橡木椅子,放在壁爐旁,然後坐在上面,喝完最後一杯咖啡。他往火裏添了些

柴,又回到桌前開始看他的書。時不時地,老鼠們的吵鬧聲會打斷他的思路,但他很快

就習慣了,仿佛除了學習,他已經忘記了一切。



突然,頭頂上有什麽東西驚動了他。他擡頭看,不知道是什麽。他乾脆站起來仔細地

聽。屋子裏一片寂靜,老鼠們都沒了動靜。在那兒!Moore環顧四周,猛然看見一隻巨

大的老鼠趴在壁爐旁的高背椅子上,正用一對細小的通紅的眼睛盯著他,目光中充滿了

仇恨。Moore彎腰揀起一本書,假裝要砸它,但那只老鼠紋絲不動。它憤怒地張開大

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齒,冷酷的眼睛在昏暗的燈光裏閃動。



"怎麽,你這傢夥……"Moore叫起來。他拿起火鉗子跳過去,可是沒等他打中,那只老

鼠就一下竄到地上,迅速爬上鍾繩,消失在黑暗裏了。更奇怪的是,牆裏老鼠們噰喳

喳的吵鬧聲又響起來。



此時的Moore再也無心看書了。屋外的鳥兒開始唱歌,清晨馬上來臨。他爬上床,很快

就進入夢鄉。



(四)



他睡得相當深,根本沒有聽見Dempster進來。她打掃了房間,做好了早飯,然後叫醒

他,並端來了一杯茶。



早飯後,他把書裝進口袋出去散步。路上,他買了一個三明治('這樣,我就不用爲午

飯發愁了',他自言自語)。他在一個美麗清淨的小公園裏學習了幾乎一整天,在回家

途中他順便到Wood的小旅館去感謝她的幫助。



她打量著他:"您千萬別太勞累了,我的先生。今天早晨您臉色不太好。學習太用功可

對人身體不好。告訴我,先生,您昨晚過得好嗎?Dempster說當她去的時候,您還在睡

呢。" "哦,我很好,"Moore微笑著,"鬼魂還沒來打攪我。但是老鼠們昨天夜裏開了個

晚會!其中有一隻紅眼睛的老傢夥。它居然坐在壁爐邊的椅子上,直到我舉起火鉗子它

才離開。然後它順著警鐘的繩子爬了上去。當時太黑,我沒看清它跑到哪去了。"



"老天!"Wood尖叫著,"那個老傢夥坐在壁爐旁邊!先生,您可千萬要小心呀!"



"您是什麽意思?"Moore驚訝地問。



"老魔鬼!可能是那個老魔鬼。"



Moore笑了出來:"請原諒,Wood夫人。想到魔鬼本人坐在我的壁爐邊,我實在是忍不住

想笑……"他又笑了起來,然後回家吃晚飯去了。



這天晚上老鼠們的吵鬧聲開始的更早了。吃完飯後,他在火邊喝完了茶,就坐到桌旁開

始學習了。



老鼠比前一天鬧得更厲害了,他們吱吱地叫著竄來竄去,撓著東西,還不時地從牆上的

洞裏盯著他。他們的眼睛在火光下像小燈一樣地閃著。但是Moore已經習慣了。他們看

起來並不那麽凶,到是挺有趣的。有時,大膽點的老鼠竟然從洞裏跑到地板上,或從畫

框上穿過。每當他們打擾Moore時,他就向他們揮動他手裏的紙,於是他們便立刻鑽回

洞裏。所以,前半夜平靜地過去了。



(五)



Moore專心地學習了幾個小時。



忽然,他被突然到來的安靜打斷了。老鼠跑動的聲音、撓東西的聲音和吱吱的叫聲停止

了。空空的房子靜得像墳墓。Moore想起了昨天晚上。當他把目光落在壁爐邊的椅子上

時,他嚇了一跳。在那把高背椅上,坐著那只巨大的老鼠。它雙眼兇狠地盯著他。



Moore想都沒想就抓起了旁邊的一本書扔向老鼠,但是沒打中,而那只老鼠紋絲未動。

於是,Moore又拿起了火鉗子,結果老鼠又一次沿著警鐘的繩子爬了上去。與此同時,

其他老鼠又開始吵鬧。因爲燈光很暗,而且壁爐裏的火也不是很旺,天花板漆黑一片,

Moore無法看清那只老鼠跑到哪去了。



Moore看了看表,幾乎是午夜了。他往壁爐里加了些柴又做了一壺茶。然後,他坐在了

那把老橡木椅上,品味著他的茶。



"那個老傢夥跑到哪去了,"他想,"我明天早上得買個老鼠夾。"他又點了一盞燈,好照

亮壁爐右邊的牆角。他放好幾本書,準備打那只老鼠。最後,他把警鐘的繩子壓在了桌

子上的臺燈下面。



當他拿著那根繩子的時候,Moore注意到它是那麽的柔韌:"它能用來絞死人。"然後他

檢查了他做的準備。



"好了,我的朋友,"他大聲說道,"我想這會我能發現你的秘密了!"



