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文学经典


死水微澜 
李劼人 著
老网虫子 整理

第二部分在天回镇

   

十一

刘三是刘三金的简称,是内江刘布客的女。着人诱拐出来之后,自己不好意思回去,便老老实实流落在江湖上,跑码头。样子果如土盘子所言,长得好。白白净净一张圆脸,很浓的一头黑发,鼻子塌一点,额头削一点,颈项短一点,与一般当婊子的典型,没有不同之处。口还小,眼睛也还活动。自己说是才十八岁,但从肌理与骨格上看来,至少有二十一二岁,再从周旋肆应,言谈态度上看来,怕不已有二十四五岁了?也会唱几句“上妆台”“玉美人”,只是嗓子不很圆润。鸦片烟却烧得好,也吃两口,说是吃耍的,并没有瘾。在石桥与罗歪嘴遇着,耍了五天,很投合口味,遂与周大爷商量,打算带她到天回镇来。这事情太小了,周大爷落得搭手,把龟婆叫来打了招呼。由罗歪嘴先给了三十两银子,叫刘三金把东西收拾收拾,因就带了回来。

云集栈的后院,因是码头上一个常开的赌博场合,由右厢便门进出的人,已很热闹了。如今再添了一个婊子,——一个比以前来过的婊子更为风骚,更为好看些的婊子。——更吸引了一些人来。就不赌博,也留恋着不肯走,调情打笑的声音,把隔墙上官房住的过客,每每吵来睡不着。

后院房子是一排五大间,中间一间,是个广厅,恰好做摆宝推牌九的地方。其余四间,通是客房。罗歪嘴住着北头一间耳房,也是上面楼板,下面地板,前后格子窗,与其他的房间一样;所不同的,就是主人格外讨好于罗管事,在去年,曾用粉裱纸糊过,把与各房间壁上一样应有的“身在外面心在家”的通俗诗,全给遮掩了。而地板上铜钱厚的污泥,家具上粗纸厚的灰尘,则不能因为使罗管事感觉不便,而例外的铲除干净,打抹清洁。仅仅是角落里与家具脚下的老蜘蛛网,打扫了一下,没有别房间里那么多。

房里靠壁各安了一张床,白麻布印蓝花的蚊帐,是栈房里的东西。前窗下一张黑漆方桌,自罗歪嘴一回来,桌上的东西便摆满了。有蓝花磁茶食缸,有红花大磁盘,随时盛着芙蓉糕、锅巴糖等类的点心,有砚台,有笔,有白纸,有梅红名片,有白铜水烟袋,有白铜嗽口盂,有 鱼骨嘴的叶子烟竿,有茶碗,有茶缸。桌的两方,各放有一张高椅。后窗下,原只有两条放箱子的宽凳,这次,除箱子外,还安了一张条桌,摆的是刘三金的梳头镜匣,旁边一只简单洗脸架,放了只白铜洗脸盆,也是她的。此外就只几条端来端去没有固定位置的板凳了。两张床铺上,都放有一套鸦片烟家具,比较还讲究,是罗歪嘴的家当之一。两盏烟灯,差不多从晌午过后就点燃了,也从这时候起,每张铺上,总有一个外来的人躺在那里。

刘三金虽是罗歪嘴临时包来的婊子,但他并不象别一般嫖客的态度:“这婊子是我包了的,就算是我一个人的东西,别人只准眼红,不准染指;若是乱来了,那就是有意要跟老子下不去,这非拚一个你死我活不可!”他从没有这样着想过。他的常言:“婊子原本大家玩的,只要玩得高兴便好。若是嫖婊子,便把婊子当做了自家的老婆,随时都在用心使气,那不是自讨苦吃?”

他的朋友哥弟伙,全晓得他这性格的,背后每每讥笑他太无丈夫气,或笑他是“久嫖成龟”。但一方面又衷心佩服他,象他这种毫不动真情的本事,谁学得到?这种不把女人当人的见解,又谁有?因此,也落得与他光明正大的同乐起来。

刘三金起初那里肯信他从石桥起身时说的“你要晓得,我与别的嫖客不同,虽是包了你,你仍可以做零碎生意的,只是夜里不准离开我,除非我喊你去陪人睡。”凭她的经验来批评,要不是他故意说玩的,必是别有用意,准备自己落了他的圈套,好赖包银罢咧。

