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文学经典


死水微澜 
李劼人 著
老网虫子 整理

第四部分兴顺号的故事

 

        四

在赶场的第二天,场上人家正在安排吃午饭的时候,罗歪嘴兴匆匆的亲自提了三尾四寸来长鲜活的鲫鱼,走到兴顺号来。

一个女的正在那里买香蜡纸马,说是去还愿的,蔡傻子口里叼着叶子烟,在柜台内取东西。铺子里两张方桌,都是空的,闲场时的酒客,大抵在黄昏时节才来。

罗歪嘴将鱼提得高高的,隔着柜台向蔡兴顺脸上一扬道:“嗨!傻子,请你吃鱼!”

蔡兴顺咧着嘴傻笑了两声。那买东西的女人称赞道:“啧啧啧!好大的鲜鱼!罗五爷,在沟里钓的吗?”

罗歪嘴把她睨了一眼道:“水沟里有这大的鱼吗?……”把门帘一撩,向灶房走去,还一面在说:“花了四个钱一两买来的哩!……”

蔡大嫂从烧火板凳上站起来道:“啥东西,四个钱一两?……哦!鲫鱼!难怪这样贵法!……你买来请那个吃的?”

罗歪嘴把鱼提得高高的,那鱼是被一根细麻索将背鳍拴着,把麻索一顿,它自然而然就头摇尾摆,腮动口张起来。

蔡大嫂也啧啧赞道:“好鲜!”又道:“看样子还一定是河鱼哩!……你是买来孝敬你的刘老三的吗?”

他把眼睛一挤,嘴角一歪道:“她配!……我是特为我们金娃子的小妈妈买来的!……赏收不赏收?”

她眼珠一闪,一种衷心的笑,便挂上嘴边,她勉强忍住,做得毫不经意的样子,伸手去接道:“这才经当不起呀!只好做了起来请刘三姐来吃,我没有这福气!”

拴鱼的麻索已到了她的指头上,而罗歪嘴似乎还怕她提得不稳,紧紧一把连她的手一并握着。

她的眼睛只把鱼端详着,脸上带点微笑,没有搽胭脂的眼角渐渐红了起来。他放低声气,几乎是说悄悄话一样,直把头凑了过来道:“你没有福气,那个才有福气?只怪我以前眼睛瞎了,没有把人看清楚!从今以后,我有啥子,全拿来孝敬你一个人,若说半句诳话,……”

土盘子背着他师弟进来了。

她把鱼提了过去,看着他笑道:“土盘子去淘米!我来破鱼!只是 个做呢?你说。”

罗歪嘴笑道:“我是只会吃的。你喜欢 个做,就 个做。我再去割一斤肉来,弄盐煎肉,今天天气太好,我们好生吃一顿!”

“又不过年,又不过节,又没有人做生,有了鱼,也就够了!”

“管他的,只要高兴,多使几百钱算啥!”

今天天气果然好。好久不见的太阳,在昨天已出了半天,今天更是从清早以来,就亮晶晶的挂在天上。天是碧蓝的,也时而有几朵薄薄的白云,但不等飞近太阳,就被微风吹散了。太阳如此晒了大半天,所以空气很是温和,前两天的轻寒,早已荡漾得干干净净。人在太阳光里,很有点春天的感觉。

罗歪嘴本不会做甚么的,却偏要虱在灶房里,摸这样,摸那样,惹得蔡大嫂不住的笑。她的丈夫知道今天有好饮食吃,也很高兴,不时丢开铺面,钻到灶房来帮着烧火,剥蒜。

又由蔡大嫂配了两样菜,盐煎肉也煎好了,鱼已下了锅,叫土盘子摆筷子了,罗歪嘴才提说不要搬到铺面上去吃,就在灶房外院坝当中吃。恁好的天气,自然很合宜的。谁照料铺面呢,就叫土盘子背着金娃子挟些菜在饭碗上,端着出去吃。

于是一张矮方桌上,只坐了三个人。蔡大嫂又提说把刘三金叫来,罗歪嘴不肯,他说:“我们亲亲热热的吃得不好吗?为啥子要掺生水?”

蔡兴顺把自己铺子上卖的大曲酒用砂瓦壶量了一壶进来,先给罗歪嘴斟上,他老婆摇头道:“不要跟我斟。”

罗歪嘴侧着头问道:“为啥子不吃呢?”

“吃了,脸红心跳的。”

蔡兴顺道:“有好菜,就该吃一杯,醉了,好睡。”

她楞了他一眼道:“都象你吗,好酒贪杯的,吃了就醉,醉了就睡!”

罗歪嘴把酒壶接过去,拉开她按着杯子的手,给她斟了一满杯道:“看我的面子,吃一杯!天气跟春天一样,吃点酒,好助兴!”

