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最新评论

感人的故事:我们和温总理在酒泉工作的日子

发布日期:2008-01-30  2008-01-30日文章 2008年精华 2008年01月精华

推荐:游客感人的故事:我们和温总理在酒泉工作的日子

在甘肃省河西走廊西端的酒泉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曾在这里工作、生活了十一个春秋,留下了不少感人的故事。至今大家提起******来,仍然津津乐道。近日,笔者采访了曾与******在甘肃省地矿局酒泉第四地质勘查院一起工作过的老同事、老朋友马海山、冯俊国、白志荣、张子靖、王殿修等人,大家回忆了当年******总理在酒泉工作、生活时的一些往事。




(一) 从实习生到地调队副队长



1968年2月,文化大革命的红色浪潮席卷中国,偌大的北京似乎也放不下平静的书桌。正在北京地质学院构造地质专业攻读研究生的******被迫放弃学业,主动要求前往“边塞”甘肃工作,从此与祁连山相伴十多年。******到甘肃后,被分配到地处河西走廊酒泉的甘肃地矿局区测二队工作。普通先后在丰乐河修过水库,在酒泉下河清农场当过炊事员,在野外五分队矿产组当过地矿员。1974年******被调到队机关政治处工作,从一般工人干到了副队长。



在酒泉工作期间******还遇到了自己的终身伴侣——张蓓莉。张培莉家在兰州市,毕业于兰州大学地质地理系,当时在甘肃地质局从事岩矿鉴定工作。由于工作原因******和张蓓莉经常见面,渐渐相互了解,建立了感情,两人七十年代年结婚。在基层劳动和在一线工作的这六年时间里,******给同事留下的深刻印象是:特别能吃苦。他的工作责任心非常强,尤其当地矿员时,野外观察、记录都很细心。在甘肃地矿局内流传着这样的故事:******在甘肃地质局工作期间,条件非常艰苦。他曾到酒泉灌溉面积最大的洪水坝河工作。当年担任野外五分队矿产组组长的马海山,有两件事至今记忆犹新。



第一件事发生在青海省一个叫小龙口的地方。那时,他们在那里搞地质调查,居住的帐篷搭在半山坡,坡下是一条河流,那些天,连降暴雨,他们被迫连移了三次帐篷。后来,山上泥石流滚滚而下,坡下的河堤被洪水冲垮了,他们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一位技术员面对此情景,吓的连帐篷都不敢出,当时连组长马海山都不知该怎么办。这时,一向话语不多的******很镇定地站出来说:“大家千万不要慌,我们先把技术员弄出帐篷,然后快速向安全地带转移。”于是马海山立即按照******的话指挥大家,他们刚把那位技术员劝出帐篷,一块斗大的石头就从山上滚下,瞬间就将帐篷卷入河流,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大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第二件发生在甘肃张掖,那一年夏天,分队30多人都集中在张掖地区临泽县的北山一带搞地质测量,由于人多,粮食眼看就要吃完了。出现这这种情况,首先要与外界取得联系,而出山又没交通工具。从驻地到山外至少要走60公路,由于天太热,又是荒郊野外,出去很危险。这时候,******自告奋勇地主动要求出山去联系粮食。最后为了有个照应,作为组长的马海山也决定和******一起去。他们从早晨7点出发,一直走到下午3点,正在他们精疲力竭、口干舌燥,茫然无助的时候,意外地遇上了分队执行任务的汽车,这才接济上大家急需的粮食和蔬菜。



******在酒泉参加工作时,正值文化大革命,区测二队内部在搞派性斗争,各派之间明争暗斗,弄的人心惶惶。为了化解矛盾,省地矿局调整了队上的领导班子,同时从基层和一线选拔一批为人正派,工作能力强的同志到机关工作,在这种情况下,工作表现突出、又不参加派性斗争的******成了第一人选。1974年,******被调到队机关政治处工作。1976年,******被组织任命为地调队政治处负责人,1977年升任地调队副队长。走上领导岗位的******,更加表现出大公无私、先人后己的精神。



1978年,时任副队长的******,因工作突出,单位破例为他升一级工资,这样的好事在地调队还是第一次。但******把这次机会让给了在一线工作的同志。当时,很多人对他的这种做法都无法理解,他对同事们说:“做人要时刻为他人着想,应该把这有限的工资发给那些奋战在一线的同志。”