於是他又開始了他的功課,並且很快就忘記了其他的事情。但是他又一次被突然的寂靜

打斷了。那根繩子稍稍動了一下,同時壓著繩子的臺燈也挪動了一點。Moore摸了摸旁

邊的書,確認已經準備好把它們投向那個老傢夥。他順著繩子向上看去……突然,那只

巨大的老鼠從繩子上跳了下來,落到了那把橡木椅上。它憤怒地盯著Moore,而Moore抓

起了一本書並向它扔去。那老鼠機敏地閃開了。Moore又扔出去一本書,又沒打中。當

Moore拿起了第三本書並站起來時,老鼠好像害怕了,吱吱叫著。這第三本書打中了老

鼠。它痛苦地尖叫了一聲,竄上了繩子,飛快地沿繩子爬了上去,帶得壓在繩子上的沈

重的臺燈不停地晃動。Moore死死地盯住老鼠,借著他點燃的第二盞燈,他看見老鼠消

失在牆上的一幅畫裏。



"明天早上,我要訪問一下這個不速之客的家。"Moore自言自語地說著,拾起了地上的

書。"壁爐旁邊的第三幅畫,我不會忘記的。"他把第三本書拿在手裏:"就是這本書打

中了它!"忽然他的臉色變得慘白,"怎麽會這樣--這是我媽媽的聖經!太奇怪了!"



他重新坐下學習,而老鼠們又在牆裏開始他們的聚會。這沒有使Moore感到不安,與那

只大老鼠比起來,它們可以說很友好。但是他學習不下去。最後,他合上書,上了床。

他睡著了,此時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進了他的窗戶。



(六)



他好不容易睡著了,睡得很沈,還做了許多惡魔。後來,Dempster向往常一樣端著一杯

茶叫醒了他,他現在感覺好些了。但是他的第一個要求使這個老僕人大吃了一驚。

"Dempster夫人,我今天出去後,你能不能把那些畫打掃一下--尤其是壁爐邊的第三

幅。我想看看



" Moore又在公園裏愉快地學習了一天,在回家的路上他又順路看望了Wood太太。在她

舒適的客廳裏,還坐著另外一位客人。



"先生,"房東太太說,"這位是Thornhill醫生。" 她剛剛介紹他們倆認識完,這位醫生

就問了Moore很多問題。"我肯定,"Moore想道,"這位醫生絕對不是偶然造訪的。"然

後,他對Thornhill醫生說: "醫生,我很樂意回答您的問題,但您得先回答我的一個

問題。"



醫生好像有些吃驚,但是還是立刻同意了。



"是不是Wood太太讓您來說服我的?"Moore問道。醫生看上去非常驚訝。Wood太太的臉

變得通紅,眼睛也不知道往哪看好。但是,醫生是個諏崱⒂押玫娜耍⒓椿卮穑"

是的,但是她不想讓你知道。她很爲你擔心,不想讓你一個人呆在那個房子裏,而且她

說你太用功了,還總是喝很濃茶。她讓我勸勸你。你看,我也曾經學習很用功,所以我

知道我在說什麽。"



Moore笑了笑,然後向Thornhill醫生伸出手,"我要謝謝您的好意。也感謝你,Wood太

太。我保證不再喝濃茶了,而且一定在一點之前上床。這樣,你們滿意了吧?"



"很好,"Thornhill醫生說,"現在,讓我們談談那座房子。"



Moore把前一天晚上發生的事告訴了他們。當他說到他用聖經擊中了那只老鼠時,Wood

太太發出一聲驚叫。Moore講完他的故事後,Thornhill醫生表情嚴肅。



"那只老鼠總是順著那個警鐘的繩子逃跑的?"他問。



"每次都是。"



"我想你知道那個繩子是作什麽用的?"醫生問道。



"不,我不知道。"Moore回答。



"那是絞首用的繩子,"醫生解釋道,"每當法官判處某人死刑,那個不幸的人就會被這

根繩子絞死。"Wood太太聽到這裏,又發出了一聲驚叫。醫生去給她倒了一杯水,然後

他看著Moore:"聽著,年輕人,如果今天晚上發生什麽,立刻拉響警鐘。我今天晚上也

要工作到很晚,我會豎起耳朵時刻警惕的。千萬記住!"