她笑了笑道:“大老表,我看你不等吃酒,兴致已好了。”

他摇了摇头道:“不见得,不见得!”

吃酒中间,谈到室家一件事上,罗歪嘴不禁大发感慨道:“常言说得好,傻子有傻福,这话硬一点不错!就拿蔡傻子来说罢,姑夫姑妈苦了一辈子,省吃俭用的,死了,跟他剩下这所房子,还有二三百两银子的一个小营生。傻子自幼就没有吃过啥子苦,顺顺遂遂的当了掌柜不算外,还讨这么一个好老婆!……”

蔡兴顺只顾咧着嘴傻笑,只顾吃菜吃酒。他老婆插嘴打岔道:“你就吃醉了吗?我是啥子好老婆?若果是好老婆,傻子早好了。”

“还要谦逊不好?又长得好!又能干!又精灵!有嘴有手的!我不是当面凑合的话,真是傻子福气好,要不是讨了你,不要说别的,就他这小本营生,怕不因他老实过余,早倒了灶了,还能象现在这样安安逸逸的过活吗?并且显考也当了,若是后来金娃子读书成行,不又是个现成老封翁?说起我来,好象比傻子强。其实一点也比不上,第一,三十七岁了,还没有遇合一个好女人!”

他的话,不知是故意说的吗?或是当真有点羡慕?当真有点嫉妒?只是还动人。

大家都无话说,吃了一回酒,蔡大嫂才道:“大老表是三十七岁的人,倒看不出。你比他大三岁,大我十二岁。但你到底是个男子汉,有出息的人!”

罗歪嘴叹了一声道:“再不要说有出息的话!跑了二十几年的滩,还是一个光杆。若是拿吃苦来说,那倒不让人,若是说到钱,经手的也有万把银子,但是都烊和了。以前也太荒唐,我自己很明白,对待女人,总没有拿过真心出来;却也因历来遇合的女人,没一个值得拿真心去对待的。那些女人之对待我,又那一个不把我当作个肯花钱的好保爷,又那一个曾拿真情真义来交结过我?唉!想起以前的事,真够令人叹息!”

蔡大嫂大半杯酒已下了肚,又因太阳从花红树干枝间漏下,晒着她,使她一张脸通红起来,瞧着罗歪嘴笑道:“在外面做生意的女人,到底赶不到正经人家的女人有情有义。你讨一个正经人家的姑娘,不就如了愿吗?”

罗歪嘴皱起眉头道:“说得容易,你心头有没有这样一个合式的女人?”

“要啥样子的?”

“同你一样的!”他说时,一只手已从桌下伸去,把她的大腿摸了摸,捏了捏。

她不但不躲闪,并且掉过脸来,向他笑了笑道:“我看刘三金就好,也精灵,也能干,有些地方,比我还要好些。”

“哈哈!亏你想到了她!不错,在玩家当中,她要算是好看的,能干的,也比别一些精灵有心胸;但是比起你来那就差远了!……傻子,你也有眼睛的,你说我的话,对不对?”

蔡兴顺已经有几分醉意了,朦朦胧胧,睁着眼睛,只是点头。两个人又大笑起来。罗歪嘴十分胆大了,竟拉着蔡大嫂一只手,把手伸进那尺把宽的衣袖,一直去摸她的膀膊。她轻轻拿手挡了两下,也就让他去摸。一面笑道:“照你说,你为啥子还包了她几个月,那样爱法?”

罗歪嘴有点喘道:“是她向你说过,说我爱她吗?”

“不是,她并未说过,是我从旁看来,觉得你在爱她。”

“我晓得她向你说的是些啥子话,就这一点,我觉得她还好。但是,就说她对我有真情真义,那她又何至于要走呢?我对待她,的确比对别一些玩家好些,钱也跟得多些,若说我爱她,我又为何要叫她走呢?舍得离开的,就不算爱!……”

他的手太伸进去了一点,她怕痒,用力把他的手拉出来,握在自己掌中道:“那你当真爱一个人,不是就永远不离开了?”

他很是感动,咬着牙齿道:“不是吗?”

她将他的手一丢,把酒杯端起,一口喝空,哈哈大笑道:“说倒说得好,我就长着眼睛看罢!”

蔡兴顺醉了,仰在所坐的竹椅背上,循例的打起鼾声。

土盘子在铺面上很久很久了,不知为一件甚么事,走进来找罗歪嘴。只见矮方桌前,只剩一个睡着了的师父,桌子上杯盘狼藉,鱼骨头吐了一地,而罗五爷与师娘都不见。  

————————————————————
□http://wangdaning.vip.sin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传 奇◇
◇传 奇◇