到了天回镇几天,他这里办法,果然有些异样。赌博朋友不说了,一来就朝耳房里钻,打个招呼,向烟盒边一躺,便甚么话都说得出,甚么怪相做得出。就不是赌博朋友,只要是认得的,也可对直跑来,当着罗哥的面,与她调情打笑做眉眼。

有一个顶急色的土绅粮,叫陆茂林的,——也是兴顺号常去的酒客,借名吃酒,专门周旋蔡大嫂;却从未得蔡大嫂正眼看一下。——有三十几岁,黄黄的一张油皮脸,一对常是眯着的近视眼;鼻头偏平,下额宽大,很有点象牛形。穿得不好,但肚兜中常常抓得出一些银珠子和散碎银子,肩头上一条土蓝布用白丝线锁狗牙纹的褡裢,也常是装得饱鼓鼓的。他不喜欢压宝推牌九,不得已只陪人打打纸牌,而顶高兴烧鸦片烟,又烧得不好,每每烧一个牛粪堆,总要糟蹋许多烟。又没有瘾,把烟枪凑在嘴上,也不算抽,只能说在吹。

他头一次钻进耳房,觌面把刘三金一看,便向罗歪嘴吵道:“好呀,罗哥,太对不住人了!弄了恁好一朵鲜花回来。却不通知我一声!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一转身就把正在吃水烟的刘三金拉去,搂在怀里,硬要吃个香香。

罗歪嘴躺在烟盘旁边笑骂道:“你个龟杂种,半年不见,还是这个脾气,真叫作老马不死旧性在!你要这样红不说白不说的瞎闹,老子硬要收拾你了!”

陆茂林丢开刘三金,哈哈一笑,向烟盘那边董一声倒将下去道:“莫吵,莫吵!我还不是有分寸的,象你那位令亲蔡大嫂,我连笑话都不敢说一句。象这些滥货,晓得你哥子是让得人的,瞎闹下子,热闹些!”

刘三金先就不依了,跑过去,在他大腿上就是一拳,打得他叫唤起来。

“滥货?你妈妈才是滥货!……”

罗歪嘴伸过脚去,将她快要打下的第二拳架住道:“滥货不滥货,不在他的口里,只你自己明白就是了。”

她遂乘势扶着他的脚骭,一歪身就倒在他怀里,撒着娇道:“干达达,你也这样挖苦你的正经女儿吗?”

两个男子都笑了起来。

刘三金满以为陆茂林肚兜里的银子是可以搬家的,并且也要切实试一试罗歪嘴的慷慨。她寻思要是有人吃起醋来,这生意才有做头哩。不过,她也很谨慎,直到八天之后,午晌,罗歪嘴在兴顺号坐了一会,回到栈房,赌博的人尚没有来,别的人也都吃饭去了;一个后院很是清静,只有那株大梧桐树上的干叶子,着午风吹得嘁嘁的响。

他走上檐阶喊道:“三儿!三儿!”

只见刘三金蓬头散发,衣衫不整的靸着鞋,从耳房里奔出来,一下扑到他怀里,只是顿脚。

他大为诧异,拿手把她的头扶起来,当真是眼泪汪汪的,喉咙似乎还在哽咽。他遂问道:“做啥子,弄成了这般模样?”

她这才咽咽哽哽的道:“啊!……干达达,你要跟我作主呀!……我着他欺负了!……干达达!……”

“好生说罢,着那个欺负了? 个欺负的?”

“就是天天猴在这里那个陆茂林呀!……今天趁你走了,……他硬要,……人家原是不肯的!……他硬把人家按在床边上!”

罗歪嘴哈哈笑了起来,把她挽进耳房,向床铺上一攘,几乎把她攘了一交。一面说道:“罢哟!这算啥子!问他要钱就完了!老陆是悭吝鬼,只管有钱,却只管想占便宜。以后硬要问他拿现钱,不先给钱,不干!那你就不会着他空欺负了!”

刘三金坐在床边上,茫然看着他道:“你硬是受得!……”

“我早跟你说过,要零卖就正明光大的零卖,不要跟老子做这些过场!”

这真出乎刘三金的意外,跑了多年码头,象这样没醋劲的人,委实是初见,既然如此,又何必客气,只要有生意就做。但陆茂林来,十回当中,便有八回是不能遂意的。一则钱来得不爽快,再则太狠了点。

————————————————————
□http://wangdaning.vip.sin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传 奇◇
◇传 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