Moore笑了,"我想我不會需要這樣做的!"他說完便回家吃晚飯了。



"我不喜歡那個年輕人的故事,"Thornhill醫生在Moore離開後說,"也許大部分是他想

像出來的。無論如何,今天晚上我會注意的,希望我們能及時地幫助他。"



(七)



當Moore回到家時,Dempster夫人已經離開了。他的晚餐已經準備好了,燈也點亮了,

壁爐裏的火著得旺旺的。那是個寒冷的夜晚,外面刮著大風,但是屋子裏溫暖舒適。他

進屋之後的幾分鐘裏老鼠都安靜了下來。但是,就像往常一樣,它們又很快適應了

Moore的存在,又開始鬧了起來。他很高興聽到它們的動靜。他還記得當那只大老鼠出

現時,它們是多麽安靜。Moore很快就忘記了老鼠的叫聲和撓東西的聲音,他輕鬆地坐

下享用他的晚餐。然後,打開書。



頭幾個小時一切正常,然後他就無法專心了。這是一個暴風雨之夜,整幢房子都在顫

抖,風帶著怪異的呼嘯從煙囪道吹進來,吹動了房裏的警鐘,鍾繩於是上下跳動著,它

的底端敲擊著橡木地板,發出空洞的悶響。



看到這些,Moore想起了醫生的話:"這是一根絞首繩。"他走過去,把這根繩子拿在手

中仔細端詳。不知道有多少生命斷送在它上面,他想。當他握著這根繩子,房頂的鍾依

然在不停地擺動,繩子顫抖起來,就象有什麽東西在順著它移動,同時,房間裏一下子

安靜了。



Moore一擡頭,那只大老鼠正向他沖下來,充滿仇恨地沖下來!Moore尖叫著跳到一旁,

老鼠一轉身,消失了。同時房間裏又恢復了吵鬧。



"好吧,朋友,"Moore想,"咱們來一起找找你的窩。"



他點燃一盞燈,想起那只老鼠是鑽進右邊第三幅畫裏消失的。於是他舉起燈,走到那幅

畫前。



眼前的景象嚇得他差點把燈都摔了。他後退一步,蒼白的臉上冒出了冷汗,膝蓋開始哆

嗦,整個人顫抖得象片樹葉。但他還算勇敢,便又走上前去。Dempster夫人已經把畫擦

乾淨了,他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上面畫了些什麽。



畫上是位法官,殘忍、狡猾、無情的臉上,鷹鈎鼻,目光犀利冷酷。當Moore注視著他

的雙眼時,他發現以前他也曾看到過這樣的眼神。那只大老鼠的眼睛就是這樣的--一樣

的兇殘。這時老鼠的聲音又停止了,Moore感覺到另一雙眼睛在盯著他,是那只老鼠,

它從那幅畫邊上的洞裏注視著Moore。但是Moore沒有理它,繼續觀察著畫。



法官坐在一把高背的大橡木椅子裏,右邊是一個石制的壁爐。角落裏,一根繩子從天花

板上吊下來。Moore怕極了,他認出了那就是他現在住的這個房子。他看了看周圍,希

望旁邊還有別人。然後,他向壁爐邊的角落看去,他僵住了,燈從他顫抖的手裏掉到了

地上。



(八)



就在那把法官的椅子上坐著那只老鼠。那根繩子就懸在後面,就象畫裏畫的一樣。那只

老鼠用和畫裏的法官一樣無情的眼睛直視著Moore,但是它的紅色的眼睛裏還多了一種

勝利的神情。屋裏一片寂靜,只能聽見外面的暴雨聲。



"天哪!燈!"Moore突然想起。還好,那盞燈是金屬的,所有沒有著火。當他趕緊把燈

熄滅時,他甚至暫時忘記了恐懼。



"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他想道,"醫生說的對,熬夜和釅茶對我沒好處,只能使我更