与******一起工作工作过的同志都知道,他有一条为人处世的原则:该让人的他非让不可,不该让人的他坚决不让。早在1970年,队上要抽调几位同志到会宁参加农宣队工作。会宁是甘肃最贫困的县之一,抽谁都不愿意去,当时******正随矿产组的同志在祁连山南部搞地质调查,听到这个消息后,他马上给新婚的妻子张蓓莉写信,动员妻子去会宁。当时妻子张蓓莉有身孕,组织上考虑她的实际情况,没有答应,但******和张蓓莉一再要求,最后组织只好派张蓓莉去了会宁。



[(二)勤奋好学,特别能吃苦的“温技术员”



现年70岁的杨虎学是酒泉市肃州区丰乐乡二坝村农民,上世纪60 年代末曾担任过二坝村大队的革委会副主任。他对当年******劳动锻炼的情景记忆犹新。杨虎学说,记的那是1968年9月。******和另外4个男同志及2个女同志来到二坝大队劳动锻炼。那时候运输工具少,运肥料主要依靠大车。杨虎学经常赶皮车,******和其他几名地调队的年轻大学生就给皮车装肥料。对******杨虎学最突出的印象是:话不多,但干活很踏实。后来丰乐公社在台子沟修水渠,社员们给渠装背石头,******和社员一样背,并不比当地劳动力背的少。full screenscreen.width*0.7)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screen.width*0.7; this.alt='click here to open new windownctrl+mouse wheel to zoom in/out';}" onmouseover="if(this.width>screen.width*0.7)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screen.width*0.7; this.style.cursor='hand'; this.alt='click here to open new windownctrl+mouse wheel to zoom in/out';}" onclick="if(!this.resized) {return true;} else {window.open(this.src);}" onmousewheel="return imgzoom(this);" alt="" />



与******再次见面是1970年7月,那时候,杨虎学在镜铁山二把哈垃领着社员修备战路。有一天,******和地调队一位叫小米的同事拉着骆驼,路过二把哈垃,天快黑了,走的十分疲倦。杨虎学走出帐篷遇见******和小米时,见两人嘴唇干裂。在这海拔3000多米的地方,见到丰乐公社认识的熟人,******显得很高兴。第二天早晨,天刚蒙蒙亮,惦记着工作的******和小米就出发了。谈起这件事,杨虎学显得很激动,******以及地调队同事们的吃苦精神令他今生难忘。杨虎学深情地说,今天回顾起来,******虽然是个大知识分子,现在是国家总理,但那种吃苦精神让人佩服。



陈志丑是酒泉市肃州区丰乐乡三坝村五组农民,上个世纪70年代曾在酒泉火车站当过几年装卸工。这期间,他有幸认识了******。对******的印象,陈志丑概括了四个字:朴素,随和。陈志丑回忆说,当时他在火车站行李房干活。******经常到火车站行李房,主要领取从外地调运来的地质、水文器材,每一次去******都和和气气,跟装卸工人聊上几句,器材一到就亲自动手往车上装,时间久了也跟工人打成一片,与大家开玩笑、劳动。



现在,这些动人的情景都成了珍贵回忆,每每想起这些,陈志丑总是感叹不已,他也为能跟******有过这样一段缘分感到无比自豪。

在酒泉市丰乐乡二坝村三组的杨恒学家中,******曾住过一段时间。时间虽然恒短暂、但******的好学,给杨恒学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杨恒学回忆说,******是在1968年9月劳动锻炼时住到他家的。他们一起有好几个人,女同志跟三队的两位老大娘住在杨恒学家的伙房里,******和另外几位男同志住在杨恒学家的北屋里。



刚来时正赶上生产队打胡麻,******虽然不是太会,但还是很勤快地同社员们一起摊场,并学着扬场。打完胡麻,社员们都上祁连山一个叫台子沟的地方修水库,******也跟着去了,同大伙儿一起挖渠沟,背石头。杨恒学说,当时劳动强度特别大,******他们在社员家里吃派饭。吃的最多的是苞谷面和小米饭。尽管生活条件艰苦,可******一闲下来就裹着老羊皮袄看书,看完一本又一本,******的生活也很有规律,每天总是早早起床,把院落打扫干净,再听收音机了解外面的世界。



如今,******当年住过的房屋都还在,虽然历经几十年,房屋已破旧不堪,但杨恒学一只没拆,他说:“看到这间房屋,当年那个好学的‘温技术员’像又站在了我面前了。”1979年******调往兰州工作,但他依然保持着那种朴实谦逊、勤勉向上的好品质。一位曾和******共事的甘肃地矿局领导回忆说“******夫妇在兰州时待人和气,当时同级别的干部里面很少有研究生学历的,可是即便如此,******还是很谦虚好学,他当时甚至同一些刚参加工作的技术人员探讨技改方案。”