緊張。還好,我現在還沒事。"然後,他給自己倒了一杯牛奶,又坐下開始學習。



大約一小時後,突然的寂靜又打斷了他。屋外,暴風呼嘯著,雨點猛烈地撞擊著窗戶。

但是屋子裏卻象墳墓裏一樣安靜。Moore仔細地傾聽著,他聽到了一種奇怪的吱吱聲。

聲音來自挂著繩子的那個牆角。起初他以爲是繩子弄出的聲音。但是當他沿著繩子向上

看去,他看到是那只老鼠,它在用它醜陋的黃牙齒咬著繩子。繩子漸漸地被咬斷了,掉

在了地上。警鐘上剩下的一小段繩子上吊著那只大老鼠。這時,繩子開始前後搖晃起

來。Moore心裏充滿了恐懼,"現在,我再也沒法敲響警鐘了。"他生氣地拿起正在看的

書,拼命扔向那只老鼠。他打的很准,但是眼看就要擊中的時候,老鼠從繩子上跳了下

來,落在了地上。Moore立刻向它沖了過去,但是老鼠飛快地跑開了,消失在黑暗中。



"睡覺前,讓我們在來一次捉迷藏吧!"Moore自語。他拾起油燈,但差點又把它摔在了

地上。



這時,他注意到畫裏的法官消失了,椅子和周圍的東西還在,法官卻不見了。Moore被

嚇壞了,小心地移動著。他開始顫抖不止,他的力量消失了,他現在連一塊肌肉都動不

了了,只能聽到和看到。



在那把高背橡木椅上,坐著法官。他殘酷的眼睛直盯著Moore。他的臉上帶著一種勝利

的微笑。他慢慢地舉起了一頂黑帽子。Moore的心臟瘋狂地撞擊著胸膛,他的耳朵裏充

斥著一種奇怪的聲音。屋外的暴雨越來越猛烈。就在狂風的呼嘯聲中,Moore聽到了集

市上的大鍾敲響了。他一動不動地站在那,聽著鐘聲。當十二點敲響時,法官把那頂黑

帽子帶在了頭上。然後,他從容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撿起地上的那段繩子,仔細地把

那根柔韌的繩子打成了個繩套。他用腳試了試套索,直到滿意了爲止。現在他小心地繞

過桌子,擋在了門口。Moore被困住了!當這一切發生時,法官的眼睛一直沒有離開過

Moore。



(九)



Moore看著法官的冷酷的眼睛,就象一隻小鳥看著一隻貓。他看到法官拿著繩套走向

他,然後把套索朝他扔了過來。Moore孤注一擲地閃到一邊,繩子掉在了地上。法官又

一次舉起繩套,企圖抓住Moore。他一次又一次地試著,同時他冰冷的雙眼始終盯著

Moore。"他在玩我,"Moore想,"就象貓在玩一隻鳥。很快他就會抓住我,然後吊死

我……"



他看了看身後,那兒,成百隻老鼠用它們明亮的、渴望的小眼睛看著他。他看到連在警

鐘上的那段繩子上漸漸爬滿了老鼠,而且更多的老鼠還在從天花板上通向警鐘的洞口向

下爬。老鼠們吊在繩子上,帶著繩子前後搖擺著。



警鐘敲響了,起初輕輕的,後來越來越有力。聽到鐘聲,法官擡起頭,臉上帶著魔鬼般

的憤怒。他的雙眼燃燒著血紅的光芒。突然,一聲震耳欲聾的驚雷在窗外炸開。法官舉

起他的絞首索,老鼠們驚慌地在那段殘餘的繩子上跑動著。



這次,法官沒有把繩套扔出來,而是向Moore走來,打開套索。Moore動不了,他象一座

石像一樣。他的脖子上感覺到法官冰冷的手指,還有那根柔韌的繩子勒向他的咽喉。法

官抱起Moore僵硬的身體,把他放在那把高背橡木椅上。然後,走到Moore的後面,伸手

抓住了警鐘上的繩子。當他的手碰到繩子的一瞬間,所有的老鼠都尖叫著跑開了,消失

在天花板的洞口。這時,法官把繞在Moore脖子上的套索系到了警鐘上,然後走下來,

推開了那把橡木椅。



當法官房子的警鐘敲響的時候,成百的村民舉著燈缓突鸢褯_向那裏。他們拼命地敲擊

著房門,但是沒人回應。他們撞了進去,湧向大廳。醫生沖在第一個,但當他趕到時,

已經太晚了。



警鐘上吊著那個可憐的學生的屍體。牆上的那幅畫裏,法官注視著外面,但這次,他的

臉上挂著一絲勝利的微笑。



(完)

<<上一页    返回类目    下一页>>  我烧烧烧,炼丹,炼器,炼符,废墟炼丹师最帅  最新炼宝出世名单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点击查看更多最新评论...  我跟你讲,被天打五雷轰不死,就能成仙,注意不要告诉别人  最新雷打不死名单
我来评两句:

看不清楚,更换图片验证码:      

最新查看

文章内容相关标签

最新评分

最近文章

精彩类目

设为今日头条
推荐到首页显示
文章操作>>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