(三) 再回酒泉看望老同事



2002年9月1日下午5时,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在酒泉视察工作时,专程到他工作过11年的甘肃省地矿局第四勘查院看望往日同事。

在会议室里,******和16位老同志一一握手问好,就坐后,他动情地说:“多年来我一直想着大家。我到北京搬了好几个地方,但是从未想过去看。可这里就不一样了,有你们在,总有些牵挂。一到酒泉,我第一个念头就是尽快过来看一看大家。”

******说:“我到酒泉不看一看大家,等我走了,那你们会说我的。”王殿修曾是个木匠,******在队上工作时,找他做了一个带抽屉的小木柜。见到王殿修时,******高兴地说:“你给我做的小木箱很精致,到现在我还保存着呐。”



相互交谈中,当******得知第四地勘院正在承担着国家大调查项目,工作覆盖整个河西地区,并开办了6座矿山等情况后,他语重心长地 对队上领导同志说:“院里有2000多名职工,这么大的一支队伍够你们带的。你们矿山多,在工作和施工中要一定要注意安全,希望那么继续发扬成绩,带好队伍,为我国地质事业的发展在做贡献。”



老友相会,一贯低调的******除了与大家合影外,在应邀题字时,留下了“******”三个字。

酒泉市民聂凤英现在所住的酒泉市东环南路的一间房子,正是******20 多年前住过的老房子。



2002年9月1日,国务院副总理的******在酒泉视察时,还特意来这儿看这间老房子。聂凤英说:那天下午4点多,我正在忙家务,听到院子里来了几个人在说照相的事儿。我出去一看,见三个人在院子里,其中一位50多岁,精神特别好,戴着眼镜,我后来才知道是******。他当时我我这房子是谁的,我说是公家的。他很和气地说:“我们看一看以前的老房子,在这里照张相。”

笔者在******总理住过的老房子外看到,这些老房子都是砖土结构、木质屋檐,非常简陋。现在住户聂凤英住的那间(约12个平方米)是当年******一家住过的三间房中的一间。



******到位于酒泉市酒火路旁的甘肃地矿局第四地勘院看望老同事时回忆说:“那时候,我住的房子和现在一样,也有院墙,两排房子之间的院子里栽着几棵杨树,只是现在没有树了,院子里盖了厨房和杂物房。”



(四) 和同事王德春家的三十年友谊

甘肃省地矿局办公室一位官员告诉笔者者,******总理在甘肃有不少老同事、老朋友,他们之间现在还保持着联系,这也是******了解基层情况的一个渠道。



王有芹是甘肃省地矿局第四地矿勘查院的一位普通女职工,他们一家与******及夫人张蓓莉至今联系,至今已30多年了。

1970 年,王有芹的父亲王德春因患脑溢血在酒泉病逝,年仅9岁的王有芹随母亲张桂芝从山东文登县到酒泉为父亲处理后事。王德春生前是酒泉区测二队的指导员,与******同住33号院。由于家庭贫困,孩子又小,王德春的病逝使张桂芝及4个孩子(王有芹最大)失去了生化依靠。当时好多好心人都劝张桂芝让她把最小的孩子过继给别人抚养。这时,******和张蓓莉夫妇劝她克服困难,不管咋说要把孩子拉扯大,并且每年向她们山东老家寄钱和衣服。就是从那时起,王有芹就知道甘肃酒泉有个“温叔”和“张姨”对她们全家最好。



冬去春来,一晃就是几年,1979年初,初中尚未毕业的王有芹招工到酒泉区测二队工作。15岁的王有芹在酒泉无依无靠,“温叔”和“张姨”便把她当作自己的女儿看待。1979年底,******调离酒泉,但他对在山东农村生活的张桂芝****4人生活的资助并没有间断。30年来,******夫妇共为张桂芝****寄过多少钱,现在连张桂芝自己都记不清了。一直到现在,北京的“张姨”仍然关心着张桂芝****的生活。



时光飞逝,往事如歌。******总理在酒泉工作、生活的那段岁月虽然已经过去了近四十年了,但酒泉老同事、老朋友还是记忆犹新,并成为了酒泉百姓们家喻户晓的美谈而辈辈相传。同时酒泉也成为******总理脑海中一块不可忘怀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类目    下一页>>

最新查看

最新评分

最近文章

设为今日头条
推荐到首页显示
文章操作>>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